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圈的?惊人内幕?

Standard

今天看到了知乎上的这么一条回答。“燃烧灵魂的罪恶”“肉偿摄影”。我们几个人看见了,只是有一种轻描淡写的感觉。说实话,这样的内幕,真的不算什么内幕。与其说这是ACG圈的病态,倒不如说这是人类的病态。我对ACG圈的确在逐渐的失去热情,可我认为,让我在失去热情的,可不是什么阴谋论……

我们常常会说到这么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有两个行当最为古老。卖淫和杀人。”不知始作俑者是谁,我最初是在陆小凤里看到了这么一句。原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例证去证明这一点。可前段时间上课,倒是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

一个经济学家想教一群猴子用硬币。他们从一群猴子里单独挑了几只出来……结果猴子学会了卖淫。http://www.hxlsw.com/history/ysqw/qiwenqushi/2012/0620/71633_2.html 详情请看这篇国内的报道。

当时不禁感叹,这行当可能真的是早在猿人时期就出现了。ACG亚文化产业链,一个诞生于性开放的日本的产业,一个色情同人本小黄漫占据了重要部分的亚文化圈。在这样的一个产业中,如果没有色情产业的存在,那才真的是令人奇怪。

无论是为了出名还是为了虚荣,未成年人拍摄各种写真,主动和摄影师提出肉偿的事情,其实早在2010年前后我就在微博上有所耳闻了。那时似乎是一个13岁的女孩,为了拍写真与数个摄影师发生关系最后被曝光的故事。那时候这件事在圈内反响很大,如今已经过去了快7年。可类似的事件确实是源源不断。有很多喜欢幼女的变态摄影师,也有性格顽劣被虚荣冲昏头脑的恶劣幼女,也同样存在一些不谙世事结果被害的无知幼女。原因也有很多,可能是有灰色地带的人物在背后组织了这么一个产业,可能是有些家境一般的coser想要高质量的贴图。但总的来说,核心词就是欲望。至少我个人觉得,无论是涉猎幼女的变态摄影,还是鬼迷心窍的卖身萝莉,抑或是以此牟利的投机商人,没一个看着顺眼的。

如果说在我心目中这个产业有什么黑幕的话,可能放在社会上也真的算不了什么。这是个近几年新兴的产业,的确有几家国内互联网龙头大佬在里面搅和,可和这些大佬干了几十年的老本行相比,在ACG圈子里耍的手段可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万变不离其宗的,无非也就是舆论引导,法律漏洞一类的东西。

之所以对这个产业逐渐的失去热情,可能更多的是因为这个产业的不成熟与无理取闹。偶尔在群里能看到不少行内人的抱怨。可能一家ACG领域内公司的工资只有正常企业的三分之二,可由于情怀的关系他们总是能招到那么一批人。所以工资也就永远停滞在那么一个点上。可能这家大公司无耻到把第三方报销给员工的车马费收缴充公。可能那家公司的投资人满脑子的发展大计,KPI几倍几倍的往上加,达不到就扣工资降职——说的好像他们自己来干就能成功一样。

就像是炒房一样,ACG领域在这几年被各家媒体吹捧到了火的不行的地步。什么互联网思维,大IP战略,“二次元”和他们一样,成为了所谓的火热IP。有脑子的没脑子的,各种投资人全跟赶着投胎一样的往里跳。殊不知他们早就已经玩儿脱了。受众为14-20岁,经济多半不独立/收入不稳定。国内版权条例不完善,做出来的东西动不动就被剽窃,法律争权夺不回来还得天天上微博撕逼保证舆论优势,做海外吧……日本的ACG这几年下滑的又不是一星半点,马上奥运会又要打压一批擦边球产品。一部月入十亿的《阴阳师》让多少投资商眼红,殊不知这样的产品每年得有几千万个。上个我认识的做手游的现在已经改行去卖轮胎了,跟我说“不知道比他妈做手游多挣多少倍。”然而遗憾的是,一万个失败改行卖煎饼果子的手游投资人,都不会让还深陷其中的投资商们在阴阳师的梦里醒来。

夏洛克里有这么一句台词:对我来说案子一端是迷还好,如果两头都是迷那就没意思了。

对我来说大概就是,对我来说这产业的用户操蛋我还能勉强扛得住,公司和用户一起操蛋,那就真没意思了。

睡觉。要开始好好做学生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