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暴力什么的

Standard

说实话我是相当相当的不想去揭自己的伤口。不过无所谓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再不说说这些事情恐怕就要彻彻底底的忘光了吧。

说到我为什么会被整的那么惨,大概说到底还是因为运气不好吧。从小就是个学渣,小学的成绩也是一塌糊涂。到了上初中的年纪算是什么学校都没法报的程度。于是只好去摇号上外校。也没摇中。默默的直升了。

紧接着就是噩梦不断。现在的记忆,说实话已经是相当的不清晰了。依稀能记得的部分,大概就是被人按在地上踹,被人用凳子殴打之类的。泡84洗抹布用的桶直接砸在我头上之类的,钱之类的东西之类的更是不知道被人抢过多少次。

那时候的我算是面目可憎么?大概算是吧。总是莫名其妙的拿起手机接电话,其实根本就没有人打进来,觉得自己是个秘密组织的成员之类的,张口闭口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话。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直到数年之后看了某动漫才知道。哦,原来是中二病啊。然而对于那时的同龄人来说,其实就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吧:妈的智障。

除了中二病之外,被欺负的原因大概还有一个就是老实吧。那时候的同学曾经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班主任跟我们说,你跟我们不是一类人,不会跟我们同流合污。在班主任的眼里我大概是一个不抽烟不喝酒上课不讲话不打闹,也不会放学以后在校外逗留或者群殴的孩子。至于那些别的学生所作的殴打老师赌博性骚扰看毛片之类的就更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不不不其实车该上还是要上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然而老师并没有保护学生的能力。倒不如说日子也同样是不好过才是。老师被学生威胁之类的事情时有发生不说,这些学生经常性的打架斗殴之类的,或者过分的玩笑把别的学生弄个伤残之类的也是家常便饭。那时候我是班级电脑的管理员。他们用电脑看毛片或者玩游戏的时候,我管了,可能就是挨一顿打,我不管,老师就会把我训一顿。就像是我被夹在了这些学生和老师之间一样,老师同样被夹在校长,校领导和学生中间。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然而事实上校园暴力什么的根本就是无法被遏制住的事情。原因在于它根本就不是单纯的暴力而已。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情。有一年夏天刚入秋的时候,25度吧。班上的流氓头头觉得热,就让我把风扇开大点。结果后面的几个女生就觉得冷,让我把风扇开的小一些。我看到有个生病的女生在那坐着,于是又把风扇关小。才刚刚要开小,流氓头头又叫嚷起来让我开大点,然后女生又开始叽叽喳喳的冲我发火。于是我也火了,就吼道:你们他妈别跟我说啊!你们跟他说啊!你们为什么不骂他只骂我啊又不是我要开的电风扇!

于是全场鸦雀无声。实际上就是无数个这样的故事组成了我的初中生活。什么校园暴力,根本就是人性罢了。人畏惧和崇拜着强权,因此不敢反抗,因此而恃强凌弱。将从更强的人那里受到的伤害,引起的愤恨发泄至更弱的人身上,以此类推,最后最惨的那个人就是我,就是其他学校里作为“出气筒”的底层角色。

之所以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跟我受到的教育大概也是息息相关。父亲教我玩耍与技能,母亲教我为人和学术。而母亲是一个学霸,一直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学霸,那个年代鲜有的大学生。在她的世界里并没有暴力与阴暗的东西存在。所以从小学开始她便禁止我任何形式的暴力。无论是对方先动手的,还是我在保护其他被欺负的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要我一打架,她就会用各种方式去惩罚去制止。于是到了初中,我不仅仅是不去打架,甚至已经失去了保护自己的能力。直到我被一个矮我一个头的人打的起不了身,我才明白我到底失去了什么重要的能力。而母亲,在当时,包括之后的许多年内都不相信校园暴力这种东西的存在。当我很多次跟她提起这些事的时候她都难以去相信。我当然理解,毕竟她的学生时代真是纯净如清泉。当然咯,理解归理解我还是很讨厌这种天真,乃至于我后来和很多学霸妹子都三观不合甚至闹崩,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些事情的影响。

