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万,费玉污,海贼柯南下架事件,谣言与辟谣,改变一切的传媒之力

Standard

http://news.sina.com.cn/c/2016-01-18/doc-ifxnqriy3051490.shtml 今天看到了这样的新闻。再加上突然火起来的污妖王费玉污,作为今天的两个范例。

一直以来人们总是太高估传媒工作者,尤其是央视。他们总是会幻想一介电视台,一群扛着摄像机拿着纸笔的人可以受理上访,处理暴动,修改宪法,甚至定夺生死。一直以来人们总是太低估传媒的力量,可只是录录节目,写写东西,就会在有意或无意之中扭转局势,改变真相,甚至改变世界。

传媒真正的可怕之处,不在于那些明面上的报道者与录制者,而在于背后的那些操纵者与蝴蝶效应。那么究竟什么是媒体中的蝴蝶效应,谁才是媒体系统中最为强大的力量?是那些操纵者么?还是……

85万事件:谁是媒体中的最强者

85万事件我在微博上已经说得够多的了,现在我想说的是开头的那篇新闻。

“三家记者站的三个记者因为在武威采访时同时打配合,涉嫌敲诈政府和个人”

如果这几个记者真的是因为敲诈而被捕的,那么背后潜藏的信息量将是相当的巨大,并且我也觉得这是相当优秀的一次善后处理。

如果是“敲诈”,那么指的无非就是那85万。问题在于,一群记者有必要为了一个家属来费尽心思大做文章么?家属拿到这么多,他们又拿不到一分钱……哦等等,如果他们拿得到呢?

那么这一系列报道可就不是那么单纯的报道了,而是一次幕后组织的集体敲诈行动。当然这只是猜想,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真相。但我们姑且先按照新闻上给出的情报下走。一开始,这几名记者可能只是为了敲诈而编出了这些新闻。心里想的可能是,小地方嘛,这种事情就算爆出来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我们这地方的人本来就是这么想的,人情最重要,人命关天呢。这女娃子是死在那超市里的,这超市不出点血,对不起乡亲们吧?

然而他们没意识到的是,这事儿莫名其妙的就红了。当跳出那个村子的时候,他们的这种种报道就都显得可笑和无厘头,除了大家平时一直在谩骂的“圣母婊”之外,所有人都把枪口对准了这些无良记者和家属。

然后这时候,应该怎么处理呢?一般人的想法肯定是,把他们抓了不说,还得把那85万拿回来吧。不行。我之前在微博上的文章也提到了,穷山恶水出刁民。对于这些低文化水平的民众来说,这就是一条死在超市手里的“无辜”人命,超市伤害了村里的村民情,伤害了村里的“淳朴民风”。所以他们一定要付出代价。当然超市应该拿回那85万,可是如果拿回去了,别说是生意,恐怕那一家子以后在村里要受到无尽的白眼和歧视。这对于生意人来说将是毁灭性的打击——由暴民自发组成的“处刑队”,不是抹杀他们的生命,而是他们的生活。警察和官方不可能为了这一家人的生计天天派几个人来保护这一家子或者逼着别的村民对他们好来他们这买东西。

well,既然我们救不了这一家人,并不意味着我们打不死始作俑者。抓住这几个人,重刑伺候。以后谁再捏造这样的事情,跟他们是一个下场。这样总能救下下一家被这样敲诈的人。

从整体来说,这样的无良媒体其实很多,但是大众舆论也一年比一年优秀和聪明。渐渐的医闹不再永远是医生的错,官府压榨村民也会发现村民是有罪的,还有今天被逮捕的这些记者,都是依靠了大众舆论效应的关注和争辩才得来的结果。

所以最强大的媒体究竟在何处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最强大的媒体,正是我们自己。大众舆论,就是最强大的媒体。其实这么说有点奇怪,因为这是有个因果关系在里面的。因为有了一些媒体发布出信息,大众才能根据这信息产生舆论效应。但从结果上来说,大众的舆论效应才是最强大的。这就像是大部分法院审理中都会参考“这件事对于大众社会的影响”一样。如果一个杀人犯手段残忍,动机扭曲,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强烈不满,那么就算嫌疑犯主动自首,法官也会将舆论效应考虑在内。又比如很多年前一位老妇杀了自己不孝的贩毒儿子,最后全小区居民签字请求赦免老人,法院同样将舆论考虑在内,最后给出了有期徒刑缓刑的判决。大部分的事情最后都是要根据舆论来做判断的。社会效应也好,市场需求也好,民意调查也好……大部分时候大部分人在说什么其实是很重要的。

那么反过来讲——既然这么多的事情都被舆论效应所决定,那么反过来变相的操纵舆论的话……?

舆论再聪明毕竟还是很难统一和稳定的东西。设想一下,人们的三观越来越正了,也越来越聪明了,那些煽动者都已经不被信任和接受了。那么这个时候,稍微变化一下操纵的形式,又会怎么样呢? 比如,恩……比如A圈子和B圈子有纠纷。如果说我在A圈煽动A们,在B圈煽动B们,并不奏效的话——那么我在A圈子当一个恶劣无德的B,在B圈子当一个无德无耻的A。那么是不是我都不用煽动,双方的战火就被点燃了呢?再简单一点,就是通俗意义上的钓鱼。只不过这种钓鱼不是直钩或是弯钩,而是打一开始就是一张渔网,打算让所有人在不知不觉中都落入这张网里。

舆论这把武器的可怕之处可不仅仅在于它的强大,更是在于它可以被任何一个聪明的人握在手里。天知道会因此造成怎样的梦魇……

 

那么舆论是最为强力的武器,那么媒体对于舆论的改变究竟能有多大呢?以费玉污为代表,我们来谈一谈媒体所蕴含的无限可能性。主要也是因为正好想到费玉污这个事了(恩其实我今天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费玉污笑话集。。。。。。。。。。)

为什么费玉污突然的火起来了呢?媒体的再加工的强力之处就体现在这里了。

费玉污:视角,后期加工,反差,媒体的时效性与新的可能性

这一段其实不用写太长。为什么费玉污突然这么红?

