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新居 21-30章

Standard

雪国新居是以真实故事加以改编形成的叙事短篇集,所有人物皆为化名。都只是旧事罢了,时至今日早已物是人非,请勿叨扰。

二十一章

鱼姐今天也在地下室引吭高歌。
对于鱼姐来说,现在的生活很好。她有个很好的男友,有个相对稳定的生活。父母仍然操纵着她的人生,但鱼姐从来就没有任何意见。因为在很小的时候,无论被迫与否,鱼姐都学会了一个道理:父母的决定是正确的。所以无论他们提出怎样的要求,作出怎样的决定,她都只会去做,然后等着父母下达下一个命令。
而最近一两年之内,鱼姐算是暂时的拥有了安宁。只要安定的完成学业,她的父母短期内不会给她找更多的事情做。于是她可以自由自在的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生活。鱼姐喜欢唱歌,每天都会拿着接手机的麦克风唱歌的那种喜欢。她的嗓音好听的很普通——就是你随便抓一个网红歌手,流行歌曲的歌手,都可以找到鱼姐的影子。正因如此,鱼姐从未打算去做一个歌手——她的音色太烂大街了,而她自己只希望像现在这样单纯的爱好唱歌。
鱼姐受男生欢迎的主要原因,是直率和豪爽。这一直是小希感到很意外的一件事。他见过很多被父母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人,大部分在这种家庭的女孩都变成了两个极端——要么极度叛逆,痛恨父母;要么沉默寡言,内向无言。鱼姐是小希见过的第一个,在这样的家庭压迫下生活的如鱼得水,还能维持自我个性的人。
鱼姐是个非常干净的人。没有任何行为上的不端不轨,也没有过任何污点。并且鱼姐痛恨男生女生中那些有过不轨,带有污点的人和行为。她在小希他们的面前鄙视过菲,鄙视过阿冉,鄙视过阿冉的女友,还有很多很多人。听过鱼姐的批判的人都表示赞同,毕竟这就是一个身正不怕影子斜的姑娘。
鱼姐对父母的唯一一次反抗,大概就是斌哥。鱼姐的父母对斌哥的印象并不好,他们觉得斌哥不学无术,没有潜质和天赋。事实也是这样,斌哥更乐意花更多的时间去看权利的游戏,行尸走肉,黑镜等影视作品上,去看NBA和玩NBA2K,去玩炉石传说……斌哥更愿意把时光花费在那些引人深思的作品,充满逻辑性的游戏和自己的兴趣上,就像小希会把时间花费在国内的工作和学生会上,更多的学生会把精力花在自己刚刚建立的小事业上一样。鱼姐是从顶级学府上掉下来的仙女,失败了也是凤尾。这是座不入流的大学,大部分人都不是善于学习的人,尤其小希和斌哥这种在学习上从小输到大的人。在这里他们能把心思花在自己的兴趣上,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这是他们在国内永远无法享受到的自由。去掉那些混子,有的人出国是为了更好的教育,有的则是为了挣脱填鸭式教育,给自己一个发展和培育自己的机会。但在鱼姐父母的眼里,所有不能好好学习的人都是先天的失败者。
而鱼姐明确的反对这一点。于是,她坚定的站在了斌哥的身旁。

(未完待续)