欺辱和霸凌到了初三时变本加厉。就和这次这个春药事件发生在高三是一样的。那些地痞和废人知道自己已经考不上高中/大学了,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基本报废了,于是就开始报复社会了。一种很简单粗暴的想法开始留存于他们的脑海里:拉一个下水是一个,我上不了高中你们也别想。他们开始撕我的教材扔我的书摔我的本子砸我的文具,用一切方法去阻止我学习。于是我的一模考了300分(满分720)。

那之后的有一天晚上我望着窗外迷迷糊糊的。跟着了魔一样精神恍惚,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脚已经伸出了窗外,吓得我赶紧关上窗户逃回了床上。讽刺的事情就在这里——我知道自己如果去了职高或者中专,遇到的八成又是这样的一群人——再这样过三年,下一次我一定会跳下去。不进入好一点的高中的话,我会死。——把我从这种被欺凌的绝望中救出来的,是对于死亡的恐惧。

中考最后我考了将近540分。我本来以为自己当时会哭一场的,结果我却面无表情,感觉整个人都麻木了。上不了什么好的普通高中,父母把我送进了国际高中。现在想想的确是件好事。

要说这三年中所最让我恐惧的东西,着实不是肉体上的伤害。作为被欺凌的核心,加上中二病,几乎没有人会理会我,也没有人敢和我做朋友。每天去了学校上课,下课趴着睡一会儿然后又接着上课,然后又趴下睡觉,而后又上课。有时候去一天学校可能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于是我明明知道自己不会打除了魔兽世界之外的游戏,却还是凑了60元买了一套游戏道具和同学玩,明明知道自己会被欺负会被抢钱,却还是要每天放学以后跟那些人一起回家一起买零食吃,明明知道这样做没有用,却还是成为每一次班级集体活动的主策划。到头来被整个班级最看不起和孤立的人,竟然是这个班最有集体荣誉感为这个班级出力最多的人。讽刺的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最黑暗和最可怕的东西,明明就是被孤立和孤寂。杨永兴非得用电击才能遏制住那些孩子的网瘾,非得用剧烈的疼痛所制造出的恐惧才能遏制住孩子对于网络的依赖。网瘾什么的……说实话如果不是国际高中轻松一些,让我有时间沉溺于曾经的论坛之中,一路做到副站长,和那么多的人交流,可能我真的没有办法从初中所带来的阴影之中走出来。很多人沉溺于这里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只是因为对于这里的眷恋和寄托真的已经多与现实,从这里得到的爱与帮助也完全的多于现实。不是每个人都天生就希望活在网络上的。

校园暴力是多方原因整合在一起导致的结果。每个学校都有几千个孩子,制定一套校园法案无非也就是阻止了这些学生动粗。对我来说和对一些孩子来说最为恐惧的那份孤立感,根本就不是法律或者学校可以拯救的东西。那些孩子同样会处于绝望之中,那些糟糕的事情同样会接着发生,在我毕业以后我从新闻上也依然看到了学弟跳楼的消息……

但是后来啊,流氓一样的人不学无术变成了打工仔,承受不住压力的人早已选择死亡。走出阴影的人努力地读着大学,陷入泥潭的人早已锒铛入狱。我身边也曾经下过春药的别的城市的人,现在一样变成文质彬彬,遵纪守法的人。我也曾经算是半个自杀未遂,现在我一样过得很开心。说到底,在漫展上床单躶体的,把逸国是二次元鼻祖挂在嘴边的萌萌二刺源是小孩子,网络上跳得最高叫的最凶的是小孩子,不谙世事到处找麻烦的是小孩子,这次跳起来说被下药的妹子欠打的同样是一群小孩子。

这也是很公平的一点——每一个人在成人之前的童年都有可能会是歪七扭八的,但是想要变的正直或者强大,只要你想就一定能做到。我不相信人在小孩子的时期,那种本质上的恶能被改变。但是成人的恶意和绝望一定可以被自己所遏制。如果遏制不住或者不去遏制呢?没关系,未成年人保护法已经保不了你了。

今天也是很美好的一天。

One thought on “校园暴力什么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