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游戏的理解

Standard

恩,这篇文章并不属于学术类,也并没有科普性的成份在里面,只是我个人的一篇感想。多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与很多人对游戏的见解有很大的不同。算是一点个人的分享吧。

对于游戏的态度,我可能一直是让某些人恼火的那一类。也许是因为天赋之类的关系,对于任何形式的竞技类游戏,我基本上都属于极其苦手的类型,并且毫无兴趣。但更多的,也许是一种心境上的问题。
我一直觉得,游戏是可以被誉为第九艺术的存在。我认为它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它可以结合人类迄今为止的八大艺术——绘画,雕塑,建筑,音乐,文学,舞蹈,戏剧,电影,完全结合在一起的一种艺术——立绘,建模,场景,配乐,剧情,动作,引申含义。最重要的是,它拥有一个史无前例的优势——互动性。在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第一次出现了可以让受众与之交流的艺术。

在我看来,游戏是一种可以让人放松身心的东西,是一种可以给予人们新的想法,新的知识,甚至是新的希望的东西。这可能也是我对竞技类游戏抵触的原因之一。不是说这些游戏就不好,或者低劣。相反,我认为没有依靠剧情或画质,而是单纯的依靠游戏性本身赢得玩家的青睐与支持,也是一种成功而富有个性的艺术。但对我个人来说,我很难接受认真对待游戏的态度。我不想成为什么职业玩家,我没有进军WCG,或成为下一个SKY-Freedom的理想。平时认真的做自己的工作,或者认真的学习和生活就已经很累了。我不希望在日常生活中受够了老师的差评和生活的不如意之后,还要因为游戏受到队友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责备和争吵。

我希望的是在游戏中做着轻松的梦,而不是在游戏里还去追求胜利和名次。我既不需要那种虚无的成就感,也厌倦那种虚无的疲劳感。我喜欢在《魔兽世界》里在一个悲壮英雄的坟前跪下,沉默良久,或飞到最高的山上,最远的村里,漫步着看着每一个唯美的建筑和风景;我喜欢在《星露谷》里做一个快乐的农夫,在《行星边际》里做一个在宇宙中漫游的旅行家;在《上古卷轴5》里作为一名刺客,站在自己的国王面前,庄严肃穆,满怀敬意的刺出那一刀;在《辐射4》里作为一名父亲,怀着复杂的心情对着自己年迈的儿子扣下扳机;我甚至喜欢WAR3和星际,尽管完全不会玩即时战略游戏也要输了秘籍之后去打,就为了看每一场战役轰轰烈烈的剧情,每一个人物灵魂深处所蕴含的东西。

有人说我可能真的是在“玩”游戏。我想也是。中二也好,幻想也罢,但我就是喜欢在游戏里完全进入主角的身份,带着自己的想法和主角的想法去行事。即使有的动作和行为在游戏里毫无意义,或者说是吃力不讨好,我也会尽可能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辐射和上古卷轴里把战死者的尸体放到安静的地方也好,被某个龙套角色或宗教惹火了大开杀戒也好,这种代入感让我着迷——我不觉得主角会考虑自己的技能树要怎么点,也不觉得他们会担心下个版本自己会被增强还是削弱,更不应该是处于永远的征战之中。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不是很喜欢网游。从这个角度上来说,telltale games所制作的《行尸走肉》系列,或许是我所期待的游戏形式之一。我喜欢自由度高或者剧情多样的游戏,比如《Minecraft》,比如《骑马与砍杀》,比如《life is strange》,比如上古卷轴和辐射。最终活的好不好,以什么样的身份活着,完全由你所决定。我认为这样的世界更加的有血有肉。无论是这些正统类的游戏,还是嘻哈恶搞类的游戏,比如黑道圣徒,亦或是很绝望的游戏《我的战争》,这些对我来说,我都很喜欢。因为他们就像是一个又一个人一样,向我讲述一个个或唯美或玄幻,或开心或悲伤,或希望或绝望的故事。我不需要去从作者的角度出发去看待一切,而是从我自己的角度去窥视一个又一个角色。

喜欢游戏的理由有很多种。认可游戏的方式也有很多。有的人在生活中很不如意,尽管很努力都没法成为佼佼者,或者完全不想努力。但是在游戏中却总能拔得头筹,因此他们喜欢从游戏中得到他人的尊重与喜爱。有的人可能只是为了和周围人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因此和周围人玩着一样的游戏。也有的人为了打发时间,放松心情而玩游戏。有的人渴望在游戏中得到一场恋爱,和网友也好,和女主也好。

有的人喜欢有剧情的游戏,有的人喜欢平衡性好的游戏,有的人喜欢沙盘式高自由度的游戏,有的人喜欢画面好的游戏,有的人喜欢难度极高的游戏…但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喜欢游戏,憧憬游戏。

啊~希望能够看到更多触动人心的作品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