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闻自由

Standard

这一篇我就扔在这里好了,毕竟扔微博八成要炸号的。

我是一个需要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人么?当然是的。但我绝对不是一个认可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人。因为在我的经验看来,两者之自由都是并不存在于地球上的东西;或者说普通人去追求freedom of speech,是为了换取某些东西。而他们所奢求的那些东西,并不会因为真正的新闻和言论自由而获得。

人们这几年来愈发讶异于这个世界的变化。曾经美利坚和西方媒体无数次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多个偏远国家对言论的管控和监视。而现如今,无论是之前的曱甴事件,还是如今的冠状病毒发生期间,人们逐渐意识到,原来外国的月亮不仅不圆,甚至也是会补光和p图来把月亮变得更好看的。

把话题推回开头。人们为什么要追求言论和新闻的自由?

在我看来答案有很多。为了能自由的抒发自己的观点;为了能自由的去批评或赞美;为了能看到事实真相;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听见或看见些什么。

然而在一个大家公认的并不算真正言论自由的地方,其实都已经给出了一个可以预见的答案——当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成为真理时,人们基本无法满足上述的任何一个愿望。

227事件之后至今,人们终于发现了问题的盲点:在巨大的资本面前,自己的发声毫无意义,更没有所谓的权利。

在最开始,还有人会在抨击举报人的同时,质问公权力的滥用。而现在我希望大家能把两件事情拆开来——不是说它们没有关系,而是我需要作为一个独特的案例——在肖战的专辑发售的当天,大量的声音被掩盖,一个肖战相关的tag热度足足超过了中国人口的总数,一度接近20亿的热度。顺带一提,直到今天中国现在的网民总数也才9/14亿人,和前两年比也只是好不容易才刚刚过半而已(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20-04/28/c_1125917944.htm)。在他的评论区里,你几乎看不见在这件事上任何的反对声音,放在最前排的评论甚至都不需要通过所谓的评论筛选功能,每一个夸耀的微博都有着数十万的点赞。

抛开227不谈,在这件单独的事情上自始至终,并没有纯粹的公权力的介入人们追求的自由,在不受约束和管制的情况下,人们的新闻和言论自由真的有在变好么?

其实几年前我曾乐观的相信,自媒体时代的到来必将打破国内媒体的颓态。因为当数量巨大到无法被控制的言论和主题出现时,封锁和堵嘴的速度将很快赶不上信息的传播。举个例子就是,新冠爆发之后,吹哨人相关的文章被删掉,然后很快出现非主流版,摩斯密码版,凯撒密码版,英语版,法语版,德语版,上下颠倒版,蒙版版……无论你怎么试图去封杀和处理,很快便会出现下一个版本。这些制作者来自全国甚至全球各地,有的还用了VPN,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全部抓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说这些乱码一样的东西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够被意识到,随后再封杀。

然而我现在意识到自己曾经大错特错。我曾一直以为媒体自由最大的敌人是机关,正如我经历过的那样,正如我学过的每一门课提到的那样。然而事实却大相径庭。其实中国的媒体系统本该是纯粹的属于国家的管理之下。但在我看来,这片土地和这个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一样,言论最终落在资本之下,不过是殊途同归的区别罢了。

今天我看到一个朋友在圈子里说,他的qq空间被封杀了,就因为他昨天转发了一个肖战抄袭的事情。

这样的行为违反了什么规定么,还是说XZ已经是红色的了?当然不是。

说到大家人见人恨的举报,其实我有一个例子可以举出。每天有数百万数千万的发小广告的qq号到处乱跑,雇上一万个客服也处理不过来。这个时候要怎么处理?很显然,大数据说了算。一百个人举报一个人,我管你真的假的违规,封了你再说,反正误封你也会来找客服,这样的效率会比一个个监视过去要高得多。现在我再举出另一个例子——曾经舍友打某个知名moba的时候跟我说过,如果玩家被举报的太多了就会被封杀。而游戏本体的举报系统设计是为了反外挂。然而大部分情况下,如果他们三黑四黑的时候遇到一个乱打的菜鸡,他们一定会反手随手举报。“因为被举报多了他自然会被封杀”。他们似乎并不是第一批这样做的玩家,我也绝不会去否认他们这么做的正当性。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他们正在利用举报系统的漏洞。

对比一下这两个例子,设想一下。现在有一万个人试图去辱骂一个明星,已知一个账号被举报100次就会自动被封号,现在公关公司想要堵住他们的嘴,怎么办?很简单,我花十万块雇十万个机器人账号把这一万个人举报一遍就好了。那么现在有二十万人呢?两百万人呢?两亿人呢?

