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七八年前,那今生唯一有过的自杀未遂

Standard

和我走的比较近的人们,或多或少都听我讲过,那段我曾一直不愿提起的往事。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轻生念头,但我想也应该是最后一个。随着年龄的成长,和对各类事务的种种接触,每一次回首再看这件事情,都会有新的感慨。那么就让我将这个故事分为三段,细细的为大家道来吧。希望能让读到它的人有所感悟——或是重燃希望。

(一)

小学毕业。在班上是名副其实的吊车尾。总共五十多个人,一般的同学在班上拿到个二十多名就可能会挨骂了,我能进前三十父母就已经感恩戴德。班上的同学叫我导演,因为我每一次晚会都会撰写剧本,排练。学校每一年的创造之星奖项,基本上我每年都是稳拿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在被所有的初中都拒绝了一遍之后,我不得不前往直升的初中上学。

一开始,也只是单纯的在担心学习问题。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班上有的学生开始欺负别的学生,我也是其中之一。小学的时候,我经常打架。母亲对我的教育十分严苛,禁止我用任何形式的暴力。无论我是在保护朋友,保护女生不被欺负,还是我被人打了再还手。无论什么样的原因,我都会被训斥,惩罚。“为什么不能找老师去解决问题呢?”“为什么你非要用暴力解决问题呢?”“算了吧,你电脑也别想玩了,零食也别想吃了,打架去吧。”

经过母亲四五年的努力,我最终还是屈服了。再也不打架,遇到情况乖乖找老师。然后就过了三四年,进入了初中。我还是一样去遵守母亲的要求,被欺负了就乖乖去和老师求救,被人打了就和别人讲道理。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去告状还是和打我的人谈,好像最后都会被打的更惨。我开始迷茫了,到底为什么?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直到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决定反抗。然而这反抗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已经四年没有打过架,连怎么握拳都已经不知道了。直到我被一个矮我一个头的人抡飞出去两米远,摔倒在一堆倒下的桌子中的时候,我放弃了。我恨这个学校,恨我的母亲,也恨老师,恨这个不讲道理的世界。

校风的紊乱带来了很多麻烦。几个体育生和小混混成了主导这个班级的人。什么班长学委,说话基本不如一个混混吼一嗓子管用。

我清楚的记得某个盛夏,班里有个女孩子生病了,趴在桌子上。天气很热,但是因为她生病的关系,教室的那一角没有把风扇打开。自习课,没有老师,班长坐在讲台上。一个混混头子热的受不了了,让我把电风扇打开。我说那个女孩生病了。“打开。”混混头子很大声的说道,并朝我晃了晃拳头。我只好乖乖的去把风扇打开。可刚打开,女班长直接冲我吼道:“你TMD是不是傻逼啊!?人家生病了你开电风扇!”几个同学也跟着附和,我吓得又只好把风扇关掉。然后混混头子又冲我吼让我把风扇打开,然后又是班长那群人。全班人就跟选择性失聪一样的无视对方,专门冲我吼。

那天我爆发了。“你们TMD有种跟混混头子说啊?!跟我说有什么用啊!又不是我想开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冲他就要冲我!就我好欺负咯?!”全班人那天,包括混混头子都不说话了。鸦雀无声的过了一节课,然后放学。那天晚上我很安全的回到了家。可到了第二天,一切又一如既往,我又依然成了夹在所有人中间的出气筒。

逐渐的,这样的一种意识形成了:在这个班上,有人会欺负人取乐。你必须去欺负别人给这些人看,让他们开心然后和你一起欺负,否则的话就要被欺负。

于是一年多之后,谁都打不过的我和一两个智力不太正常的人成为了全班人的出气筒。 到了高三,一切都变得更加的扭曲。一群混混每天都在班上巡视,看见那几个出气筒里有人在学习,就掀了他的桌子,撕了他的作业,摔了他的文具。什么教导主任,老师,在他们眼里都是毫无意义的东西。上课上的好好的,会有人拿着锤子冲进来说我要杀老师。于是连老师都已经无法管束这些疯狗。

有一次,一个混混头子把用来装烈性消毒水的铁桶直接扣在了我的头上。那天我的整个头都奇痒无比,冲到厕所洗了头之后,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外套,汗衫和红领巾的颜色已经互相串在了一起。当我和那个混混头子站在一起之后,老师看了我一眼,非常惊讶,好像也有些生气,然后转头看向那个始作俑者,眼神又停住了。过了两秒不到老师直接说:“你们自己私下解决吧。”