二十二章

今天是学生会春晚的最后一次彩排,大丹正和菲一起坐在灯光控制室里,看着台上的情况。
太差了,今年办的实在是太差了。表演的节目一大半都是来凑数的。吟诗朗诵的老外念的没人听得懂,唱歌的歌手甚至还跑调。整个春晚一个半小时,将近三分之一的时间在抽奖。奖品是斌哥在某玩具店倒闭的前一天,批量购置的甩卖物品,和鱼姐在打折季批量购置的化妆品。
中国风,什么中国风。这简直就是一出闹剧。大丹看着台下乱七八糟的表演,混乱不堪的场务,开着麦克风对着楼下歇斯底里的大骂着。
这简直是历史上最为滑稽的春晚。往年都是提前两个月筹备,一个月排练。到最后一天彩排的时候,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大家早就是心有成竹。
今年阿冉从头到尾都没开过会。等大丹从约会中回到现实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彩排,什么先前准备都没有,节目也是这个样子。
在他和菲你侬我侬的时候,小希正带着仅存的三四个活跃成员四处找节目。校方和校方利益相关的人根本不愿意搭理中国学生会,因为阿冉从未出席过任何一次会议。大部分往年的表演者毕业的毕业,转学的转学。这就是这一连串因果所导致的现实,大丹眼里看到的一切。
他看着小希作为今年的主持人,已经陷入了绝境。场务都是新人,所有的问题都问他。灯光要咨询他的意见,节目是他的安排和组织,整个流程和现场变更也全依靠小希。没有人写台词,全都是小希一个人写出来的主持词,中英版。春晚的开场和片尾都是小希用电脑剪辑制作的。
大丹和另一位,两个副会长坐在灯光室里吼着,阿冉会长蹲在后台的音乐控制电脑前面发呆,几个部长四处奔走。小希在众人的呼喊中晕倒在了舞台上。
大丹不明白小希到底在忙什么。
春晚如大丹所料,做的一塌糊涂。这还是小希的全力相助,在这样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的环境中用命拼出来的结果。
小希在那之后病倒了整整一周。痊愈的时候,这一届学生会正开着最后一次大会。
桌边坐着十几个人。阿冉问,还有谁一定留在学生会。全场,就只有小希一个人举了手。
所有人对着这样的结果都已心灰意冷。
那么下一次我们将开始竞选会长。阿冉说罢,离开了会议室。
回到家的时候,大丹跟小希解释了很多关于他下学期任务任何繁重作业很多之类的无法参与学生会的理由。但大丹发现,小希似乎只是默默的听着,笑着,却什么都没有说。

(未完待续)

 

二十三章

小希的决意,大概大丹是不懂的吧。
小希曾经是个极度笨拙的人。他也曾经是个和壮子一样,深居简出,社交恐惧的人。
很多东西改变了他的个性,他的想法。但拯救了他在这雪国人生的,是那届学生会,和那个副会长。
依靠学生会,他在这个国家有了稳定的圈子,有了基础的生活。这是座很小很小的学校。这里的中国学生会在数年间几次解散,上一次解散甚至是因为会长私吞公款。小希来加拿大的这一年,正是学生会重新启动的一年。副会长毕业时,曾拜托过小希,支撑学生会的未来。
小希从未认真看待过此事。他在国内有稳定发展的事业和圈子,本没有必要蹚这趟浑水。
可直到他在阿冉的会议上举手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两三年来,小希看着这个学生会成长,繁荣,发展,最终堕落。他无法接受几届人的努力这么毁在一个阿冉的手里。事实上小希竞选那个没有竞争对手的会长一职时,他就已经是个没有兵的将军了。虽然对他来说这或许是个艰难的抉择,但他还是决定承下这个担子。
小希背后的这些心思,恐怕大丹是一概不知。毕竟这一整年,他都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
小希通过挽回,招募等方法重新聚集了四五个人,准备在暑假之后重振。在小希筹备上任的时候,斌哥迎来了他的毕业。他和鱼姐他们一起参加了斌哥的毕业典礼,一起高兴的庆祝着。
之后小希和斌哥准备回国。斌哥说他没能考上加拿大地区的研究生,所以他打算申请工作签证回来工作,顺便做鱼姐的陪读。
未来的路还很长,对小希来说,未来的路很难,但也有着无限的可能性。他的身边还有斌哥和鱼姐,还有几个信得过的挚友。
说回日常生活,小希最近倒是没参加什么集体活动。房子里的所有人在斌哥的带领下玩起同一款moba游戏来。小希不喜欢这类游戏,也就没怎么去凑热闹。加上小希被春晚和工作上的事牵扯,小希几乎是尽了全力,更没什么时间玩闹。
在这几年的生活中,小希已经习惯用工作来填充他的生活。他喜欢这种状态,会让自己感到充实。如今有了学生会要照顾,原本的工作也还在做着,想必以后只会更加充实吧。
可小希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场巨大的风暴即将来临。小希做梦都想不到,人生历史上排的上名次的不幸学年已经在路上了。

