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迟到的道别

Standard

和前两年不同的是,今年不知是因为忙碌,还是因为浑浑噩噩,我竟然忘了撰写年度总结。一晃,就到了阳春三月(虽然窗外还是零下二三十度的鬼天气)。一会儿还要上课,所以…尽快的完成吧。

也不知该从何说起了。上半年几乎是处于一种行尸走肉的状态。第一次经历了这种极北之地的低温,加之胃肠的重疾和巨大的压力,每一分每一秒似乎都更加的接近崩溃的边缘。每日从床上醒来便伴随着剧烈的胃痛。进食后,消停几分钟不到又开始呕吐。压力稍微大上一点点,脸颊内侧就开始剧烈的疼痛。记得最最最黑暗的时候,就躺在床上几乎处于半昏迷的状态。紧紧的抱住被子或者枕头,忍耐着脸颊的剧痛,心里恐惧的默念着“不要死……不要死……快睡……睡过去到了白天就好了……”

于是终于熬到了4月份,预科不出所料的挂科重修。毕竟将近一半的时间我都在病假中度过。不知是哪里来的自信,我去参加了预科选考,强行的过了。随后便回到了国内。之后的时间一半左右就在医院和驾校里度过,剩下的时间则完全的耗在了新科和电脑里。出了很多乱七八糟的状况和事故,有时候闲下来内心充斥着空虚,有时候则忙碌的彻夜不眠。可能很多时候就是心无旁骛的盯着微博,哪怕发呆都不去做别的——为了等待一些最新的信息。身体同时也在努力地调养着。

站到了现在的位置又重新去看待那些过去的事情,只觉得相当的苦闷。“你总是那么努力,倾注了比任何人都多的爱意。但也正因你这巨大的爱意没有人可以回报,让你越来越累,最后承受不住了又自己坏掉。所以,去找寻一个能够回报你的爱意的足够强大的地方吧。”想起站长当年对我说过的话,现在其实又有了更多的想法。其实这就是一场不公平的交易而已,那时候的我卖自己的感情和情怀卖的太便宜了。最后自然是入不敷出力不从心,然后……

嘛。感慨万分的事情有许多。在这个大人的社会圈里待的稍微时间长一点,就会被同化。小孩子会觉得大人迂腐,守旧,见钱眼开。然而事实上,大人们在玩的不过是一个有钱人被更有钱的人束缚和统治的游戏。曾经会觉得情怀值钱,现在却明白情怀才是最无力的东西——当我们每个人都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一切情怀,最后却什么都得不到之后。

2015年新科拿了动漫官博影响力第五名。说实话我知道这东西不会再有第二次了。除非上头允许,否则我将不会再用官博去辟谣动漫下架,也不会再擅自的发表任何形式的个人言论,和任何会被各路媒体记者以“央视官方XXX”的标题发出来的言论。年纪越大,越成熟,便越发觉得自己以前走过的路是多么的危险和不安定。恐惧感渐渐的就压制住感性,转而用理性去思考问题。我知道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因为我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时候。但是万幸的是,想做的都做到了。在我不理智的时期好好的轻狂了一把,不后悔。

我……爱着这个圈子么?严格来说,我想不算。只是我从小到大,生活就只有ACG和轮滑。后来轮滑俱乐部的人工作的工作,结婚的结婚了。就留下一个还是小学生的我。于是,轮滑也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所以我的人生其实算是可悲的——因为除了ACG的一小部分之外,我不谙世事,不懂篮球或足球,不懂汽车或名牌,不懂LOL或DOTA,亦不懂些高深的理论或技术。在认识网络上的这个我之前,很多人都会认为我只是个没常识的死宅而已。究竟是我把我的青春都奉献给了这个圈子呢,还是说我的生活被困在了这个圈子呢……亦或是,我其实是活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呢?

下半年甩脱了些恼人的累赘,勉强治好了身体的顽疾。什么幽门螺旋杆菌一类的东西。真没想到这东西能把我折腾到那种地步。一步又一步的前行。认识了一些很厉害的人,开始向人生的又一个新阶段转变。我不再是一个有梦想的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觉悟——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要在这里立足,然后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为此我决定再一次成长起来。我开始尝试着了解那些背后的故事,开始了解那些我原本不乐意涉足的事情,开始准备着去看清一切。在对这个圈子里的大部分人彻底的失望之后,在被他们的不可理喻,无理取闹和自作聪明搅的焦头烂额之后,我决定去像那些真正在这个圈子里立足的强者们一样去看待事物。把所有的计划和想法都建立在目标的经济价值和可能性上。毕竟这是一个理性的世界,要做的像古美门一样的理性,然后利用感性去煽动那些想不明白的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因为有爱就可以了,人们不会有兴趣去仔细想为什么的。哪怕被骗了他们都不要去想——因为有爱在嘛。我不止一次的对这样荒谬的事情义愤填膺过。然而真正的商人利用这一点去赚钱。

然后我才发现所谓的情怀是需要资本的。只有变得更加的具有发言权,只有站在真正的制高点上,才有卖弄情怀的资本和能力——只有足够聪明,有权势,有经济实力,才能够看清整个大局——然后明白情怀究竟应该用在什么地方,而不是用情怀去支付本该支付的薪水,降低产品的质量。从这一点上来说,或许我还是爱着这里的——因为我希望自己能真正的帮助这个圈子,而不是“感情上我这样做对自己好”。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在忙碌之中进入了2016年。年初的时候还有个精神病人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身为北京网警志愿者,我很用心的把他的精神问题吓得更加严重了一些。嘛,这是后话,以后如果想说我再告诉你们,这个荒诞而无厘头的精神病人与两千万还有黑社会的故事。

今年是ACG产业的关键一年。有些东西将在这一年内一锤定音。——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今年这个圈子就要废了。但运气好的话,或许会诞生更多的可能性——一切就看这些大人们的造化,和大脑了。

我不信教,因为我觉得这些教派和他们的教义不过是一本古老的玄幻小说和它的同人粉丝团而已。这想法倒是挺偏执的。但是我却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个造物主存在,不过人类一定不知道它是谁——你见过哪个游戏里的角色知道他们在被电脑外面的生物控制着?

所以我在此祈祷,祈祷这个圈子的成长,祈祷这个圈子不会夭折——对于势单力薄和还在成长中的我,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再见,2015。看来战争要开始了。

 

One thought on “2015,迟到的道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