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的人生

Sticky

突然想起了这样一件事。

一年多以来多了差不多得有八百粉啊。

这么一想,似乎从来没有和所有人做过一个正式的自我介绍。对于一些早些年代认识我的人来说,可能那个“我”也已经不复存在。

所以,综合考虑一下,还是正式的写一个“自我介绍”,作为第一篇正式的心情文发上来吧。如果你们想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是什么样的人的话。哈哈。说实话,现在看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Continue reading

致2017年的自己

Standard

 

致2017年的自己:

仓促的回信,实在抱歉。我想我应该做的更好才对。本来约好了,两年后相见。但我很着急的回了信。

也许这份心情并非着急,而是焦躁抑或是绝望。也许我只是苦闷的久了,想找个人说说话。我没打算交谈,我只是单纯的想……说说话。恩。

我可能从未想过离开那里会让现在变得这么……难。原谅我的拖沓和犹豫,我现在并非绝望……也许是苍老。我不知道。

我对曾经的我们,又羡慕,又厌恶;既憧憬,又疏离。还记得曾经那家伙是那么的闪耀,那么的开心,那么的满足——有他认为至亲的一群人和他一起,志同道合;有一个曾让我们沉迷许久的挚爱,魂牵梦绕;有一个他自以为可以实现的梦想,胸怀大志。他后来甚至有了个人见人爱的名声,有了个人人羡慕的女友,有了个身居高位的名头。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颗你我都没有的心——热忱,勇敢,单纯,可爱。

后来你才明白,那家伙是那么的天真,那么的愚昧,那么的膨胀——那其实是一群他自以为是至亲的人,貌合神离;那其实是一个我们一生都无法追寻的人,井中皓月;那其实是一个连梦都算不上的空想,闭门造车。他其实被很多人背后议论,指指点点;他那次其实并没有遇见对的人;他只是个没有兵的将军,带着一群并不认真的人,心无旁骛的去钻那个牛角尖。

可他至少还做的了梦——我们不能了。我不能了。

我不可能再回到那个时代,因为我不可能再假装自己是那么幼稚的人了。我试着去找一个论坛或者群,发现跟那些十五六岁做着梦的小孩子根本没有共同话题。就算我试着去组织他们搞个大新闻,干件大事,我也不可能像那个时候的他一样,把他们作为自己付出的动力——因为他们确实不是。我似乎比那些同龄人要更加优秀,但又没办法完全融入那些已经步入社会的人们的生活。至少你做不到,我就比你大一岁而已,我也没自信做到。

我不想去找他的生活,因为我做不到;可我也过不回你的生活——因为我是个行尸走肉。其实说的简单明了一点,我就是……没动力了。

我没有个喜欢的人或恋人,没个像样的梦想,没个有归属感的组织,只有个现在一脑门子浆糊,不知道怎么走下一步的,谜一样的未来。所以——我没有努力的理由了。其实我感觉你我只是匹马,特别笨的那种。只要有人在我们面前摆一根胡萝卜,我们就可以撒了欢儿的往前跑。可如果没有这根胡萝卜,我们甚至连跑起来去为自己吃颗草都做不到。

难怪你跟他被人叫了那么多年抖M——你们根本不在乎自己,只在乎别人。我可不想像你们这样。但好像光是不想,也没什么用啊。细细一想,我不也干着跟你们差不多的事情么。

对了,你跟他写信的时候,都是这样一个格式吧?先跟上一封信的自己说说话,然后再跟下一封信的自己说说话,对吧?

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毕竟时间跨度并不大。

但,其实还是有一句话想说。

去找根胡萝卜吧,下一个自己。

希蒙。2018年元月。

我和她的故事

Standard
恩……要说起这段令人羞涩的往事,其实是件很难为情的事情。不过既然打赌赌输了,就要好好的满足某人的八卦心。
“在你希蒙的往事中,有没有那么一次让你怦然心动的恋爱?”
所以请原谅我在接下来的叙述中夹杂了大段冗长的描写——作为一件我一直没有叙述过得往事,我情不自禁的,写的有些扭捏。

Continue reading

这只是一只败犬的自言自语。

Standard

我想这里应该终于是被所有人遗忘了吧。包括我自己。

多年来我做了无数人的树洞,被无数人作为倾诉和忏悔的工具。惭愧的是,活到至今,唯有在这件事上我敢用“无数”去形容。遗憾的是,这样的我并没有勇气和学力去拿一个心理学的学位。苦闷的是,我并没有一个自己的树洞——至少在过去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这样。

所以我想这里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吧,没有人会打扰我。

Continue reading

【三词文-初号机】少年,裙子,学校——在学校里邂逅一条裙子有错么?

Standard

我是个老实人。至少在旁人看来是这样。

和所有刚刚步入青春期的男生一样,我有着一种对异性难以言喻的感觉。但我“太老实了”。我不敢和女孩子说话,也不敢直视她们的眼睛。每天和几个男生傻乎乎的闹啊笑啊,就已经把我每一天的校园生活概括完成了。我从来没期待过自己会像某些轻小说的男主一样,走在大街上就来上一场艳遇,抱得美人归。我甚至都不相信自己会和女生扯上任何关系——直到初中毕业之前或许都会这样……

我本来是这么相信着的,

——直到某个瞬间。

Continue reading

麦田中,已没有守望者。

Standard

每天都是那些持续多少个月的话题。人们依然会呐喊,依然会嘶吼——然后依然改变不了任何现实,一如既往地被骗,一如既往的成为某人的提线木偶。

爆炸性数量的信息,夹杂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与戾气怒火。可大部分这样的信息超不过二十四小时,就又变成了垃圾,如尘土般飘散于那片名为网络的无垠国土间。

Continue reading

12DORA

Standard

第一次了解到12dora,是B站官方挂出那段录音的时候。14年的时候吧。

那时候我刚刚高中毕业。记得当时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种作恶的人固然丑恶;可用一副流氓嘴脸去侮辱和欺压作恶者的人,同样恶心。”

那时候的我,用这样的一句话,形容录音中与12dora对峙的那个人……

Continue reading

临行前的最后一笔

Standard

临行前。可以有很多种说法。可以说是20岁人生走向21岁人生的临行前,可以说是准备期末考试的临行前,也可以说是准备上任为学生会长的临行,抑或是走向一个崭新梦想的临行。不管是什么,即将到来的,大概是希蒙成长过程中一个阶段的结束。这期聊聊什么好呢?……恩,就聊聊最近所发生的事情,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一些事情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