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事件与女权主义:问题到底出在哪?

Standard

Cherry一事,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现实是——女性们缺少一位真正的领袖。现在就要。

​​​Cherry键盘的抽奖事件,引爆了又一次关于女权主义的争论热潮。事实上,关于女权主义的争论已经成为了这几年来社交媒体上最为火热的话题。什么“女权受害”,“田园女权”,“女拳主义”,“拜diao癌”,各种名词在这样的争论之中层出不穷。

女性为自己争取应有的利益有问题么?这个问题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去做否定,因为人类当然有权利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无论性别,种族,出身或个性。但无论是Cherry事件的发生,还是在这次事件前后所发生的种种,似乎正在体现出一个诡异的现实——女性的权利究竟是否有提升,我们要打个问号;人们对田园女权问题的反感,却与日俱增。

到底问题出在哪?

Part 1: 女性权益的诉求为什么会愈发强烈?

先从遥远一点的地方慢慢说起吧。为什么中国女性关于权利与平等的诉求在近年来与日俱增?其实这个问题并非仅局限于中国女性。从我所看到的情况而言,其实直到现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女性,都仍然受到不平等的对待。

我之前听一位招生官说过他的经历:他是一个英国普通学校的应届毕业生,和一个经历资历都比他好的女性一起争夺这个招生官的位置。但他仍然被录取了,因为那位女性的年龄段有可能出现生育的情况。

这不是中国发生的事情,而是在加拿大发生的事情。有人盲目向往西方世界的民众自由。但我说句实话就是,资本主义的世界,资本为上。在资本家为你赋予人权之前,你得先能为公司创造足够的收益。从一个公司主管的角度来看,如果有一个要职需要新人填补,那么我一定希望这个职位上的人是经验丰富而优秀的;更重要的是,我不可能允许这个位置上的人突然某一天消失好几个月,然后再找一个新人上来从头培训。如果不得不因为某些原因(这原因中当然包括生育),我必须要让这个职位上的人离职一段时间,那我可能一开始就不会选择这个人作为我的最终人选。

对于追求效率与收益的大公司如此,对于那些摇摇欲坠的小公司就更是如此。

而这也是现代女性权益需求迫切的主要原因——即使人们高呼女性权益,可现实的种种问题至今没能让女性在各方面受到公平的对待。因为存在潜在的生育可能和种种其他原因,即使人们高呼“工作平等”“权利平等”,却仍然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Part 2: 中国女性权益的诉求应该像现在这样强烈/敏感么?

我个人认为,当前女性对权益的诉求是必须的。甚至于,哪怕是在一些情况下出现的矫枉过正,过度矫正,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中国自古以来的女性地位,鲜有高于过男性。在大部分情况下,女性仍然被置于一种低于男性的地位。即使到了今天,我周围的朋友仍然有出现父母逼婚的情况。在边远地区和城镇,仍然不乏那种持有“女人的任务就是结婚生子”这种观点的迂腐人群。

我大概总结了一些目前女性诉求的核心要素:

  1. 部分地区遗留的对女性自由造成干涉的,对女性有歧视态度的陋习/观念
  2. 家暴相关领域的法律和管理体系尚不完善
  3. 关于女性受到骚扰,拐卖和伤害事件的大量负面新闻的出现
  4. 部分人群对于女性的明显歧视
  5. 女性在工作,生活,家庭中受到的不公平,不公正的对待

所以总结起来,我认为现代女性对于女权的强烈诉求,是多年来累积之后形成的对家庭,社会和观念的反抗。在争论与探讨的过程中,人们难免会出现一些过于敏感,过激或极端的情况。我个人理解并接受这样的情况,因为这是中国女性在探索自由和平等道路上的必经之路,也是达成性别平等这一观念,引起人们重视性别问题的重要手段。

Part 3: Cherry究竟做错了没有?

那么说回Cherry的事情。Cherry真的有做错么?

从公正的角度说,Cherry的措辞确实是不够精确的。我还没做会长那会儿,学生会举办过一个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活动。学生会当时的春晚买过20个礼物,10个男生奖,10个女生奖。男生的奖励是一些模型,玩具,车模等等;而女性的奖励则是一些化妆品的套装。这个项目做完之后,学校有发邮件给当时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奖品标注性别,可能会造成一些敏感的/不必要的误会,建议在之后的活动中取消。”所以很显然,不论人们是怎么认为或理解这件事的,在奖品标题上标注性别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但说实话,当时的学生会有男有女,甚至分男女奖品这个想法本来就是由女生提起。所以我认为,这种在奖品上标注性别的行为,其实更多的只是一种所有人类都可能存在的惯性认知而已。但我之前也说了,现在对性别平权的争取需要一些剧烈的催化,我认为女性对Cherry的善意提醒或合理的理性诉求也是预料之内,情理之中。只可惜,此次事件中被作为主导态度的,显然离“善意”“理性”有着不小的距离。

