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新居(11-20章)

Standard

雪国新居是以真实故事加以改编形成的叙事短篇集,所有人物皆为化名。都只是旧事罢了,时至今日早已物是人非,请勿叨扰。

十一章

大丹过的相当好。初恋很甜蜜,顺利的当上了副会长,每天开着车带着菲游山玩水。
他也许知道大家对他的担心,也许不知道,亦或是只知道那么一部分。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大丹曾经跟小希说过“其实人无完人嘛,菲也不是完美的,我也听人家说过一些事情,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嘛。”不管大丹是怎么想的,但他打算接受现在的菲。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大丹的脾气并没有因为菲的到来而改变,这是小希和壮子预料之中的事情。今天他又跟PS4里的电脑吵起来了,摔坏了一个手柄;明天他又因为Dota里队友的智障表现气的把键帽给砸了下来。让小希和壮子最为惊异的地方,莫过于菲对大丹的这些行为似乎没什么反应,甚至可以沐浴在大丹的哀嚎中睡的很香。或许,这俩真的是天生一对吧。
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深不可测的东西。大丹和菲不是同届生,却因为预科的长度不同同时进入了大学,两个人的专业又都是本校的骄傲——同时也是那种几百年毕不了业的变态专业。携手并进,来日方长,同一个家乡,同一个梦想。以后一个天天对着池塘,另一个天天对着尸体;要是在测水质的时候捞出具浮尸来,夫妇俩还能走个一条龙服务,多好。
当然,刨去扯皮的部分,两人真的很恩爱也确是现实。
有一次,小希和壮子跟着大丹夫妇的车去一家高档的意大利餐厅吃饭。席间,大丹看到一副墙面上的意大利地图,用手指着上面的地名侃侃而谈。这里发生过什么战争,这里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历史。菲则很用心的听着。
小希窃笑。是金子果然是会发光的,大丹就是个潜力股。
生活上,斌哥,鱼姐,哈总和菲的出现让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比如他们终于可以五黑了,玩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了,三国杀桌游之类的也能开个六七人的局了。大丹因为腿伤基本已经不打篮球。人多,玩的东西菲也可以跟着玩了,大丹也高兴。
对于大丹来说,生活正往蒸蒸日上的方向走着,一切都还算顺利。虽然一段时间过后,鱼姐发现大丹的钱包似乎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干瘪着,大家的闲话又多了起来。
不过没人会在大丹面前讲,大丹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呢?
关于菲的闲话,他高中几年就听够了,没兴趣对那多出来的一两条有所顾忌和瞩目。
他现在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发自内心的那种。

(未完待续)

 

十二章

壮子一成不变。
两年的时间里,壮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舍友们变得截然不同。
大丹开始穿上那些很潮很修身的衣服,开始改变自己的衣着和打扮,开始在自己的姑娘面前侃侃而谈。
小希扔掉了他每一件在这里购买的衬衫,褪去了十年如一日的黑色套装,穿上了很阳光的白色短袖,每周都会去一次弓道部的社团活动,然后再在寒风中一个电话打给打着dota的大丹,用瑟瑟发抖的声音让大丹开车把他接回家。
他们原本买了一个理发用的推子,三个人互相给对方理发,三个光溜溜的平头。现在大丹有专门的发型师了,小希也开始跟着哈总的车去大城市理发,还学着抹起了发蜡。这推子成了壮子的专属,他也只能一个人对着卫生间的镜子给自己剃个平头。
他不明白为什么需要改变,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改变。大概是需要做给别人看吧,那大概无所谓。
——他不怎么和别人说话。
预科上完一个学期后,壮子并没有和小希他们上最后一个学期的语言,而是去了隔壁的大专——他高中毕业时的分数不够,还有额外的课程要上,补分。
他每天从家里出发,坐一个小时的车去城市的另一端——那个根本见不着中国人的地方。
壮子没有什么朋友,在舍友面前也没必要修饰自己。第三年了,他们互相是除了父母之外最了解对方细节的人,装什么?
于是他还是穿着那些第一年带来的童装一样的衣服,直到穿破才会想着买新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看着他的小说,玩着他的游戏。
但壮子也有他的特别之处。他喜欢玩桌游,也擅长玩桌游。他喜欢做剑走偏锋的事情,也总是拒绝做一模一样的事情。每一次玩游戏他都试图用新的战术,试新的玩法,怎么古怪怎么来,每一次都不一样。大多数时候这些方法总是很不奏效——毕竟现在的游戏,大家总结出的那个常用的,比赛用的招数,天赋,配装,套路总是最好的。为此他没少遭受队友们的埋怨。但小希并不反感这一点。倒不如说,他觉得这一点上他们很相近——壮子这样,才是真正的在“玩”游戏。不是像学习一样的去背书,做例题一样的去练套路和连招,而是纯粹的玩,我行我素。在这一点上,小希和他很像。游戏里有风景,有剧情,有文化元素,为什么不能在游戏里活的有仪式性一点,中二一点,精彩一点,自由一点?
但除去这些和屋子里的人们共处的时光之外,壮子总是一个人待着。他不会出去交朋友,也不会在网上和网友闲聊。他的房间里永远只会传出上世纪风格的国产剧配音,综艺节目里艺人喊出的韩语或中文,亦或是他用浙江方言和父母的电话。
那是壮子的小世界。

