说说那些至今我依然无法接受的东西(二)

Standard

今天,我们来谈谈极端动物保护者。为了防止有人因为较弱的阅读理解能力又给我添乱,我把极端两个字加下划线。我当然支持动物保护者的想法,毕竟这世界上还有不少动物快要消失了,物以稀为贵嘛。况且食物链断掉一环就会影响其他环,环环相扣,要是不加以保护总有一天要坑到鸡鸭鱼猪身上的。

究竟什么算是我所认为的极端动物保护者呢?

狗肉节上花个大几千买几十条狗的暴发户,叫做极端动物保护者。自己不吃肉,还利用动物是人类的朋友这种理论,呼吁别人不吃肉的,叫做极端动物保护者。因为部分工厂没有麻醉动物就将动物屠宰,因此天天跑到工厂里闹事,抨击“非人道行为”的人物,叫做极端动物保护者。那些成天在我看来,其中一部分人最最最大的特点就是:自欺欺人。

挨个儿来谈吧。首先是那些花上大几千买几十条狗的暴发户。http://news.163.com/special/reviews/yulinjiugou0624.html 首先是类似于这样的报道你一搜索就能搜出一大堆。一群四五十岁的人,揣着兜里的钱没地方花了,跑到玉林去把肉狗用几十倍的价钱去买下来。买下来以后呢?他们才不管呢。

曾经有很多人去问,你们有这么多的钱为什么不去捐给山区却捐给这些动物?这些大佬们回答:因为动物是纯洁的美好的,猫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有些人连狗都不如。

好一个自欺欺人。

动物是纯洁的,美好的?浣熊究竟何等好偷盗,老鼠究竟何等爱打洞,蚊子又是何等的爱好吸食人血。你们愿意花钱给猫狗,为什么不去花钱给浣熊吃顿好的?为什么掏出棍棒打死虫蛇鼠蚁的时候,你们那大发慈悲的善心就无影无踪了?不是说动物是纯洁的么?很遗憾,哪怕猫与狗也同样有好坏之分。他们也会有欺骗人,做了坏事却藏起碎掉杯盏的时候,他们也会有趁人不在,偷窃食物的时候。就连我养的两只兔子,也会趁我不在他们房间里的时候,打开笼子,钻进存食物的盒子里撕开包装袋。我相信很多饲主都已经被自己所养的宠物所惹火过,或者被他们弄伤过。

猫猫狗狗没有恶意?错!那不是没有恶意,而是人类比他们聪明比他们强大,他们没有作恶的能力,仅此而已!经济诈骗和情感诈骗,本质上是骗;藏起打坏的东西,弄坏了什么装作不知道一样,这本质上同样是骗。只不过,人类轻易的就能识破后者罢了。动物不是没有恶意,而是他们更多的时候没有足够的智商,有的只不过是本能而已。现在因为人类比他们优秀,所以他们的本能能够被人类所限制。如果动物某一天突然拥有了远超于人类的力量和智力,人类甚至已经变成了食物的时候,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大发善心的在这里把自己的肉割下来,送给这些只有本能的动物么?

有人说人类可以被猫猫狗狗救下,可是人难道就没有互相帮助崛起的事例?那些天灾发生时,除了正规的搜救队以外,那些在现场保护孩子的长辈又是什么?那些在现场逃出来以后立马搜救的年轻人又是什么?那些没能到达现场,就在网络上协助消息传递和祈福的人,又是什么?这些所谓的动物保护者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他们只不过把大把的钞票摔倒狗贩子的怀里,自以为好像获得了尊严与名气,然后把这几十条狗莫名其妙的丢到了本应该救助城市里迷途猫狗的救助站里,也不再理会救助站。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也没有必要说的那么清楚了吧。

 

接下来是那些成天呼吁“别吃朋友”的保护者们。

人类是杂食性动物。蛋白质,脂肪是人类必要的东西。皮革制品,羊毛制品,动物骨头制品,正因为有动物才得以存在。从古老的山顶洞人开始,人类依靠动物的外皮取暖,依靠动物的油脂生火和料理,依靠动物的骨头去狩猎和制作工具,直到今天。没有这些朋友,人类不可能存活至今,乃至于成为世界的霸主。

