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Standard

最近也算是刚刚忙完,回来休息一段。说实话比去年少了不少实感,也没有特别的期待,只是想着放松一下。

该怎么说呢,看的越多也就越有了很多自己的想法。这一年来也是渐渐的缩小了新科的存在感。顾虑太多,变数太大,某种意义上新科娘如果再进一步提升知名度,对新科或许并不再是好事了。归根结底是公家的人,也不能太任性。

看了越来越多的事情,只觉得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浮躁与烦躁感。又是玉林狗肉节,圣母依旧圣母,撕逼依然要撕,撕完了该买狗的买狗,该吃狗的吃狗,该出来为狗伸冤(同时晒两张自己的自拍)的各种人依然会跳出来。然后节日一过大家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该干啥干啥了。

曾经还是挺据理力争的试图去抨击或者反抗那些边缘化的低智人群,现在也逐渐是没了兴致。各种歧视,什么性别的种族的地域的。说白了都是一群自大的人而已——无论是歧视的人还是反歧视的人,归根结底就是一丘之貉罢了。人类这么复杂的生物,连好坏对错都复杂到难以轻易定夺,你们有何德何能,把人的优劣,好坏,权利平等与否之类的东西,仅仅用种族或者性别就去区分了?

我见过也受到过所谓的歧视,因为我们几个人是中国人,所以预科时集体被教授给了离分数线仅差1分的成绩。我也见到过有的黑人,在街上寻性滋事后对警察说:“他种族歧视我”。警察连个屁都不敢放,挥挥手就这么放人走了。我也听过日本严打电车痴汉后有女性对着无辜男性敲竹杠的事例。强不代表着恶贯满盈,弱更不意味着就纯洁无暇。倒不如说越来越多的事例告诉我,现在的人,弱的越来越会我弱我有理,强的越来越低调收敛。越来越多的事例告诉我,人不是跟一个女人或者黑人过不去,而是跟一个性格有问题或者自身弱小的人过不去。有的人你给他再多的权利他还是用一样的态度去待人接物,可有的人哪怕受尽歧视和鄙夷,他却还是能在自己所拥有的那一小部分权利里行凶作恶折腾人。

归根结底,谁的事都不如自己的事重要。那些带着偏见去看人的智障,不会去看那些反偏见的文章。那些不喑世事的人,你再怎么跟他解释利弊,他下次还是只看他所认为的那狭隘的对错。如果自己变强了,成长起来了,那么这些人也不会成为你的绊脚石。因为能力越强,选择就越多。

真的有实力的人在一个环境中待不下去,他只需要换一个就可以改变现状。

我在网上认识的某个女孩子,生活在很多女权主义者所义愤填膺的封建旧社会农村里。迂腐的观念和歧视女性的情况比比皆是,可她就是努力的学了个好成绩出了村,明明不缺钱却还是在城里的学校半工半读,同时学习为人处世,最近这两年,她过得比我认识她的时候要更加的自由和开心,也很受人欢迎和喜爱,在工作岗位上她也一直处于领导者的位置。她没有选择在微博上发个帖子去抨击社会不公或者成为女权斗士,她没有改变也不愿意去改变那个小村子里几百个迂腐的人。她所做的只是去改变她自己而已。

同样,那个教授歧视中国人,把我们整的很惨之后,我们也没有跑去做什么种族小卫士,我们去找了我们学校的领导,跟她谈了这件事。现在这个教授已经被调离了岗位去做其他文职去了。我们也没有改变加拿大多少个歧视国人的白人港灿CBC之类的鬼,我们报个仇就好了。

天天喊那些口号,抨击什么并没有什么用。真正有用的,是更有能力的自己和被咬了知道怎么咬回去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