(未完待续)

 

十三章

小希他们,或许从未认得过哈总。
哈总和斌哥是同学,两个人一起来到这个学校。一起荒废过学业,一起遭遇过失恋,一起同甘共苦,一起搬到了新家,一起遇到了新的人。
在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五个年头,他们迎来了小希一行人。
哈总相貌一般,身高不满一米七。他总是在健身房耗着,练就一身好肌肉。游戏,健身,浪。这些构成了哈总的日常。
小希他们从来没见过哈总发火,即使多么激动,极端的情况下,哈总也从来都是一副慈眉善目的随和样子。
但他们听斌哥说,哈总是会发火的。在他喝醉的时候,他会发很大的火,还会动手。听说,连条子去拉他,都挨过他的揍。
哈总或许是个狠人,或许是个很有修养的人。但大家观点一致的是,哈总是个好人。他总是带着家里人去大城市玩,需要帮忙也是有求必应。
哈总的女生缘并不好。或许因为他的身高,或许因为他的长相平平。亦或是他实在是太过平静。现在的小姑娘,似乎都喜欢刺激一点的男孩子。他有过一场轰轰烈烈的,未曾开始过的爱情。
听说那个女生触动了哈总内心最深处的一根弦。在他表白的当晚,他得知了一个让他极度痛苦的消息——在几个小时前,姑娘被另一个男孩表白,并且接受了。
自那之后,哈总再也没谈过恋爱。姑娘分手了,他也没有再去表白。
在哈总毕业的时候,他到处应酬,天天大城市酒局。难得有空闲,他跑回村里。小希本以为是和他们一起吃散伙饭,谁知哈总一个人出了门,不知去见谁。
后来,小希无意间在哈总的手机上看见了一段话,字里行间都是悲伤与留恋。他这才知道,那一晚哈总,是去和自己的青春道别。
哈总很快的就从小希他们的生活中离开。毕业之后,哈总回去继承家业,再也没回来过。
那姑娘到底有什么好的?小希不知道。最后一次听到她的消息,是她在晚高峰的高速上开两百,把我们村的车神给甩了半条街。那是车神唯一输过的女人。好像除了疯狂和不要命之外,小希没看出这姑娘到底有怎样的闪光点。
或许哈总是因为过于安静,所以也希望能有这样一个刺激的人,走进自己生活的吧。

(未完待续)

 

