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的人生

Sticky

突然想起了这样一件事。

一年多以来多了差不多得有八百粉啊。

这么一想,似乎从来没有和所有人做过一个正式的自我介绍。对于一些早些年代认识我的人来说,可能那个“我”也已经不复存在。

所以,综合考虑一下,还是正式的写一个“自我介绍”,作为第一篇正式的心情文发上来吧。如果你们想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是什么样的人的话。哈哈。说实话,现在看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Continue reading

讲述一下这段时间里发生的这个糟糕透顶的故事。

Standard

唉。我想还是应该记录下来这个故事,即使我认为它应该被埋到很深很深的地方去。

但这一个月中,我在一点一点的振作起来,一点一点的从过去四五年中的迷茫和绝望中走出的时候,

有些人却在一点一点的凋零。

既然故事是这么的糟,就让我说出来吧。发在这里也是因为自己真的不希望这个故事让更多的人看到。

反正这只是一个角落罢了,对吧?

Continue reading

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Standard

​​虽然我最近在倒时差,但是今晚我觉得一定得把这篇文字写出来。因为我觉得,我明白了很多很重要的事情。

毫不夸张的说,今晚,是我人生的一个旅程碑。

最近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莫名其妙的,迅速的,深刻的那种喜欢。快到让我都有点摸不着头脑,究竟为什么会对一个人如此迅速的着迷。

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我一直在和朋友帮着我们的学姐走出阴影。说起来我其实应该是很累的。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五个小时,生物钟极其混乱,整个人的状态又不是很好。白天的时候,却还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去健身。因为太久没有运动加上身体状态差,健身还没完直接冲进厕所,止不住的吐。即使这样,我还和大家一起出去玩,出去嗨。

但微妙的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痛苦。倒不如说,我很开心。

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恋爱感带给我的错觉。然而当这两天学姐的情绪逐渐稳定,我的生活又回归以往的模样时,我突然明白了些什么。这感觉在我的脑子里逐渐逐渐的清晰,最终在刚才明了。

数年前,我从某个圈子离开的时候,我告诉大家,我希望找回自己。

随后的几年中,我成长了。但我却怎么都找不回那个自己。我告诉自己,那是因为那时天真的我不会再出现了。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同龄的大家还是会很开心,很幸福,大人们也会有自己的憧憬和向往。唯独我,再也找不回那个状态的自己,和那份满足而兴奋的心情?

过去的一周结束后,我除了想方设法的稳定学姐的情绪之外,想的最多的,就是我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女孩?

学姐和朋友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回答。因为我觉得她在带着我往好的方向改变。我跟着去健身,出去嗨,跟着融入圈子,去蹦迪,去玩些以前并不接触的东西……“跟着她,我感觉我终于找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校园生活记忆,这份记忆连学生会都没能给我。”我当时如是说道。

现在我才突然明白过来,我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对生活的激情。

一直以来我的成长历程中都有一个严重的问题,而我从未意识到这一点。初中之后我一直在试图找回自己的记忆,一直在试图让自己从严重的心理疾病中走出来。当时拯救我的,就是那个小圈子。在那个圈子里的两三年,我一直觉得很幸福,甚至现在都觉得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后来从那个圈子里离开之后,我就下意识的有了一种错觉。如果你们经常看我的微博或是网站,你们就会发现我一直在强调一个“状态”。我期待自己处于工作之中,我期待自己处于梦想,理想,和庞大的计划之中。因为“只有在那种时候我才有对的‘感觉’,才能够好好的面对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所以我一直在工作中疯狂的钻研着,前进着,无论有没有报酬,无论有没有好处,我都乐意去做,只要那是一份工作。确实,在工作中我觉得自己会变的乐观,会变得努力,以至于带动所有的事情。但直到去年,我遭遇了一个又一个不幸之后,工作似乎对我不再有足够的吸引力。而我在校园中的一次又一次努力,换来的也并非是一种振作。

然后我终于明白那种“状态”是什么,那种“感觉”是什么。

人们喜欢给别人贴标签,喜欢给自己贴铭牌。而我,也是如此。人们常常会说,希蒙是个很“喜欢”动漫,公关,媒体的人。一个吃货,甜党,猫奴。一个喜欢写作的人,一个擅长做游戏评测的人,一个喜欢单机游戏的人。我也经常这么说自己。

但其实我心里明明很明白。这些,都只是很纯粹的胡扯。

ACG文化确实塑造了今天的我,一个用这样的文字语言,用这样的表情,待在这样的圈子里的我。但,喜欢?