每一天上学和放学都必须玩儿命的骑自行车,放学的时候还必须绕路走,才能躲开那些堵截我的混混。每天在学校,一下课我就必须趴下睡觉,只有这样才会从混混们的视野里“消失”。我开始走路低着头,沉默寡言,放学第一个冲出教室。回家之后,又得复习到深夜,否则在学校什么都做不了,根本没有办法跟上初三的进度。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对着灭蚊灯的紫色灯光,我呆呆的看了好久。“你说,如果我把窗户打开,会不会有胆子跳下去呢?”这么想啊……想啊……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脚已经伸出了窗外。吓得我整个人都猛地一缩,连滚带爬的逃回了床上。

那一年中考下着很大很大的雨。我考完试,我盘算着,等到毕业的那一天,我一定要回家,狠狠的大哭一场。中考成绩出来了,从一模时的三百多分变成了五百多。差不多是从中专的录取分数变成了很烂的普通高中的分数。

我也不记得那几个月每天经历了什么。现如今,只记得两件事情。一件,是我毕业回到家之后。原本计划着大哭一场。然而我哭不出来。那笑一笑呢?却也笑不出来。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盯着镜子看了十分钟。一张麻木的脸站在原地就那么站了十多分钟。然后叹了口气,回到电脑桌前开始打魔兽世界。另一件事,是我拿到了我的毕业照。一个班里的所有人都在阳光下笑的很开。塑封的毕业照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对着太阳,而是低着头,流海的阴影把脸的颜色弄得很黑,笑的阴森森的。我折了几下,没折断,干脆拿出剪刀把它剪成好几段,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我删光了所有初中同学的联系方式,再也没有出现过。

 

(二)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在之后的几年里简直没完没了。在校内和校外我被人欺负留下的一些伤疤大概过了两年多之后才逐渐消去。初二的时候我的视力还是5.2,毕业的时候直接跌至4.1,开始戴眼镜。

中考前填志愿的时候,一家人坐在家里商量我该何去何从。根本没有想过普通高中可能性的我,开始考虑去哪一所职高。我的父母提到了可以去上国际高中,要求的分数也就比职高高上那么一点点,以后出国,这样也不会从职高出来以后去做什么蓝领。

当时我想起了自己的自杀未遂。潜意识告诉自己,我已经有很严重的心理创伤了,如果去了职高这种混混可能更多的地方,可能我真的再也没有第二次逃回床上的机会。就这样,我下定决心去了国际高中。不是因为向往国外,也不是因为有什么人生大计——就真的只是为了活下去。中考考完,有惊无险的过了扩招线,交了些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出国准备。

升入的高中是个校风严肃的高中,因此也没有什么和以前一样的恐怖事发生。升入高中后的一两年内,我有种类似于PTSD之类的心因性失忆症出现,很难记得清初中发生的一些事情。直至后来心智逐渐恢复,才想起很多。刚刚升入高中时的心智难免是扭曲的。几乎交不到什么朋友,身边也就只有那么三三两两的人做朋友,还时不时因为我的关系和我闹翻。在几个人的影响下我入了宅圈。之后就是大家都已经听烂了的故事了。进入论坛,成为版主,和大量的人去交流,自我成长,自我治愈,逐渐的身边的朋友也多了起来,整个人也正常了。

初中的那些事情如果真的说起来有什么好处的话,可能就是自那之后真的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彻底的击垮我了。可能真的跟《弹丸论破》里面某狛枝凪斗希望厨所说,希望是诞生于绝望之中的。自杀这个词,初中之后真的再也没有一瞬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并且在经历了不堪回首的那几年之后,我再也没有初中那会儿那么疯狂的拼了。每晚的挑灯夜战,趴在桌肚里打着手机看书,真的是因为恐惧才会这样,因为我不想和这班上的任何一个人再做高中同学了。会死的,真的会死的。我那时候就这么告诉我自己。

逐渐的开始去追究为什么初中会变成那样时,我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有不同的想法。最早的时候,我恨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连我的自卫能力都要剥夺,当然也痛恨那些伤害过我的学生。后来看了《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了解到什么是中二病,想起当年的自己,真的是极其重度的中二病。在ACG的世界里,这是种萌点。可在现实生活中,一个男生是个重度中二病,可能真的很容易被周围人当成傻逼。想来,这也是我活该被集火的原因。

又长大了一些后,则又了解到了更多的故事,发现了更多神奇的事情,也逐渐对初中的事情有了新的理解。

 

(三)

几个月前,我和我的一个学长聊天。他当时所在的初中比我当时还要乱。学校内有一个帮派,大几十号人,每个人都有甩棍,长刀之类的东西,集体藏在学校一个固定的地方。诡异的不像个初中。然后我学长告诉我,他当时惹到了那个帮派,所有人都要弄死他了。“那你当时怎么办啊?”

