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

Standard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是另外一个世界发生的故事,如有雷同?瞎想什么呢,别没事就想搞个大新闻。

“爸……”儿子坐在我的床边,握着我插着吊针的手。

“儿啊……爹这一生,过得很开心。该看到的,该见识到的,都已经看过见识过了。但只有一件事……爹这一辈子都难以释怀啊……”

“是什么呀,爸?”儿子问道。

“来,爸给你讲个故事………………”

 

我很小的时候啊,每天都在这个村子里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吃的呢,也是些不错的东西。可渐渐的呢,我发现这些食物都不让吃了。为什么呢?听我的爸爸说啊,我们平时吃的这些东西啊,都是外面村子的东西。村里人呢,知道外面的东西好,就出去别的村偷了过来,再低价卖给我们。但村委会觉得这些外来的东西不一定都健康,有的对小孩子的身体不好,就决定成立一个管理会,由正式的渠道进购这些好吃的东西。

可这办法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村里的人打击了好几次,刚捣毁了这个贼窝,那个贼窝又冒出来了。说来可笑,偷也是一项技术活。外面村儿的食物啊,香,但也不对本地人的胃口,需要特制的调料才能搞出好吃的东西。然后呀,就有了一群又一群专业的贼,专门开“试吃商店”。偷来的这些好吃的东西呀,都不要钱,大家都可以免费吃——但是一定要打一个口头协议:“这东西我就是用来给你们试吃的,你们只许尝一尝,不许带回家。”实际上就算我们带回了家,也没有人管。这就让大家又能继续方便的吃些好吃的东西了,还是免费的呢。那个年代,做这些菜的人都是自发组织的,所以这些菜的名字被人叫做“自募煮”。

后来啊,村里有钱了,这东西呢也管的严了。越来越多的菜都不让吃了。我呢,那时候也正是年轻的年纪。年轻气盛,觉得大人做什么都是不对的,都是为了自己。觉得不仅仅是这个审核委员会有毛病,别的地方也全都是毛病。但稍大一些后,我就发现,其实村长他们还是很厉害的,能够把这个村子管理的风调雨顺。但是我还是不理解,审核委员会到底有什么用?

有时候啊,委员会觉得那些外村的菜太油了,村里的孩子吃多了容易胖,对身体不好。可是呢,我们村儿有的菜也做得油乎乎的啊。有的时候说啊,村外的食物有的都是生的,上面还带血呢,太不卫生了。可是我们村儿也有活宰脚盆鸡之类的知名菜色呀。有时候委员会会很无奈的说:“我们这样也是为了让村里的厨子有活儿干啊。”可村里的厨子,做菜要么难吃,要么就直接把外面村子的菜谱偷回来依葫芦画瓢的做了。难得有那么两道好吃的菜,却又给做成了“自募煮”,被别家偷了去免费送人,弄得这些厨子也挣不了几个钱了。后来吧,好不容易把自募煮打压的差不多了,村里开始允许那些有钱的饭馆请外面的厨子来村里做饭。可是好景不长啊,那村儿外的厨子一做了啥委员会觉得不合适的菜,就给强行遣回去了。那厨子心里不开心不说,村儿里的餐馆也是一家接着一家的亏本儿啊。这都是造孽的事儿啊。

然而年轻的我却一直坚信着,这是大人的想法,一定有它的道理。于是我便努力的钻研着,钻研着,相信自己有一天一定能找到一个理由,一个委员会存在的理由。我开始周游世界,踏上了求学的道路……

“后来呢?”儿子问。

“后来啊……我认识了你妈,又有了你……你又认识了你老婆,有了我孙子……然后,就到了今天。”

“那您知道它到底有什么用了么?”

“唉……”我叹了口气,“还是我修为太浅啊……你说,这没保护好自己村儿的人,也伤了外面的人,还天天要被人骂,连祖坟儿都给人刨了,可这委员会却依然乐此不疲的做到现在……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我啊,至今也不明白啊。”

“……”儿子陷入了沉思。

“唉……儿啊……”我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我感觉自己的力量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以后……要是你知道到底为啥了,一定要写信烧给我……也算是了了我心中一个疙瘩呀……”

我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