十四章

斌哥的生活充满了转折,现在是难得的幸福阶段。
斌哥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几乎没有见到过什么中国人。但这,并不妨碍斌哥的魅力。兴趣相对广泛。游戏,动漫,篮球,料理。个子高,长相合格,家里有钱,为人随和。斌哥很少成为主角,但他的人格魅力和兴趣爱好足以让他笼络男孩子和女孩子们的心。
来这不久之后,斌哥很快就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任女友。
听说两个人期初走向很好。后来不知怎么,女生变成了个精神病。话说这样的例子似乎并不少,皮宝也是,这个姑娘也是——很多人,对待外人随和有礼,对亲密或熟悉的人却嚣张跋扈,凶神恶煞。
听说这姑娘变得无比疯狂。一两句话说不开心,拿起刀就砍向自己的Ipad。各种乱打乱砸,把斌哥逼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可一说分手,姑娘又变得楚楚可怜,嚎啕大哭,以死相逼。斌哥最大的缺点,就是心肠太软,遇事不决,加上个性上的软弱。这些特质导致了他从来都站在边缘的位置,也导致了他和姑娘的藕断丝连犹豫不决。甚至,导致了最后那无数悲剧。但现在,我们还是继续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姑娘和斌哥在一起的最后几个月,斌哥几乎没有见过姑娘的影子。有人看过2018年的《埃罗芒阿老师》么?斌哥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上演过一模一样的剧情。姑娘躲在房里,不见人,不见客,每次都是斌哥端着盘子到她房间门口放着,然后几小时后再去收拾空掉的碗筷,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只可惜女主不是那个妩媚动人的妹妹,男主也不会有等上多少年的义务和耐心。直到有一天,斌哥的耐心终于还是被磨尽了。他彻底的一刀两断,和哈总一起搬离了那个伤心地,重新住到了新的地方。
一段时间之后,斌哥遇到了鱼姐。他们很凑巧的成了邻居,两个房子的直线距离不超过10米。于是鱼姐时常来串门,也和斌哥还有哈总熟络起来。
听说斌哥并没有真正的表白过。他只是不断的和鱼姐熟悉,了解对方。然后在一个拥有美丽晚霞的傍晚,两个人在一起散步。手就那么自然而然的,牵在了一起。鱼姐在中国人圈子里是个很优秀也很抢手的姑娘,斌哥当了大半年的苦主,算是风水轮流转了吧。
可没想到,他们又一次遭遇了新舍友的逃跑。付不起房租的斌哥和哈总不得不另想办法。于是斌哥住到了鱼姐的房间,哈总则住到了地下室去,迎来了小希一行人。
(未完待续)

 

十五章

这是鱼姐的新战场。
她的一生,是作为提线木偶的一生。父母打出生起就要求她按照他们所铺的路前行。从小到大,她按照要求练琴,上学,毕业以后去名校,学最好的专业。
然后输得一败涂地。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到了那种顶级名校,就更会体现出这种让人绝望的差距。鱼姐一天学习十几个小时,拿着近乎满分的分数。然而末尾淘汰制的学校里,93/100的分数算是B-的级别。鱼姐扛不住了,被迫转学,来到了这所学校。然而她的父母仍然提着线。选择很难的专业,上什么级别的研究生,又一次给她把路铺的好好的。也不管鱼姐走不走的动。他们加强了管制,拿走了鱼姐学校的账号密码,密切关注邮件往来,分数信息。
她和小希他们,其实是一届的。只不过一开始,小希他们完全没有注意到鱼姐的存在。倒不如说是,没有人注意到鱼姐的存在。
在夏令营里,鱼姐尽其所能的用英文去和别人交流。她觉得这是应该的,但别人可不这么想。这是个一般般的学校,每个人都是第一次来加拿大。除了心慌和迷茫,他们最不想看见的,听见的,就是他们马上要听个没完的外乡语言。
那时候的小希,正忙着找有手机的人联系家长——他没想到一下飞机就是夏令营,夏令营会是山区,山区里是个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他外婆病危,他已经失联三天了。那些不会说中文的人,管他真不会还是假不会,他可没兴趣知道。而其他人,则更多的把鱼姐当成了现行装逼犯,躲得远远的。
后来开学以后,鱼姐总算明白这不是什么一心向学的高等学府,开始讲中文。这下,鱼姐的地位就突然发生了质的转变。对于生活已经安定下来的人们来说,鱼姐可是个超凡脱俗的人。名校出来的学生,相貌出众有个性,性格直率还健谈。追她的学长们排成了一排。哪怕和斌哥还有哈总相识之后,她还获得了两边的同时追求。当然,最后的胜负我们都知道了。她和斌哥两个人郎才女貌,成为一段佳话。
对于小希他们来说,第一次认识鱼姐还是在学生会里。他们和斌哥玩的很好,鱼姐也成了他们的熟人。但也仅此而已——对于他们来说,鱼姐是一个很健谈很好相处的学姐,做饭很好吃,唱歌很好听。然后——没有然后,在那个阶段里,鱼姐就像是绑在斌哥身上一样,只是他们和斌哥玩耍时一定会出现的人而已。没人想到,鱼姐的存在感会在一系列的变化中直线上升,直到成为事件的核心。