(未完待续)

 

十四章

有时候,世界的改变速度超乎任何人的想象。
就像小希直到今天,都无法想通这个陪伴了他三年的地界,怎么就突然变了个样子。
学校的一栋新楼突然的开始建设。国际部,校方,乃至于国际部校长都突然的发生了更迭。课程的规划,毕业的要求,全部都在变。
阿冉任期结束后,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因为失去信心而离开。大部分人,在这个学年领到了自己的毕业证。几年来,小希都跟自己的学长学姐更加亲近。其结果,就是这一年之后,小希几乎再也找不到熟悉的身影。几家他喜欢的店铺突然的就易主或是关门,一些他仍然认识的人们似乎也都变了个样子。这一切,都发生在小希当选会长的几周内。
世界在小希的面前,突然就换了个模样。
安排好手里的事情,小希很快迎来了自己回国的日子。今年他所购买的返程票,比往年早了一个月。
他知道,自己需要迎来一次要命的挑战。在工作岗位上,他有很多事情不需要担心。你愿意来就来,不愿意就走,反正总有下一个人愿意来顶替你的位置。
可这座小镇不一样。就这么多中国人,就这么几个能人异士,走一个就少一个。就以他手里这么几个毛人,下一年根本支撑不了。
小希回到家,躺在床上迷茫的看着天花板。
斌哥走了,即使只是毕业了回个国,很快就会回来陪女友读书,他也感觉有些寂寥。
过去的一年里,几乎都是斌哥带着他追剧,推荐好的游戏或作品。而且大丹大大咧咧,壮子没心没肺,房子里也就斌哥能和小希互相聊聊想法和感受。
大丹似乎在逐渐改变着,小希能感觉的到。不仅仅是从朴素简装到锦衣华服,超短平头到摩丝上头的区别。大丹曾经邀请过小希和大丹去搞个平行进口的项目。那是他朋友的项目,后来三人都觉得不靠谱,虚,怂,就都没去做。后来大丹又跟那朋友做了什么更加不正经的事情,小希和壮子还是没干。结果大丹好像是带着菲一起干了一票,拿了钱。
小希不知道大丹是缺钱,还是变了样子——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大丹已经很久没跟小希他们推心置腹的说过什么,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菲就像是一根门栓,阻断了小希的步伐。
至于壮子,还是那副不上心的样子,始终如一。每天看看剧,追追综艺,不与人交往,交流,每天关心最多的无非一日三餐有没有肉和冰红茶。
小希不知道明年会迎来怎样的生活,怎样的日子。但他知道,很多事情似乎需要重新开始了。

 

(未完待续)

 

二十五章
前言
许多事情总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也总是没头没尾的就出现了。就好像小希的机票毫无理由的被推迟,毫无预兆的出了个可能彻底回不去的游戏规则,毫无预兆的过去数月里做下的人生规划全部白给,然后雪国新居在断更快一年之后,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开始更新了一样。