“告老师啊。告完老师他们就老师了,没人敢动我了。”学长这么回答道。

“啊?”我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帮黑道圣徒是脑缩水了么?

学长跟我解释,因为他们学校里的这些人混是混,可他们当时是市重点初中,这些人可能不怕他和其他学生,但是他们怕自己的家长,怕被开除,他们还要上高中呢。

回想到我自己的初中。一个班可能只有二分之一,甚至是三分之一的学生有能力上高中,其他人大概都是要去职高和中专的。怪不得他们不怕。在他们的眼里,自己已经完蛋了。对他们来说,反正是死是活人生都基本完蛋了,不如多拉几个下水。开除了又怎么样?反正初中和中专文聘又没什么区别。

当时不禁感慨,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果然不是最穷凶极恶的人,而是没有退路和生路的人。

又过了一段时间,最近又突然想起来,当时每一天大概每一个老师都在说:你们只要考不上高中你们就完了。之类的话。对于那些他们管不住,又学习很差的学生,这些老师基本都是当众说什么“不用管了,他已经完了”。

对于十一二岁的孩子来说,每天被灌输这样的东西。可能从一模出来之后,大部分人就已经绝望了吧。之后的自暴自弃,或许潜移默化之中,依然是被老师的引导所导致的。理解了他们的动机,又理解了诱因。现在想起来,家长有家长的责任,老师也有老师的责任,这些人……不,这些孩子,也挺可怜的。

当然,我不是圣母,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人当年所做的极端的暴行,我一辈子都不会选择原谅。但有时候我也会扪心自问,在当时的那样一个学校,那样一个环境里。如果我没有听母亲的话,依然还很能打架,学习又不好,每天被人灌输这样的东西……我会不会也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去侮辱和虐待他人作乐,或是像大多数人一样帮着他们欺负别人以明哲保身呢?

然而那样的我根本就不存在,所以这个问题并不会得到答案。但至少现在的我,因为初中的那些经历,当然会选择不会成为他们的一员。前两天,一个警察相关的朋友跟我谈起这件事情。他问我会不会关心他们过得好不好。

我想了想说:“应该还是希望他们过得好吧。早在这些人十一二岁的时候,他们过得不好,自暴自弃,于是就开始报复社会,拉别人下水。现在他们要是过得不好,肯定就还是要报复社会的啊。你是条子,我是媒体,到最后坑的还是咱俩。”

当然,他们究竟过得怎么样,我也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末)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曾让我吃了很大的苦头。一切的一切,让我在初中到高中的流年时间里走了无数的弯路,现在想来心智真的是极其的不稳定。但我却很难说清这样的一件事,在一个人的人生里,究竟更加正面还是负面。

入宅也得有个五六年了,这期间遇到了无数个和我有类似遭遇的人。可是大多数人都被打垮了,心智也扭曲了。能够像我一样走出来,并且重新开始新的人生的人,大概真的很少。走出来的人里,也有很多人至今都有心理阴影,需要自己去慢慢的调控。走出来,真的太难太难了,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自己的坚持。

但也不得不说,我们这些走出来的人中,很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比一般人要强很多。如果不是因为那样的经历,我想我在这个行业中应该早就因压力而退缩了。现在想来,那时的我竟然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希望——哪怕自己已经下意识的快从六楼掉下去了,都依然有着求生的欲望。可能我骨子里应该是个乐观的人吧。

不知道身边还有没有这样遭遇的人了。如果还有的话,希望你们能够坚持住。要记住未来的路的确不太好走,但只要熬过去,挺过去,然后找个能够容纳自己的地方,敞开心扉去和他人接触。总有一天,你会比同龄人更加的强大的。

好啦~我的故事也讲完了。希望大家的人生都能一帆风顺。晚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One thought on “关于七八年前,那今生唯一有过的自杀未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