最后也只不过证明了一件事——越有钱,便越有发言权。越是抱团,便越有发言权。人数或阴兵数量越庞大,便越有发言权。微博设计了博主精选评论的功能,各大官号都在积极利用这一功能去做评论控制。而明星不一样,我雇来几万阴兵疯狂刷赞,你活人所说根本看不见,何须精选,倒显得自己“不光明磊落”。这些年来,每一场这种所谓的舆论胜利,都是由几个人组成的特别有钱的团队,轻松胜过了数万人。只要你不犯关键性错误,不惹到上头,不黄赌毒,金钱可以在骂声一片中轻松筑起舆论的高楼。

随着社交软件的发达,电视和专门的新闻系统都在逐渐的失去用户。很多人看新闻,甚至是完全依赖于微博博主,或是其他社交媒体用户。那些知名人士把新闻截图发出来,加以评论,发给大家看。目前我认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社交媒体将被逐渐淘汰,人们对社交媒体的依赖至今仍然很强,只不过是逐渐从文字自媒体重新转向视频自媒体罢了。而当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信息越来越多时,人们会开始失去对问题的聚焦,并且放弃思考。有那么一个我认可的人,他说的话我觉得都挺有道理的,然后他会帮我看新闻,并附赠结论,我为什么还要自己去看新闻呢?有那么一群人正在说同一件事,表达同一个观点,那么我便随着大家的想法一起去发言好了,为什么还要自己去思考呢?

于是这样的人们给了无数的可乘之机。很多人以为那些公司描绘出的评论区毫无意义,转发一看就很假。然而对于路人和毫无网络使用经验的人来说,这些画面是在证明这些明星的地位和价值。那些一看就是买出来的排行榜,那些一看就知道是内定的选拔,无论有多少声音去谩骂,这些都终将成为另一群人的既成事实。有利益才有动力,越来越多的内定,越来越多的转评操纵告诉我们,我们才是小众群体,我们的声音无比微小;而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他们早已是真正的赢家。

而这也不过是中国内地娱乐行业的一隅罢了。再往上去发展这些技能,就会是另一些故事。美国数据公司通过大数据向民众投放定向广告或话题,从而操纵选举,控制选民,指导思想,引导舆论。无论是推特被封,天天在微博上对美国跳脚对线的伊朗大使馆,还是动辄就被推特删帖的中国各类官方推特,又包括那些因为支持中国对曱甴的行为,或夸赞中国对新冠的控制而被删去的那些推特,又包括被堵上嘴巴的美国吹哨人,无不证明着西方媒体的言论自由完全是在扯淡。然而不幸的是,由于中国常年以来给人的刻板映像,大部分地球人都坚信着“中国才是那个唯一充满谎言和控制的地方。”,甚至包括某些脑子被驴踢了的中国人。于是当特朗普指着中国的感染率笑说“你们相信这玩意吗?”的时候,大部分美国公民都倒向了他——“我连越南和中国国旗都分不清楚,我为什么要关心和了解一个知名低言论自由国家,人们其实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和努力收获了比我们更好的结果?”

而这也是我最为诟病我们宣传口子的原因。这么多年了,还只会靠堵嘴和封锁来处理各种问题,对于精神控制和舆论引导的能力仍然是一塌糊涂。现如今不仅在世界舞台上被人当成反面典型教材,还顺带着连实话都说不出口,丧尽了主动权。是的,我一点都不反对上头开始逐渐掌握精妙和巧妙的洗脑技术——因为如果再学不会,就得轮到别的国家给你的国民洗脑了。来自墙外的人集体操纵舆论,来自其他国家的网络部队开始埋下不安定的种子的时候,你要怎么封锁,怎么堵上那狐狸的嘴巴?

回到我的主题,我不得不去承认,这世界上已经不存在所谓的言论自由了。无论发言权掌握在谁的手中,这舆论最终总会属于强权,强财或是大团体。人们想要发掘真相,我就从我的角度叙述一份我的真相;人们想要反对我,我便用无数个机器人营造一个大流;人们以为自己自由的活着,殊不知哪怕是几个打在视频前或网站上的广告,可能都是在激发你心中疑惑的种子。疑惑变成恐惧,恐惧变成寻求依靠,然后我再塑造一个英雄闪亮登场,给瑟瑟发抖的人们一遵看似光鲜亮丽的神像去崇拜。最终你找不到真相,说不出话,更是无法让人听到你的声音,除非资本允许。而在这地球上,只要媒体行业的主要食量仍然是资本,媒体人们依然是在为了面包和工资而过活,就不要去指望真正的自由。

那自由,是留给有钱去买机器人和大喇叭的人们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