ACG圈子里经常说反差萌反差萌之类的。污妖王同学可能不算“萌”,不过这反差可真是大到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谁能想到,那位站在舞台上声音清亮,吟唱着“雪花飘飘~~~”的温柔男子,背后居然是那位站在舞台上声音猥琐,淫荡的“嘿嘿嘿嘿~~~~~”的OLD HENTAI?一时间的反差一下子就给人一种形象崩坏的感觉。所以本该远离人们视线的费玉清突然又迎来了“第二春”——well,各种意义上的春。

上课的时候我们老师经常对我们说一句话:“all media have bias.” 所有的媒体都是带有个人偏见的。其实这话一点都没错,而且是合理的。一篇报道总是由人写出来的,一个记者去现场采访自然只能看到他能看到的东西。加上他的生活环境,他的教育水平,他能够看到的想到的也就只有他那一部分。有时候可能是整个事件来龙去脉的90%,有时可能是50%,有时甚至可能就只是10%。这就是视角的区别。再精明的记者,也难免会忽略一些真相。况且,真相往往就是有两面性的,也许根本就可以从两个方面去思考。那么写一篇中立文实在是没有噱头和意义可言的情况下,自然就会夹杂个人想法。这就是偏见和“新闻的误差”。

费玉污的误差,就在于他没有被人发掘出的那一面。当然,光污是不够的。时代的转变固然也十分重要。想想十年前,如果费玉清的这一面暴露了,在大陆恐怕根本无法被人接受。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倒不如说,现在这一面的费玉清反而更为大众所乐道了。哈哈,毕竟黄段子这种东西在上流中流下流社会中都是永恒不变的经典~

接下来就是舆论在媒体的影响下产生的衍生物了——梗和恶搞。嘿嘿嘿也好,费玉污也好,这些称号,梗,在人与人之间迅速传播。【这种传播形式,在传媒学上被称之为“模因”(MEMES)。】类似的东西还有霸王duangduangdaung,王司徒与诸葛村夫之类的。

 

接下来是我都不知道谈了多少次的海贼柯南事件。

海贼柯南下架事件:传媒中的蝴蝶效应

不谈详细的内容了,总之一言以蔽之:就是个谣言。

当时文化部开始了净网行动,不仅仅是这个最大的海贼柯南的谣言,还有很多其他的动漫下架的谣言。一部分始作俑者的目的一开始只是为了博眼球,刷转发量。后来呢,事情朝着不可预期的方向转变了——

那段时间我在群里看各大视频网站的工作人员简直要疯了。面对各个方向送来的这些下架新闻,根本就摸不着头脑。真正的下架通知混在了一大堆小道消息里。等到官方来检查的时候,被查到就惨了。所以问题来了:到底是下架,还是不下架?人心惶惶,当时根本没有人能够站出来提供一个确切的消息。有人不停的刷新着信息,说出了各种下架n内容的变化等等。到最后甚至有部分网站真的已经开始讨论是否要下架部分动漫了。

这就是媒体所带来的蝴蝶效应。一个谣言的诞生往往只需要几分钟时间,造谣者的目的各不相同。然而每一个信息的诞生都伴随着相应的变化,世界就像是由无数个信息齿轮组成的一样,一个齿轮的转动势必影响另一个。女性受到伤害的新闻多了,自然就引起了女权的大讨论;同性恋正负面新闻多了,自然也就影响到了同性恋合法与否的讨论。然而在特定情况下这是会有相当糟糕的负面作用的。比如某年的一个谣言,紫菜可以预防H1N1,本地的紫菜价格迅速的就被哄抬了。潜移默化之中,媒体对商业,文化,教育,甚至是政治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而有时候,这些幕后黑手却根本没有预见到自己的一篇谣言竟然会顺带着改变这么多东西。用中二一点的说法就是,改变了一根世界线。

结尾顺带着再谈一谈为什么辟谣总是这么难。前两天重温《罪案第六感》的时候,皮尔斯提到了脑内对于负面信息的接受程度大于正面。我现在懒得去翻是哪一集,不过我找到了相应的另一篇文献。

引用文献:丹枫白鹭(2013年)《为什么我们总是对负面消息特别感兴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bc2d50102e3ri.html

所以说,人对于负面信息的接受能力是相当的强烈的,然而对于正面信息的接受能力却弱的多。这也是为什么江宁公安在线批了多少次的谣言总是有人相信,为什么新科娘背了这么多年的锅还是会有人跳出来往上砸。

Conclusion

传媒是能够改变世界的东西。潜移默化之中,传媒的载体变得愈发强大。从最早的口口相传,到后来的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现在有了网络。信息量的传递愈发的庞大,最终导致了谣言和混乱的成长。媒体的所作所为渐渐的已经开始影响到大众对于真相的了解和判断。最近很多东西都在变,迅速的变化着。环球时报的那位小编,是一种象征;缺德社,则是另一种象征;而人民日报与新华社在快播事件上的分歧,则跟是一种象征。渐渐的,与正义、邪恶、政治立场、权力大小都无关的,仅仅与真相有关的战争,默默的在社交媒体中打响了。

想必这战争在未来只会更加的庞大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