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DORA

Standard

第一次了解到12dora,是B站官方挂出那段录音的时候。14年的时候吧。

那时候我刚刚高中毕业。记得当时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种作恶的人固然丑恶;可用一副流氓嘴脸去侮辱和欺压作恶者的人,同样恶心。”

那时候的我,用这样的一句话,形容录音中与12dora对峙的那个人……

Continue reading

临行前的最后一笔

Standard

临行前。可以有很多种说法。可以说是20岁人生走向21岁人生的临行前,可以说是准备期末考试的临行前,也可以说是准备上任为学生会长的临行,抑或是走向一个崭新梦想的临行。不管是什么,即将到来的,大概是希蒙成长过程中一个阶段的结束。这期聊聊什么好呢?……恩,就聊聊最近所发生的事情,还有你们不知道的一些事情吧。

Continue reading

对游戏的理解

Standard

恩,这篇文章并不属于学术类,也并没有科普性的成份在里面,只是我个人的一篇感想。多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与很多人对游戏的见解有很大的不同。算是一点个人的分享吧。

Continue reading

关于七八年前,那今生唯一有过的自杀未遂

Standard

和我走的比较近的人们,或多或少都听我讲过,那段我曾一直不愿提起的往事。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轻生念头,但我想也应该是最后一个。随着年龄的成长,和对各类事务的种种接触,每一次回首再看这件事情,都会有新的感慨。那么就让我将这个故事分为三段,细细的为大家道来吧。希望能让读到它的人有所感悟——或是重燃希望。

Continue reading

ACG圈的?惊人内幕?

Standard

今天看到了知乎上的这么一条回答。“燃烧灵魂的罪恶”“肉偿摄影”。我们几个人看见了,只是有一种轻描淡写的感觉。说实话,这样的内幕,真的不算什么内幕。与其说这是ACG圈的病态,倒不如说这是人类的病态。我对ACG圈的确在逐渐的失去热情,可我认为,让我在失去热情的,可不是什么阴谋论……

Continue reading

墙不墙?

Standard

这个问题每个人最近都在说。我不谈最近的这条政策,我不是什么深刻的政治学家没本事分析,而且我也早就习惯了无数个规矩颁发和执行起来是两码事。我只讲墙本身——并且是从两个观点分别出发。两者都是我的观点,而至于哪个是真正正确的,我也说不上来。

——毕竟我也很迷茫啊。

Continue reading

rebirth

Standard

许久未归。如果还有人在意我的话,应该也知道这个网站已经整整消失了大半年。现在我回来重新续费,花了比以前更多的钱把域名买了回来。但也许不是因为我闲下来了……而是因为我更忙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