正片
斌哥回不来了。毫无预兆的,小希回到这个家不久之后就听到了这么个消息。
明明一个月前,小希还跑去斌哥在国内的家里借宿来着,大家还有说有笑的,当时也没听斌哥提起。鱼姐说,斌哥笨死了,居然在申请工作签证的时候递交错了材料,导致他签证下不来了,他也回不来加拿大了。
虽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小希觉得出了这样的事情,对斌哥和鱼姐一定也是不小的打击,便也不好意思再问了。况且,小希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身为会长的小希,手底下只有五六个人。他必须振作起来,重新招兵买马,否则接下来一整年的运行都不可能成功。
在小希信誓旦旦的忙活学生会的事情的时候,壮子正一头雾水的看着自己的学业。
从大专调回本部之后,壮子又读了大半年的预科,如今终于要开始上课了,壮子却发现自己的学籍还在大专。因为天天在忙着帮新生的忙,小希深知整个学校系统已经由于扩招而瘫痪了。学籍办公室里二十来个员工围着两千新生和上万人的学籍忙的焦头烂额,国际部更是忙的没个消停。小希每天筋疲力尽的回家,还会向壮子去提一嘴,让他记得赶快转学籍。壮子却很消极,每日依然在家看看剧读读小说。等他完成学籍转换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报课时间,这个学期他只能上一门网课,又要浪费一个学期了。现在的壮子才刚刚大一,小希和大丹却都已经快大三了,这样的差距可以说是壮子的不幸和不争共同造就的。
说到大丹,倒也确实是在这个学期初开始变得忙碌。他所学习的环境系是这个小学校最大的骄傲,也是最难以毕业的专业。在这个时间点,大丹确实也无暇顾及学生会的事情,小希十分理解。
至于鱼姐,情况则变得更加的糟糕了。实际上在上一个学期,这个屋子里的大家一起玩上了一款MOBA游戏。鱼姐是第一次接触这类游戏——或者说,这是鱼姐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没有父母的限制之下玩到游戏。鱼姐玩的很凶,大有沉迷之势。随着她进入大四,压力变得更大更难以控制,鱼姐的身心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父母向来严苛,斌哥又远在地球另一端,鱼姐所有的压力都无处排解,最后都涌入那个MOBA游戏里了。
本来因为年级问题,鱼姐已经退出了学生会,是小希求着鱼姐留下,担任财务部的部长的。鱼姐现在的样子,让小希无比的担忧。
(未完待续)

 

二十六章
无论是多年后的今天的小希,还是上一章时间线里的小希,都很怀念这个屋子最初的模样。
早上醒来,揉揉门口的猫,走下楼梯,遇到同样刚睡醒的哈总。大家一起聊聊天,吹吹牛。忙忙学习和生活,到了午后,鱼姐和斌哥就会从一墙之隔的屋子走过来,再加上大丹,菲和壮子,六个人一起出去吃一顿饭。下午的个人时间结束之后,鱼姐和大丹的厨艺很好,所以晚饭时光也同样值得期待。饭后,五六个人总会一起玩玩三国杀什么的,一边玩一边八卦吹牛。晚上几个男孩子再一起打打游戏,到了睡觉的点就散伙,然后开始下一个明天。
大家关系很好,每天都过的很快乐。
后来哈总毕业了,斌哥毕业了,并且也都回不来了。也许是因为他们的离开,也许不是,这个家变得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小希每天在学生会的事物里奔走。和前面几任会长都不同,小希无比重视每一个学生。学生走丢了,他会让人开车去找;学生酒后闹事,他带着几个人抄着战术手电过去劝架;学生和房东产生了纠纷,他也会出现在两方之间进行调停。也许有人觉得他多管闲事,但那时的他只是单纯的想做那个他记忆中的学生会——初来乍到的三个傻乎乎的男孩子,是依靠着那样的学生会少走了无数的弯路,走到今天的。
那样四处奔走的代价,是小希出现在家里的次数越来越少。而每天小希回家的时候,都会看见壮子坐在电脑前,看着综艺或电视剧,偶尔憨笑两声。多少年来,他似乎都没怎么变化过。他有朋友么?小希在心中问出这个问题。还没等他细思,就会放弃这个问题,跑去下一个需要他出现的场合。
大丹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他现在几乎每天都在菲的住所里待着。
鱼姐似乎每天都在地下室里,没完没了的打着MOBA类的游戏。她大四了呀,又是数学系,可以这么清闲么?
小希也会在心中问出这个问题。同样的,不会有时间细思。小希已经逐渐被搅进了自己的学生会工作里,越来越难以看清周围了。
而他并不知道,身边的人和事,早已发生了剧变。
(未完待续)

