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yway……

Standard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就已经过去了三四年了……

这也许只是一篇单纯的回忆录,也许是因为今夜的心情不好,也因为真的已经遗忘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迷茫之后又是迷茫,我觉得我需要找一找过去的那个人………………

(一)

2012年10月21日。一个星期之前,我又一次搞砸了。回到孤身一人的状态以后,默默的坐在操场上发呆,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怎么了,小伙?”一个同样为宅的隔壁班同学遇到了坐在操场上的我。大概的跟他说了说我遇到的麻烦。“去网上找找归宿吧,这样会好受一点。”那家伙拍了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

然后我便开始搜索动漫群。一个群一个群的加。有的在讨论些很偏执的东西,有些在策划着萌战的准备,有些则完全已经是成年人的世界,讨论着些我完全不懂的生活日常。几经周折,发现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地。最后,一周后的那天,我从一个UP主的视频之中找到了那个论坛。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在群里聊天,说话。然后尝试着去发帖,去和人交流。那时候的我没看过多少番(虽然现在也没有),最熟悉的东西也只有魔兽世界(然而打的并不好)。但我想说话,想多去做一些事情。于是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把学校里的有趣的事情全部都积攒下来,放学回家后便打开电脑,把这些事情发到上面去。

于是翻着过去的那些帖子,几年来的回忆渐渐的又清晰起来。那会儿的自己完全的依赖于这个论坛的群,和那些最熟悉的陌生人一起聊天,一起无节操的闹,对我来说似乎是最幸福的事情。如果没有之后的那个意外出现的话,恐怕我会如另外一万个这样经历的人一样逐渐的堕落成自闭的网瘾死宅吧。

(二)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妹子要去加拿大了,和他分手。只知道她在哪个城市,却不知道她在哪个学校。然后他就不假思索的追到加拿大去了,而且他爸还支持他。这样疯狂的事情莫名其妙的发生了。身为小说区版主的这家伙处理好了一切——除了这个论坛的事情。“那就交给你啦~”对我发出了这句话,他便登上了前往加拿大的航班。

一个动漫论坛,并不是资源向的也没有汉化组,不难想象小说区这种东西只是死水一滩。但当时对这个论坛有着强烈的感情的我,还是接下了这个工作。修改版规,重新制作分栏,推出新活动。不知道是的确有着这样的天赋还是我的确很努力,事情比我想象中还要更加顺利的进行着。举办活动意味着要和大量的人群进行交流,也意味着一个原本带有PTSD的心理问题熊孩子不可能一帆风顺,也一定会被改变。

写活动忙到半夜三点钟,每天除了上学就是论坛,所有的精力几乎全为了论坛而花费。换来的是小说区的疯狂成长。区块第一,日流量第一,论坛第一。用尽全力的去元气满满,去煽动会员的热情。该怎么说呢,当时的自己可能真的每天都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三)

2013年2月11日。3000贴达成。换言之,在四个月的时间里,我大概每天会发布25贴左右。仿造SCP搞了个怪物大图鉴吸引大家来写图鉴,又成立了个文学组进行工作。翻唱组的成员,文学组的组长,小说区的版主,广播站的站长。把时间全部都花到论坛上的我在那段时间里努力的去涉及各个领域。可能也因此得到了常人得不到的锻炼。

后来出了一件事。和大多数论坛都会发生的情况一样,新老用户的冲突,管理层之间的冲突。总之论坛的流量大减。于是我们为了鼓舞众人连续开了七天七夜的歌会,才勉勉强强的把流量拉回来一点。到了最后一天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嗓子已经哑的说不出话了。依然记得那时的自己似乎只是强迫自己去忙碌——尽管如此,我还是没能逃脱心中的那份隐隐的不安。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都没有了生气。我开始去写小说,制作游戏,研究各种与小说区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世代更替,版主因为毕业工作或者时间不足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年仅16岁的我,在这样的局面中连续替某领导写了两个月的评定。于是到了第三个月老大终于觉得蛋疼无比,我正式晋升为五个区的版主总管。依然是老套路,上台后各种改革,重新制定区块规则,招聘新版主之类的事情。但和一年前那个家伙相比,这个版主总管在似乎又多了些什么东西。

(四)

很长很长的苦闷时期。站长说了要对论坛进行一次彻底的改造,但是需要时间。我们就像是战场上孤立无援的兵团一样努力地战斗,等待着援兵的到来。

——然而援军并没有来。

我在我最熟悉的那个小说区里提笔,用相当幼稚和满是语法错误的英语写下:“你说过你会回来,你会让这里恢复如初。然而你的所作所为却是一场赌博。你若输了,你依然可以保留你的荣光,你依然可以卷土重来。删去一切,重头开始。然而你却让我们这些士兵在这长久的冷战中失去了家园。”

逐渐的我变得寡言少语。不再卖萌了。时间缓慢的流逝,规矩已经无法约束住版主。绞尽脑汁想出的活动却已经连参加的会员都没有了。我们就像是一群被抛弃了的人一样默默的在空荡荡的论坛里每天如幽灵一般晃悠。由于心智的成长和逐渐恢复,从PTSD中走出来的我逐渐的能够在三次元吃的开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我与这个论坛有了距离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成为了副站长。全论坛所剩无几的资格比较老,也是全论坛最为努力的。最主要的是,也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干活了。站长早就已经失踪了。