(未完待续)

 

十六章

菲的到来对这个家似乎并没有造成特别大的改变。但对于大丹来说,生活确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菲和大丹的恋情一开始是地下的。可能是因为菲的人缘实在太差,名声也总是被人诟病。不论真假,或许大丹一开始并没打算让这次恋情轰轰烈烈的开始。直到某一天大家喝酒,大丹和菲在游戏中半推半就的公开了。自那一天起,菲经常性的出入这个房子。
在几人回到这所新房子,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大家都清清楚楚的记得大丹留有很大的一笔私房钱。然而没过几个月,大丹就没钱了。小希他们也不懂,虽然恋爱之后花销会变大,但具体多少,他们也不清楚——毕竟在这个国家,他们什么恋爱经验都没有。倒是鱼姐向大家阐述大丹和菲去大城市有多频繁,买了多少东西,每样东西会花上多少钱。然而就算知道了,也没人会跟大丹去说些什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有什么可说呢?
对于小希和斌哥来说,只要菲不伤害大丹,不再出现那种糟糕的污名,似乎他们也没什么插手的立场。
没过多久,菲信了基督教。有些人嗤之以鼻,有些人毫无反应。但如果问起菲是不是有所忏悔才信教,谁也说不清楚。
倘若菲这一次真的是真心实意,舆论所带来的压力也不会因此变小——可能这就是那句古话吧,欠了的终归会还,时候未到而已。
可从一个上帝视角来看,或许菲真的只是一只被人们说出来的巨龙。
所有人都觉得大丹性子莽,直,转不过弯。菲心思缜密,小算盘打的一套一套,大丹一定吃亏。没曾想,大丹转不过弯的程度超乎大部分人的想像。他油盐不进,菲的劝说也好,诱导也罢,大丹是完全没有共感或体会,活生生一个铝合金钢铁大直男。结果几个月下来,大丹嗓门没有变小,性子一样暴躁,固执依然如斯,反倒是菲的嗓门大了起来,性子莽了起来。大家一脸黑人问号,面面相觑的看着故事向着越来越极端的神展开上发展。
最终,大家终于改变了态度——或者说,被迫着改变了态度。那些对菲有仇怨的学长学姐们在背后打过赌,赌他们几个月会分手,大丹几个月会被绿。可他们的恋情一直很稳定,慢慢的这些不算道德的说辞也就消退了。至于小希他们,虽然总觉得菲让大丹一直吃了些不知大小的亏,可他们既不清楚细节,亦不方便问。菲来的勤,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又不能真的不理。最后,菲还是成为了这个房子里的一个主角,续写着下一段故事。
(未完待续)

 

十七章

开学之后,故事逐渐把三人往不同的方向推着。
壮子第一个离开了舞台。在语言等级到达一定的数字时,壮子没有毕业,而是去了隔壁的大专。原来壮子高中的成绩不够,走了学校的一年补分项目。小希和大丹则顺利的进入了大学。我们住在学校旁边,壮子只好每天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往返于城市两端的两座学府。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生会长开始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每天不过问学生会情况,不关心学校的动态,学生会在数月间没有任何活动,也没有任何宣传。学校已经放弃了中国学生会这个组织。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丹和小希呈现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大丹觉得,会长都不动,他们手底下人有什么可折腾的。况且正是热恋期,大丹巴不得多花一些时间在菲的身上。于是大丹也同样开始不闻不问,专心恋爱。
小希倒是独身一人。而且对他来说,学生会的意义重大。在他地狱般的第一年中,学生会的前辈们给了他很多救命的帮助。对他来说,前辈们苦苦支撑的学生会就这么倒在了一个庸人的手里,实在看不下去。于是他一个人挑起了大梁,带着几个部长在家里开会,张罗活动。
从那时起,或许三个人已经在往不同的方向在走了。小希在这几年间的朋友圈子逐渐的被固定在了学生会里。大丹则更多的开始和高中同学,同专业的人还有菲的朋友玩。至于壮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孤身一人,在家中默默无闻的待着。
可他们还是仍然每天玩在一起的人。一起桌游,网游,页游,一起出去玩。有斌哥和鱼姐还有哈总的存在,这个家总是欢声笑语不断。他们就这样度过了这一整年的时光。对他们来说,这地方无比安逸,也无比美好。这是他们从相识以来到现在,历经无数苦难和意外之后才找到的桃花源和避风港。没有人再想搬家了。
然后,他们迎来了哈总的毕业。
(未完待续)