其实我并不算是对这个群体有所敌意,因为大部分情况下这个群体其实不是很强硬,只是在呼吁而已。很多时候他们说的也对。我养的兔子也好,有的人养的小香猪也好,抑或是农村人家养的下蛋母鸡,挤奶母牛也好。这些都是人类的精神伴侣,亦或者是生计来源。二话不说,让我现在吃掉我的兔子,或者让农家吃掉这些陪伴他们数年的小动物。不谈大人,至少小孩子一定也会有所犹豫。那么既然你无法吃掉你的朋友,那么为什么你就能吃下那些也可以和你做朋友的存在呢?

但我只是单纯的难以认可这种观点罢了。《银之匙》,一个同学跟我说,他感觉其实全剧就是在说:“你能够吃掉你所养的小猪么?”

说实话。我不知道。

但是我知道,世界上每年杀掉的鸡鸭鱼猪鹅,每一年的总量估计都远远超过人类人口总数的几十倍。不是世界上的每个国家都有豆腐来代替肉类,也不是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愿意或者能够利用豆制品来补充自己的蛋白质和脂肪来戒掉肉类。更不要说我这样的吃货,几乎不可能放下那些美味的肉类。保持营养均衡的最古老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养殖,然后吃掉。本身也是最为正确的方法。有人说在这一点上,人类不一样是自欺欺人么,只要不是自己宠物的宠物就可以吃了。

没错。人类本就是自欺欺人的动物,明明强壮的人类可以以武力打败弱小的人类,可人类却惧怕死亡,惧怕斗争,选择和平。尽管每天都是争吵,尽管每天都政治冲突不断,世界格局动荡不安,可是人类依然将和平挂在嘴上,不轻易动武。明明知道某些人天理难容,天诛地灭,他们的行为可能引起一个国家的动荡或者伤害很多很多的人,可是他们没有触犯法律,就不会受到制裁,虽然已经有无数个人在心里念叨着我要杀了这个人。虽然爱情是不理智的,是感性的,只要冷静下来想一想就会发现有无数的不可能和错误,可是两个人宁愿放弃理智也要死缠烂打的在一起。自欺欺人到无可救药的动物,就是人类。

可是呢,和平了,死的人少了,国家的建设变快了,科技经济文明的发展都加速了,人们每天嘻嘻哈哈的笑着,抑或满腹怒火的争执着,可是不再有母亲看见自己的孩子被装在盒子里送回家了。可是呢,在法律的管理和束缚下,95%的人内心的那份或多或少恶意和残暴都已经被限制住了。可是呢,两个人死缠烂打的在一起了,一直疯狂着,坚持着,任何形式的强权,距离,诱惑都无法将他们拆开。渐渐的,父母们死心了,异地变成了同城,心也变得更加坚定。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爱情最终也变成了婚姻。这就是人类创造的奇迹。

养殖了数以亿计的肉鸡,家畜。农场,超市,餐厅,物流,生物学研究,食品安全法,食品安全局。这些任人宰割的动物,不仅仅给数亿人提供了食物,甚至还给数亿人提供了就业机会,这又让多少家庭获得了新的希望。

这样自欺欺人的世界,多美好呀。

可不是每一个自欺欺人都会让这个世界美好的。

现在我们来谈一谈那些抨击“非人道”行为的人。

这些人在国内其实并不是相当常见,往往出现在高xian度de发dan达teng的资本主义发达国家。这些人放出屠宰动物的录像,声称宰割的方法过于残忍,为什么不给麻药,为什么不给电击。