二十七章
周六。图书馆的门前飘着小雪。
已然是半夜十一点了,最后一班公交车刚刚开到学校。从车上走下来几个衣着性感的白人学生。满身的酒气和满脸的兴奋,大概又是刚从市中心的迪厅回来吧。
远远的,一束明亮的远光灯打了过来。那灯光由远及近,缓缓停在图书馆的门口。一个穿着笨重冬衣,背着书包的人,拉开那辆白色锐界的车门,坐了进去。
车神开着车向小希的家里驶去。小希一言不发的坐在副驾,已然丧失了和人沟通的能力一般。车神看了小希一眼,嗯,还活着,便不再说话。
小希在过去的几天里完成了几篇论文,同时开发出一个游戏扔给学校课程交差,同时也带着在做学生会的事情。坐在副驾上的他,大脑已经在交完最后一篇论文后彻底宕机了。
从孤身一人的学生会,变成一个由18人组成的学生会。对于这个中国人本就不多的小学校里,小希本该为这样的成绩而骄傲一番,他的工作也本该轻松一些。
然而一切都和他的设想偏离了太远。副会长大四了,一个学渣许久的男人正在努力读研。宣传部长常年失踪,未曾完成过什么任务。剩下的人,要么因为各种理由而忙碌,要么事情做的毫无效率。
至于身为财务部长的鱼姐,已经落下了很多作业,看上去也已经摇摇欲坠。而与此同时,她的moba游戏账号等级已经达到了四位数。每一份她所递交上去的财务报表,都会让学校以电话或邮件的形式向小希问责。小希毫不奇怪,因为每一份报表,几乎都是鱼姐在截止日期前12个小时,在打完游戏之后,在睡前赶制出来的。
而小希就只能追在鱼姐后面给她擦屁股,同时还不敢告诉她。
距离斌哥的离开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小希完全无法理解鱼姐为什么会崩溃至此。她曾经是这个学校少数能拿奖学金的中国学生,也是个绝对认真的学生。一年前的现在,鱼姐总是会在写完作业以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唱着各种飙高音的歌,和大家总是有说有笑。
而前两天的饭桌上,鱼姐已经彻底的面无表情,如行尸走肉一般,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精神也十分恍惚。别说是学生会,她已经连学业都跟不上了。小希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为什么斌哥没有介入或意识到这些。
而当时的小希也完全没有心力去在意这些细节。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和借口去推脱自己的事物,唯有学生会长不能。心力交瘁,心有怨言,回到家里的饭桌上却只能感受到更加负面的情绪。
于是在过去的半年里,小希和学生会唯一的战力在线人员——也就是车神同学——时常待在一起。两人总是会在后半夜坐在小镇上唯一一家夜宵店里,点上三两菜色,一起聊聊天,说说话,就像是深夜食堂一样。
时间久了,小希也仿佛从那个房子里消失了一样。
后来,小希还发生过许多事,但都和这间屋子无关。在这个故事里,下一个登场的主角,是壮子。
(未完待续)

 