 

十八章

哈总终于熬出头了。年近三十的他,终于拿到了大学毕业的录取通知书。他没有申请工签,径直回家继承家业。
加拿大的冬季是寒冷而被冰雪覆盖着的。没有华丽的毕业典礼,没有精致的庆祝,父母也没有从国内过来。哈总拿着一张毕业证,回到了这所房子里。
他和斌哥,似乎已经是那个学年以来仅存的痕迹。他们这代人,大部分都已经毕业,少部分人彻底的败给了生活,成了灰色地带中一个东躲西藏的人。
其实这样的人在加拿大很常见。或者说,在他们的小镇里经常见到。有的人因为天生厌学,出国后就放飞自我,四处玩闹。预科读不过,谎称自己上了大一;第二年再不过,就说上了大二。直到有一天父母等着去参加孩子研究生的毕业典礼,孩子却还没开始上大一。
有的人受不了小镇的寂静,向往多伦多的灯红酒绿,很快也变成了只在这学校挂个名,人都不出现的人。还有那种和家里关系不好或者没法自理的人,孤僻而弱小的人,他们会从某一天起突然人间蒸发,躲进无人问津的角落里,扔掉手机和银行卡,悄悄的打起黑工,靠着现金支付廉价的房租和衣食,自此失踪,不知死活。
斌哥和哈总都经历过堕落或玩物丧志的阶段,但很幸运的是他们都振作了起来。或许在那几百个日夜中,他们能互相依靠和支持,这才让他们变得更加坚强,才能够重整旗鼓。
哈总每天都在和他的几个朋友们喝酒。他很喜欢跟他们待在一起,即使他们和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是哈总的优点,脾气好,包容万物。
哈总的未来不在这里。他要走了。虽然走的时候,这个家里似乎并不平静。小希正焦头烂额的去调整学生会的状态,接任他对外事务部长职务的人似乎也是很糟的人,他甚至还在临行前帮着做了一段时间的职务。但他已经是个局外人了,并帮不了太多。
于是,哈总最终还是拎着行李,离开了他生活六年的小镇。
全家人一起送哈总去了机场。送他到机场的时候,哈总多伦多的一帮好友也来了,洋洋洒洒十几个人,像个团队一样。那时候,斌哥哭了,哭的很伤心。小希哽咽着看着窗外。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虽然只是一年多的相识和相处,小希喜欢和这两位学长一起玩,也很乐意和哈总做朋友。
他暗暗的想,如果有一天大丹或者壮子毕业了,有一天他要毕业了,会有人哭么?

(未完待续)

 

十九章

哈总离开后,斌哥的生活其实仍然很充实。他的落泪,无非是对于相处六年的友人的惜别。而小希他们的到来,让斌哥不至落得个从此再无益友的生活。
看着小希带着一群人忙碌的模样,他更加憎恶这个房子原来的住户。那个阿冉。
阿冉原本是个很厉害的人,刚到加拿大就摸清了这里的脉络,自己办好了手机卡,安顿好起居,随后才去了学校的夏令营。夏令营期间,他帮助了很多人。包括小希,大丹,壮子。
阿冉也比大丹和小希更早的加入了学生会,并且一开始就做好了竞选会长的准备。
阿冉的父母不同意他买车,于是他就自己去打工,自己分期付款买了车。他的自理能力,
生活能力都很强,本会是个优秀的传奇人物。
只可惜,他兼具毫无眼光的恋爱观和令人怜悯的烂桃花。
阿冉交了个女友,很快住进了斌哥他们的房子里,吃他的用他的,坐他的车,还各种四处勾引。最后,阿冉不去打工了,付不上车贷,穷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便撕毁合约,抛下斌哥和哈总自己住到女友家去节省房租。
后来阿冉和女友分手了,而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出现在她朋友圈里过的男生。
而现在,阿冉成了学生会长。不是被选上的,而是没有候选人。然后阿冉拿着他的名头又找上另一个姑娘,每日忙于恋爱。小希,斌哥的新死党,则成了阿冉的代替者,领着同僚们接替阿冉的工作,忙的不可开交。斌哥愈发的讨厌阿冉,想帮忙却也有心无力。
他也大四了。学习和生活的压力正在逐渐变大。斌哥扛着的压力,还比别人要多一些。
他和鱼姐的恋情是备受折磨的。斌哥和鱼姐还算两全其美,可他们的父母却是互相鄙夷,看不顺眼。
斌哥的家庭是生意人。虽然大字不识,却善于经商,得了个家财万贯。斌哥父母的圈子中,绝大多数人的儿女都没有什么文化和学识。但他们可以开的起豪车,住的起洋馆,吃得起海味珍馐,撩的到最棒的妞儿。对斌哥的父母而言,读书真的没什么用。斌哥已经是他们那里少有的留学生,大学生。
鱼姐的家庭是金融行业的业者。丰富的知识量和理论体系构筑了他们的财富。他们深信不疑的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学历让人成功。他们对女儿有着近乎变态的控制欲,只允许她做出他们所需要的选择。
斌哥,是鱼姐唯一的反抗。
斌哥的父母强行给斌哥相亲过。那都是什么黑社会大佬的千金,地产大亨家的大小姐。每一个都比鱼姐样貌更好,身材更佳,并且更有钱有势。鱼姐的父亲也旁敲侧击的,往斌哥手里塞了各院校的研究生宣传册。
做出抉择的时候,就快到了。