其实说实话这个群体真的已经自欺欺人到离谱的地步。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拜托这些人带着麻药针管跑到非洲大草原上给每一头羚羊每一只野兔每一只土拨鼠每一只长颈鹿每一只野猪都扎一针麻药吧。恐慌的逃跑,最后被利爪重重的按在了地上,惯性导致了巨大的冲击力,也许它们的腿断了,身体被利爪挠伤了,然后又被咬住了咽喉来回的拗和撕咬,巨大的疼痛伴随着窒息感摧毁着他们的神智,渐渐的瘫软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结果有的还没有死,就被利齿开膛破肚,可能还有一丝气息的情况下被掏出了肠子。你们还是带着你们的麻药去拯救这些非洲大草原上的生物去吧,我看他们的死相可比这些工厂里的惨多了。

well,我的意思并非是所以就应该让这些食用生物痛苦的死去,只是想说明一点。要吃他们,他们就得死。可是怎么死都不会不痛苦的。尤其是在自然界中。如果没有人类在农场里给予了足够的食物,靠谱的医生和稳定的环境,我敢保证这些农场里的生物有70%会在他们达到被屠宰的年龄前就死翘翘了。人类强制的和动物做了这笔交易。我们给了他们更长的生存时间,作为代价,他们被夺去自由与自己掌握生存的权力。从贸易的角度上来说,给每一只动物都来个安乐死,每年在药上又要花上多少钱?为了确定药的稳定与安全,又要增派更多的人手去定期化验,检查,解剖,研究……I mean,这可是农业,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本产业,这样的产业的成本疯狂上涨,影响的会是人类的稳定生活,更不要说会让农民有多苦不堪言了。之前做过一篇阅读,安大略省的农民想种个菜,先要跟环保局那审核建设一个合理的雨水收集装置,然后又要跟农业部建造一个合理的灌溉与防疫系统。两套系统合起来将近2万刀(约合8-9万人民币)。设想一下再为自己的农场增配一名高学历的药剂检测员和注射师,农民的负担又要重上多少。

所以安乐死几乎是不可行的。唯一的方法就是大家都别吃肉了。可是正如我说的,人类作为一个世界霸主级别的杂食性动物,凭什么要剥夺自己正常的自然的去生活的权利呢?如果没有高度发达的文明与技术,现在人类还是用尖牙去撕开动物的喉咙来赖以生存的。以及。如果真的要说痛苦的话,植物,作为生物为什么就要被人类吃呢?当人类去削开一个土豆的皮,咬下一口苹果的时候,他们也许会希望自己长出一万张嘴来哀嚎呢。对待动物的死亡如此的慎重是为什么?因为动物会哀嚎,会流泪,他们的眼神能够穿透人们的心灵。可对于没有任何感官和感情的植物,人类就可以肆意的咬下它们的切开他们的外皮,吐掉或者割掉他们的后代,甚至咀嚼他们的生殖器官。(我是说植物的生殖器官:花、果实、种子。丝瓜,豌豆,黄花菜)这听起来还不够凄惨么?弱肉强食本就是世界的规则,如果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不让任何生物受伤,绝食吧。饿死吧。

我很佩服那些因为保护动物而努力或者是限制自己的食肉冲动的人们。正如我佩服那位穷困潦倒却依然养着17只猫与它们一起生活不离不弃的女子一般。至少他们在为了自己所执着和坚持的信仰与道义而活着。这些人没有把自己奉若神明圣人,誓要成为他人的偶像,更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要求他人顺从于他们的意志的极端者。正如一位网民在某教传教事件中表述的一样:宗教和信仰是用来约束自己的,而不是用来恐吓和制约他人的。

One thought on “说说那些至今我依然无法接受的东西(二)

  1. 陈继鹏

    道德来源于人们对于现实的不满,对未来的希望。而矛盾的根节恰恰来自从小以来的道德教育,道德教导我们爱护动物,却从没告诉我们怎么解决现实与道德的矛盾。道德的实现是跟随生产力的发展的,随着生产力的逐步提高,道德需求也在逐渐满足。所以啊,等到哪天生产力已经高到能不毁坏环境与杀死动物而制造生产品时这个矛盾也就解开了吧= =而到时候也会有新的道德矛盾出现吧233,最后如果真的没有了道德矛盾人类的发展就会停滞不前吧。(逻辑有点混乱=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