二十八章

在鱼姐痛苦的挣扎在毕业和莫名的压力中时,当小希挣扎于学业和学生会中时,当大丹已经许久没有回到家中时……壮子,突然的,情窦初开了。
由于过于突然,当大家知道的时候,已经是壮子专程开着车去姑娘的宿舍,给姑娘送雪糕去的时候。当人们发现那个壮子居然在追女孩子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小希还深深地记得,壮子在刷短视频的时候,每每刷到衣着有些性感或暴露的女性——这个性感的界定大概是“露出胳膊肩膀和一点点的事业线”——壮子就会像是要逃跑一样,迅速的手指连续上滑数次,把这个视频刷过去。这样的壮子突然想恋爱了,小希莫名的有一种“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可是小希对于壮子的初恋并不抱有任何希望。这么多年了,壮子还是和最初的三人一样——从初中开始穿到现在的童装,拿着推子自己推成的近乎光头,终日自闭于房间里,即使有了车和时间。壮子并不仅仅是不了解时尚,不了解女孩,就连人际关系和普通的交往对他来说也十分陌生。节能而消极的生活着,每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去进取或改变却仍然能活的很安逸,有无人在他身边都可以很自在,这就是壮子的每一天。这样的一种生活模式小希并不反感,但它对于恋爱来说并不适合。当一场恋爱开始,两个人需要交流,需要观念和思考的交换,需要一起进行活动,也需要有着相同或相似的理想和目标。如果两人不能互补或同化,却还是要硬在一起的话,往往就会需要用大量的物质生活(大部分情况下是金钱)去填补两人间的不同和距离。壮子的生活态度和爱好,显然没能在他的初次追女生中起到正面的作用。
而在这一点上,其实大丹对于壮子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在大丹和菲在一起之前,大丹和壮子在外表上其实很相近——平庸的服装搭配,同一个推子推出来的近乎光头,有车却也并不会四处游荡。但大丹熟悉历史,善于表达,老实忠厚,丰富而纤细的情感也很容易让他理解他人的感情。说到底,大丹要比壮子有个性了太多,这种鲜明的个性可以让他同样有自己的独特魅力。而壮子的个人魅力,比如直率,开朗,随性和俏皮(虽然说男孩子用这个形容词有点怪,但壮子确实是一个在特定场合很有小聪明的人),在他内向和半自闭的生活风格下,会需要他人用更多精力和时间才能被发掘出来。
至于小希……除了被学生会缠身之外,似乎还有很多自己的想法,这些可以日后再谈。
总之,不久之后壮子喜欢的女生,就和一个高了壮子两个头,喜欢篮球和说唱,扎着脏辫的个性爆棚的男子走到了一起。壮子和平时一样,显得有点无奈,却又无所谓的样子。
脱单之后,姑娘仍然把壮子当做一个垃圾桶来使用,无论是每日遇到的不顺心的事,还是和自己男友的不愉快,无一例外的全部交给了壮子,而壮子也毫无抵触的把对方的牢骚满腹一一收下。
壮子也许从未表白过,以他的性格或许从未让姑娘感受到他的好感。也许姑娘真的把他当做一个闺蜜看待,又或许壮子自始至终都只是对方的玩具。然而事实如何根本不重要。对壮子来说,他的初恋止步于此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未完待续)

 

二十九章
在来到这个国家的时候,小希是三个人里唯一有过恋爱经验的。而一直以来,小希也是三个人里最渴求一段感情的。
工作的失意,学业的压力,生活的剧变,还有现在学生会的混乱。在新生和部员的眼中,小希是个万能而努力的学生会长。实际上,在寥寥数年中,小希不断遭受沉重的打击,梦想一次次破碎,三观一次次被重塑。小希都是自己一个人重新振作起来,尽管有时候会花上很长时间。但,他已经受够这一切很久了。早在第一个重大打击发生之前,他就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人去撒娇,去哭诉,去排解心中无人得知的那些情绪。他渴望恋爱,不仅仅是因为要寻求排解和救赎,更重要的是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前进下去的理由——没有信仰,失去梦想,失去希望,失去前行的动力,他已经无数次想要找回自己走下去的理由了。
然而小希直到大丹的初恋开始,壮子的初恋结束,都一直保持着单身。小希的身边并没有合适的人。小希也不是没有适合的人去交往,只是他再也不想谈任何一段异地或异国的恋爱。那种见到个姑娘上去就要微信的行为,小希完全做不出来;那种为了追女孩子使出浑身解数的方法,小希也完全无法接受。小希是个傲娇,这一点来说小希并不想否认。但更重要的是,小希并不希望以外貌或金钱为理由去喜欢一个人——他希望能有一个能聊的来的,能和他交流想法和观点的人,一个哪怕爱好并不相同,却能互相理解和支持的人去成为他的恋人。小希一直以为自己的要求很简单,但后来他才明白,知己都人生难遇,何况红颜知己,还不能异地。
久而久之,小希也就放弃了。骨子里他还是个有些刻板和保守的人,“玩玩而已”的恋爱,他实在谈不来,更别说向对方哭诉之类的了,那样的恋爱里到底能有多少可以被信任的成分都很难说。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小希无法容忍自己在遍体鳞伤的情况下为了寻求治愈与安慰,去找一个女生,把对方当做药品一样的去疗伤——据他所知,无论男女,这样的恋爱下场都不太好。
小希一直都很羡慕鱼姐和斌哥的那份感情——虽然爱好并不一致,却愿意互相了解对方,互相参与对方的爱好;能够为同样的观点而鼓舞,能为不同的观点而争论;能够容忍互相的小任性,却也在大是大非上站在一起。人们也总是说,这两个人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如此美妙的恋爱一定变成婚姻的。
然而那天晚上,小希却看到了糟糕的东西。