我没看过几部动漫,七八年下来也许真的平均每年连10部都没有。硬盘里下了那么十二三部动漫,每天吃饭的时候也不追新的,就盯着这些旧的没完没了的一遍接着一遍的看。我号称喜欢做公关师,喜欢研究媒体。可我既非媒体学中的优等生,亦非传说中的天才少年公关师。一个找到一家能凑活吃的店就吃上一整年的吃货,一座城市里只吃那一两家甜食店的甜党,一个无论养什么样的猫似乎都不能养到亲如骨肉的猫奴。一个几乎发表过自己作品的小说作家,一个几乎没撼动过什么根基的公关师,一个打很多游戏得靠修改器才能体会到快乐的游戏评论者,一个NVL Maker的基本功能都用的磕磕绊绊的游戏制作人……我对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趣,对这世界上的任何关系都没有激情。

其实……从某个时间点之后,我只是一个绝对不会再自杀……但也不想活下去的人而已。

很矛盾不是么?

我身上有很多标签。可我从来没真正“爱好”过什么。我对生活和周围没有哪怕一丝的热情,大多数时候我仍然坐在电脑面前发呆,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或者迷迷糊糊的瞎做一点事情。

可我是个……死人。我对生活的热情仅限于“工作”。因为当年的那个小圈子给了我人生中最为乐观和激情的时光,我却误以为那是进入社会,进入工作状态的我所得到的回报。

自那以后,我傻乎乎的在这条莫名其妙的道路上摸索着,迷茫着,痛苦着。为什么开心不起来。我试着努力工作去做回那个小版主,我试图回归学生会来寻找校园生活,我试着加入游戏小组来拓展天赋树……可结局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然而我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自己仅仅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就收获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份状态和感情。

我开始收拾房间,开始外出,开始真正的痛快的兜风,玩闹,开始捡拾起那些我未曾欣赏或了解过的作品,开始想好好学习……甚至开始想着研究生的事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我不再是曾经的心态。我不会一直保持着莫名的倦意,心中那股莫名的迷茫在消失,内心开始逐渐的充盈起来,并非是被梦想理想或事业填充……而是自己感受到了一种饱满。还有,我得到了这四五年来都没有得到过的答案——我究竟缺了些什么?

如今我终于明白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所以我才感受不到疲倦,所以我才会喜欢那个人,所以我才会彻夜不眠的在这里写一篇很久很久没有发过的新浪文章。我喜欢这份激情,喜欢让我看到这份激情的人,喜欢这份情绪,这种生活。

我也许真的是个笨蛋,等了这么久才想明白这个其实真的很简单的问题。但也许这又是个很难的问题。因为看到我的人都会觉得,希蒙是个有圈子,有事业的人。希蒙会长是个很厉害很亲民的人。希蒙同学和我们不一样,有着自己追求的目标。

所有人都以为我很快乐。

其实我比谁都绝望。

但终于,我现在不需要绝望了。

也许真的就是海子的那些旧诗句吧。从今天起,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

这一切,其实远比我想象的要重要的多。

晚安,大家。

明天去溜猫吧~​​​​

致2017年的自己

Standard

 

致2017年的自己:

仓促的回信,实在抱歉。我想我应该做的更好才对。本来约好了,两年后相见。但我很着急的回了信。

也许这份心情并非着急,而是焦躁抑或是绝望。也许我只是苦闷的久了,想找个人说说话。我没打算交谈,我只是单纯的想……说说话。恩。

我可能从未想过离开那里会让现在变得这么……难。原谅我的拖沓和犹豫,我现在并非绝望……也许是苍老。我不知道。

我对曾经的我们,又羡慕,又厌恶;既憧憬,又疏离。还记得曾经那家伙是那么的闪耀,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满足——有他认为至亲的一群人和他一起,志同道合;有一个曾让我们沉迷许久的挚爱,魂牵梦绕;有一个他自以为可以实现的梦想,胸怀大志。他后来甚至有了个人见人爱的名声,有了个人人羡慕的女友,有了个身居高位的名头。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颗你我都没有的心——热忱,勇敢,单纯,可爱。