Cherry的产品中不乏多种风格的定制,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

Cherry的产品中不乏多种风格的定制,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

但是,我的观点在于,这样的诉求,太了。

从现实的角度说,我可能觉得这件事情不需要被上升到那么极端的地步。因为首先,抽奖的时候没有按性别抽奖的选项,无论你转了男生奖还是女生奖,从结论上来说你都有被抽中的可能性。而Cherry官方很明显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愿。他们从未明确的表达过对女性的歧视或异议,更没有在性别角度上以男性作为主要受众去开发。去Cherry的官方天猫店铺看一看,会发现他们有各种风格迥异的键帽,键盘和多种设计,符合各类人群,各种性别的消费需求。现在中国真正面临的,有心的,刻意的,蓄意的对女性歧视的言论,观念和事件比比皆是;如果先对着一个公司的无心之举疯狂打压,上纲上线,这是一种很没有效率,很浪费女性抗争资源的行为。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就像我之前所提到的,这样的抗争,还为时过早。美国的女人们是从穿牛仔裤开始,从穿着开始一步步的改善自己的权利和地位,再到现在一步一步的改善物化女性的观念,追求两性的平等。再看看现在的中国女性权益问题,穿的稍微暴露一点就会受到父母的责备,网络和现实中的性骚扰,以及潜在的人身安全问题;稍微晚一些不结婚,不恋爱,就会受到家庭的逼迫,亲戚的嘲笑,甚至是周围人的谴责。现在的中国女权,根本还没有进化到开始纠正这种广义概念问题的时候。没有人能一下吃成个胖子,当务之急是让这些更为严重的问题得到缓解。

确实,中国的学生会在加拿大的院校里受到了这样的提醒,不要在奖品前加性别。但是我们学校还设置了无性别厕所呢,这样的厕所不是为了男男女女,是为了跨性别者,为了性别认知障碍患者,为了这些更加稀少但确实存在的性别所设立。美国还设计出了几十个性别,来避免歧视和创造公正。但很明显,中国的观念和理念根本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也尚未到达需要从这一层面去追求平衡的水平。

并且我们都已经知道,在此次事件中真正带着公正和逻辑去诉求女性权益的群体,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而从一个传媒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Cherry确实打了一场胜仗。作为一个运营,他(她)抓住了此次公关危机中的要点——来攻击这个官博的主体,是一群没有逻辑,不讲道理,本身身份就遭人诟病的,被人带上田园女权帽子的一群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声喊冤,表明心意,怒圈一波点击和粉丝,并且即使不够政治正确,也不会在道德或舆论中落于下风。因为大家都知道,人们对于田园女权的怒火和意见早已积蓄许久了。这一次事件,不是Cherry和女权主义的战争,而是网络看客和田园女权的战争。

而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出如下的一段话:

在此次事件中,田园女权圈了一波粉,Cherry拿着上百万的点击率赚够了眼球,网络看客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机会,大家各取所需——除了真正的女权,什么都没有得到。

Part 4:问题到底出在哪?

如果您已经看到了这里,那么我感谢您的耐心,看完我的长篇大论。并且您应该已经发现,女权问题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深奥的问题。它需要结合哲学,历史,社会学,大数据,传媒,性别学等多角度的知识,来对各种行为和观念进行定性。它需要人们以一种公平,公正的角度,透过逻辑思维和情感价值的角度去分析。

我个人即使斗胆去说了一些女权的事情,但我自知自己的知识水平和能力尚不足以对于女性权益的问题作出准确的评价。但这确实是别人的大问题——正在领导中国女权主义的人们,掺杂了太多乌合之众,和有所图谋的人。中国女权,缺少一位真正的领导者。

在猴年春晚的时候,因为六小龄童先生没有被邀请上春晚,有大量网民表达不满。其中,有一条微博要求所有央视工作人员被枪毙的微博,在当时获得了近两万的转发。先不谈这条微博本身是多么的极端和荒谬,这条微博的发布人,在当时仅仅12岁可及时年幼如斯,人云亦云的群众仍然可以在浪潮间无脑狂欢。而这种狂欢,情绪化的煽动,对于女权未来的导向,是致命的。

新媒体时代的到来让每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这也就导致那些“造谣者为38岁无业游民”“声称自己为博士的网络暴民实为砖窑厂劳工”这样的新闻出现。田园女权的出现,同样是因为一群根本不去在乎,不去理解何谓女权,而是一心煽动,纯粹出于博眼球,博利益的哗众取宠者当道,才会导致中国女性正常的权利诉求被妖魔化。

而如果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更多的Cherry事件再一次发生,这对于中国女权来说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对于中国女性来说,现在她们最迫切需要的,其实是一位“真正理解女权,真正能够带领女性正确争取权益”的领导者。女性需要一位真正的领袖,去组织真正理性和知性的人们,把田园女权踢出舞台中央。

道阻且长,这样一位精神领袖的出现,可以说是刻不容缓

因为舞台中央的人,正在逐渐让真正的女权主义在中国崩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