(未完待续)

 

三十章

小希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斌哥的消息了。回国之后,斌哥很快就开始自己的工作了。刚刚步入社会需要承受多少压力,小希很清楚。
随着时间的推移,鱼姐正变得愈发消沉,开始变得浑浑噩噩,说话都不是很流利,脸上的表情永远都是恍惚而阴暗的。恩爱如斯,竟也跨不过异地这个坎。小希当时还在隐约的为两人的未来担忧——直到某个晚上。
小希一如既往的在那个屋子的群里说话,而斌哥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那个晚上,小希突然注意到斌哥换了头像,而鱼姐却没有。两个人一直以来都是情侣头像来着,即使说突然不想用情侣头像了,却也不应该只换其中一个。小希旁敲侧击了一下,发现鱼姐并不知情。虽然只是很小的一点变动,不知道怎么的,小希心里觉得很不安。
那天躺在床上,小希睡不着。他还在细细回味那一瞬间的不安。他不喜欢忽略直觉,因为有时候直觉只是大脑转的太快了,自己没有跟上。他重新调出那个头像,仔细端详。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想起这个头像中的男角色,应该是干物妹小埋里,小埋哥哥的fanart。因为并没有看过这个动漫,所以他一时半会也没能想起来。而下一秒,小希立马反应过来那种不安源自何处——一般来说,会有画师给小埋的哥哥绘制一副单独的画作么?又会有男生习惯性的选择一个废萌番的动漫男主去做自己的头像么?而斌哥也完全不是一个喜欢看动漫的人,更不要说废萌风格的动漫作品了。
小希把头像存下来,扔进google搜图。很快,小希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那是小埋哥哥和小埋的一整张图,其中小埋哥哥的部分被斌哥拿去用了。而小埋的那部分并不是鱼姐在用。
小希愣住了。他想起半年前的那个暑假,他去斌哥家里的时候斌哥无意中说过的话:“自从鱼姐和我们一起玩那个moba游戏以后,每天都要玩到很晚,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上面。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再交流过了。”小希又想起斌哥回不来的理由,是工签申请成了学签结果被拒绝了。然而做了会长之后,小希从国际部了解过相应的情况——工签和学签的申请递交,完全是两套截然不同的材料和网站,网页的title和内容也完全不同。弄错,不太像是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小希很快在脑子里整理出了一套推想。
斌哥和鱼姐原本过得很幸福,斌哥毕业之后原本打算留在加拿大,等鱼姐读完研以后两个人一起回国发展。
而自从大家开始打游戏后,鱼姐因为家里常年的管束,加上临近大四的压力,一下子沉迷进去了。其代价,不仅仅是消耗了时间和精力,也在各种意义上拉远了和斌哥的距离。与此同时,斌哥优厚的家境也许已经为斌哥谋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于是,斌哥逐渐的失去了对这段感情的信心,想要逃跑。
然而斌哥大概在提分手这件事情上胆怯了,所以找了个借口,不再回加拿大,试图通过异地逐渐淡化这段关系,好更容易提分手,或者是让鱼姐先提起分手的事情。
然而很不巧,鱼姐受到的巨大压力完全无处分解,她并承担不起,也无心去思考两个人的事。在她的眼中,斌哥只是“刚走入社会,压力大,所以也不是每天都有空和我说话,我这边也只能一个人扛着”。
而斌哥这一边,虽然一直是恋爱中的状态,心却早已试图逃离鱼姐很久了。而斌哥步入社会的压力,同样鱼姐这里是丝毫无力去承担的。
小希完全不敢往下思考了。他决定把自己的大脑强硬的掐断,停留在目前的推断中。尽管小希已经很清楚,这份推断的最终结论是什么。
最后,小希还是决定把一切都抛到脑后。他的忙碌程度并不允许他去掺和别人的家务事,他也完全不想把这个几句话和一个头像加上十几分钟推理出的空想当真。
但直到入睡,小希都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念头。
有一颗定时炸弹,快要引爆了。

(未完待续)

One thought on “雪国新居 21-30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