后来你才明白,那家伙是那么的天真,那么的愚昧,那么的膨胀——那其实是一群他自以为是至亲的人,貌合神离;那其实是一个我们一生都无法追寻的人,井中皓月;那其实是一个连梦都算不上的空想,闭门造车。他其实被很多人背后议论,指指点点;他那次其实并没有遇见对的人;他只是个没有兵的将军,带着一群并不认真的人,心无旁骛的去钻那个牛角尖。

可他至少还做的了梦——我们不能了。我不能了。

我不可能再回到那个时代,因为我不可能再假装自己是那么幼稚的人了。我试着去找一个论坛或者群,发现跟那些十五六岁做着梦的小孩子根本没有共同话题。就算我试着去组织他们搞个大新闻,干件大事,我也不可能像那个时候的他一样,把他们作为自己付出的动力——因为他们确实不是。我似乎比那些同龄人要更加优秀,但又没办法完全融入那些已经步入社会的人们的生活。至少你做不到,我就比你大一岁而已,我也没自信做到。

我不想去找他的生活,因为我做不到;可我也过不回你的生活——因为我是个行尸走肉。其实说的简单明了一点,我就是……没动力了。

我没有个喜欢的人或恋人,没个像样的梦想,没个有归属感的组织,只有个现在一脑门子浆糊,不知道怎么走下一步的,谜一样的未来。所以——我没有努力的理由了。其实我感觉你我只是匹马,特别笨的那种。只要有人在我们面前摆一根胡萝卜,我们就可以撒了欢儿的往前跑。可如果没有这根胡萝卜,我们甚至连跑起来去为自己吃颗草都做不到。

难怪你跟他被人叫了那么多年抖M——你们根本不在乎自己,只在乎别人。我可不想像你们这样。但好像光是不想,也没什么用啊。细细一想,我不也干着跟你们差不多的事情么。

对了,你跟他写信的时候,都是这样一个格式吧?先跟上一封信的自己说说话,然后再跟下一封信的自己说说话,对吧?

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毕竟时间跨度并不大。

但,其实还是有一句话想说。

去找根胡萝卜吧,下一个自己。

希蒙。2018年元月。

我和她的故事

Standard
恩……要说起这段令人羞涩的往事,其实是件很难为情的事情。不过既然打赌赌输了,就要好好的满足某人的八卦心。
“在你希蒙的往事中,有没有那么一次让你怦然心动的恋爱?”
所以请原谅我在接下来的叙述中夹杂了大段冗长的描写——作为一件我一直没有叙述过得往事,我情不自禁的,写的有些扭捏。

Continue reading

这只是一只败犬的自言自语。

Standard

我想这里应该终于是被所有人遗忘了吧。包括我自己。

多年来我做了无数人的树洞,被无数人作为倾诉和忏悔的工具。惭愧的是,活到至今,唯有在这件事上我敢用“无数”去形容。遗憾的是,这样的我并没有勇气和学力去拿一个心理学的学位。苦闷的是,我并没有一个自己的树洞——至少在过去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这样。

所以我想这里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吧,没有人会打扰我。

Continue reading

【三词文-初号机】少年,裙子,学校——在学校里邂逅一条裙子有错么?

Standard

我是个老实人。至少在旁人看来是这样。

和所有刚刚步入青春期的男生一样,我有着一种对异性难以言喻的感觉。但我“太老实了”。我不敢和女孩子说话,也不敢直视她们的眼睛。每天和几个男生傻乎乎的闹啊笑啊,就已经把我每一天的校园生活概括完成了。我从来没期待过自己会像某些轻小说的男主一样,走在大街上就来上一场艳遇,抱得美人归。我甚至都不相信自己会和女生扯上任何关系——直到初中毕业之前或许都会这样……

我本来是这么相信着的,

——直到某个瞬间。

Continue reading

麦田中,已没有守望者。

Standard

每天都是那些持续多少个月的话题。人们依然会呐喊,依然会嘶吼——然后依然改变不了任何现实,一如既往地被骗,一如既往的成为某人的提线木偶。

爆炸性数量的信息,夹杂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与戾气怒火。可大部分这样的信息超不过二十四小时,就又变成了垃圾,如尘土般飘散于那片名为网络的无垠国土间。

Continue reading

12DORA

Standard

第一次了解到12dora,是B站官方挂出那段录音的时候。14年的时候吧。

那时候我刚刚高中毕业。记得当时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种作恶的人固然丑恶;可用一副流氓嘴脸去侮辱和欺压作恶者的人,同样恶心。”

那时候的我,用这样的一句话,形容录音中与12dora对峙的那个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