(未完待续)

 

二十章

2017年的伊始。风雪覆盖着大地,极寒的温度让所有人都更愿意待在自己的屋子里。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屋子里,几个人正紧锣密鼓的做着春节晚会的安排。大丹像是事不关己一样,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和菲玩游戏。壮子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新出的综艺节目,默默地做着开学的筹备。
他被学校坑了。壮子去读了那个补分的大专预科项目,可结果相当糟糕。不知是壮子自己没有做好交流,还是真的有这么一个荒唐的规定存在。总之,壮子没有自主报课的自由,学校给他安排了文学,哲学,社会学,心理学,文艺赏析和神学。六门课,纯文科,加拿大人自己都不会选择的神经病排课。学校要求,六门课必须全过,一门挂科整年白读。壮子一整年过着一周两百页阅读的日子,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当壮子回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却仍然批准了壮子的入学申请,无视了他的分数缺陷。然而他仍然要回去完成他尚未完成的语言预科。
看着已经快上大二的大丹和小希,壮子感觉自己的人生轨迹离他们越来越远,却无能为力。
壮子或许希望自己可以找个女朋友——但他同样力不从心。他去的大专连中国人都见不到几个,更别说是中国姑娘。回到大学,壮子的生活圈子也仅剩这个屋子里的人。其他同届的同学都已经上了大学,预科里的新生老生也几乎和他不熟,大部分人或许从未见过壮子的存在。加上壮子的寡言少语和社交恐惧,他活的更是孤独。
他或许不是拒绝交流,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他的出身让他的生活离这个城市的人们太过遥远。刚来这里的时候,大丹听着流行的英文歌曲,小希听着那些日式轻音乐和动漫游戏的原声BGM,皮宝听着黑人风的各类rap。只有壮子,每天拿着无线音箱放着荷塘月色和最炫名族风,放着凤凰传奇。即使之后壮子受到众人的影响听起了英文流行曲,他在很多地方的爱好和品味还是和大家有着很大的不同。无论他怎么努力,似乎他和这边的世界还是有很多的不同。就好像别人在说着的游戏,影视作品,音乐,奢侈品等等他一无所知,他说起80年代的电视剧,那些不知名的电视剧,农活和作物市价的时候别人也全无概念一样。
小希知道那些电视剧属于低俗电视剧,但他从来不说。他的从业经历中,听说过那个无人有兴趣得知的秘密。那些在大众媒体上爆红的电视剧都会被翻拍,加入大量低俗烂俗的元素之后,重新在边缘地区放送。这不是什么惊为天人的阴谋,只不过这种山寨烂俗版的翻拍,才能获得这些思想落后的地区的人们的青睐。然而这样的行动仍然是劣币驱逐良币,让很多人失去了观看的选择。
壮子,大概就是这个恶性循环中的一个牺牲品。那些被阴谋论所宣扬的偶像洗脑,综艺洗脑,还有上面说的低俗剧洗脑,壮子一个不落的全吃了下去。
可这怪的了壮子么?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