浑浑噩噩之中我迎来了一次机遇。几个老人的突然回归让论坛流量暴增。事实上,这次机会我抓住了。论坛复活了,从版主到会员全都复活了。那时候的我简直是欣喜若狂的。加上新鲜血液的来临,本来这个论坛应该能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然后,它就被某公司的攻击所杀害了。万念俱灰的我精神几乎崩溃。这次攻击不仅仅导致了重生的论坛的倒下,甚至连重生之前的那点可怜流量都已经没有了。

那之后的两三个月里,我陷入了低迷和沉默中。于此同时,我开始对这个行业内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感到不理解,也感到不平。然而每一个帖子发出去,得到的都是一些毫无生气的附和。我觉得我和这个论坛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出国之后的某日我终于无法承受多方面的压力,爆发了。疯狂的撕逼之后,我和这个论坛以一种最不好,但却最常见的方式离开了。

(五)

于是又是一年过去了。离开论坛的第二天我便加入了新科。一年之后的暑假我回到了家里。思考了很久,我点开了那个论坛。如我所料的已经没了一点点的生气。我在那个论坛里写下了如下的一段话:

想写些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回国了,出机舱的时候几乎快要哭出来。乌烟瘴气,高楼林立,街头人流攒动,找不到安静的感觉——这他妈才是人住的地方。比某国那虚伪的美景后所潜藏的堕落,兽性和愚昧好得多。

离开这里后,我一如既往的给站长审核视频,一如既往的和那几个人打着魔兽,现在也一如既往的成天混在一起。对我来说,离开这里甚至没有什么变化,至多也就是少了一个包袱。离开前我还有点担心,如果恐吓我的某人真的如她所言寄了一块刀片到我家里,父母会不会被吓到。可惜看了一眼这个人已经连论坛都退了。这次回国桌子上所摆放的也不过是几封同事的明信片。

离开许久后有人找我说,让我回来。我说这里还有恨着我的人呢。也有人来找我说,我是因为你才入宅,谢谢你。我说,我是因为你们才没脱宅。也有人来对我说,我是因为你才沉迷网络,现在我也要以你而做个了断。我想,怪我咯。离开后我去了别的地方散心。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猪差,还没工资拿。

一路走来,觉得自己几乎已经脱宅。原本只是单纯的期盼着能找回这里的自己,然而却走到了更远的地方,再也没能回来。站的更高了,看到的东西更多了,心境也不一样了。然而我却再也找不回两年前的那份快乐。说不定已经再也不可能找回那一切。

我讨不讨厌宅圈?当然讨厌,每天被成百上千个没有智商和素质的人谩骂着前行,我们打心底里就没有对这个圈子感到喜爱。然而我们却依然在向前爬着。人不会变,都是自私的东西,只要与自己的利益挂钩,那么牺牲他什么部分都是错的,只要和自己无关,怎样鄙夷和谩骂都无所谓。

但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的愚昧和卑劣。但这个圈子需要一个未来。这个论坛也是。如果再没有人做垫脚石,这个圈子,也就这样了。我们痛恨着这一切,痛恨着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到头来居然是贡献给这么一帮人铺路。但他们骂着,我们做着,这就足够了。哪怕最后失败了,我们也可以骄傲的说,和你们这些只会张着嘴逼逼的人相比,我们至少还是失败者。而你们,连败者的名号都不配。
……为什么今天要来这里,说些听不懂的话?
想要再一次发展这里,短时间是不可能了。我大概已经查出了去年这个论坛在它突然崛起的时候倒下的原因。这里的倒下绝非偶然,而是人为。这个圈子的腐败与堕落绝非偶然,依然是人为。发现真相的时候我很开心。居然引起了这样一个公司的注意,竟然让这些人害怕了,让这些人开始打压这个论坛了。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但是这个仇,我总有一天要报。

我走了。

(六)

离开论坛之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点一下看看,看到那副死寂的模样。心中曾有过“这就是你们把我赶走的结果?”的想法。不知道是在质问还是在嘲笑。但是也同样会有一种悲伤的感觉。

后来渐渐地不再去想起这里的事情,直到写简历的时候才会记得还有这么个论坛。直到今晚,心情很不好的时候,才又一次的想起这里。点开近40页的帖子,一个一个的翻过去。最后,看到那个三年前的自己,所发的帖子:

"每天回家以后打开电脑,看见这个橙黄色的界面,主页上的各种帖子,消息栏里那不多但是却几乎每天都有的消息,还有听见QQ一打开那各个大群接连不停发出的滴滴声,自己就会有一种很安心和快乐的感觉。真的是很喜欢这样的归属感呢,无论身处何方,都总是有着一群志同道合的家伙们和我在一起,虽素未谋面但却能心连在一起,虽然有时候会有争吵,但是却很快的能够再度的站在一起,虽然年龄性别家境不同,但却能够抛弃这一切三次元的枷锁去展现最虚幻但也是最真实的一面,和这里的家伙们共同的在这里交流着自己心中的美好梦想,虽然有的不切实际,但却依然会被人支持或鼓励,有时甚至真的创造出了这样那样的奇迹……"

不知为何,眼角有泪划过。

致那段最快乐的时光,致那场激动人心的作战,致我错过的最爱的人,致我伤害的错误的恋人,致我所守护的,逝去的一切,致那只无论什么时候都努力着的疯狂兔子。

致那份再也找不回来的青春。

One thought on “Anyway……

  1. D-Tenma

    嘛~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时过境迁,人都在成长,以学生为基数的论坛毕竟不会长远,一毕业就完蛋了~三次元忙起来谁还会去关注这些呢?人,作为感情动物,受到最深的伤害往往来自自己所热爱的事物。累了就放放
    有时间喝两杯,如果你还过来的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