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词文-初号机】绝境,兔子,QQ群——失踪在街角的女孩

Standard

新人搜查官杨梓韵被逼上了绝境

“还剩下2个小时,你自己考虑一下该怎么做吧。”说完这句话,李主任摔门而去。

昏暗的灯光下,杨梓韵摊在椅子上,微微张开干瘪的嘴唇。

“我……”

【三天前】

“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好好干。”李主任拍了拍我的肩膀,离开了。

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绑架案。利用保安换班的间隙,一辆无牌面包车闯进了石子矶县中,绑架了一名女学生后消失在路的尽头。这是个落后的小镇,没有监控探头系统,也没有非常完善的治安系统。女学生已经失联达27小时,唯一的线索,就是女孩遗落在宿舍内的手机。她在QQ群里说了这样的话:“我会跟你们走。”

严格意义上,这是女孩自愿离开的。只是由于石子矶县中的特性,导致这样的行为变得不再具有正当性。

石子矶县中是人们常常说的“高考工厂”中的其中一个。每日5点起床,9点睡觉,中间除了洗澡和两顿饭共计一个小时之外,全部用来进行课程的补习。升学率100%,85%学生越过一本线,10%学生被海外名校录取,仅5%学生就读二本及以下大学。学生禁止一切娱乐和活动,更是不可以离开学校一步。

无论是被劝诱还是她的选择,一个未成年人已经失踪达27小时,已经足够被称为案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件要委派我们这个级别的搜查部门出动,但找到这个女孩,就是我这次的任务。

带上一部手机,一个公安部门的公民信息检索的APP,以及一副手铐,我驱车离开C城,前往位于10公里外的石子矶县。

我看着那张照片里的群名,陷入了沉思。

“R.A.B Project?”

 

“杨警官,你好你好你好。”校长递了一包烟过来,我挥了挥手。

“女孩的情况跟我简单的说一下吧。”

“好好好。女孩的名字叫做董心怡,17岁,在我们学校读了一年了。”

“她在学校的情况如何?”

“不是特别好。也是外面城市的父母送过来的,学习一直不好。小孩儿很聪明,但是啊,不用在正道上。你看看,我们学校明令禁止带手机,这姑娘,居然能躲开宿管藏了一年多。”

我检索着董心怡的相关资料。15岁初中毕业的时候去过一趟海外,12岁的时候拿过D城青少年奥术大赛三等奖。无犯罪记录。父亲……是亿达老总董士掌。倒也难怪,石子矶县中出名后学费连年上涨,这学校里几乎没有什么本地学生,全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公子哥和大小姐们。也许这也是派我们出马的原因吧,随便一个都是重量级人物。

“她怎么藏手机的?”

“哎,她把宿舍马桶给搬开,把手机装在防水的小包里,塞在水箱里,每天就在上厕所的时候把手机拿出来用。她准备了三块电池和专门用来充电池的移动插座,每天都是趁舍友睡觉的时候把电吹风插头拔了充电,然后在厕所里用完手机再把一切恢复原状。她不仅瞒着我们,连自己舍友都瞒着。她失踪以后我们搜她房间,才发现这些东西,唉。”

和校长聊完,我又在校内仔细的搜索了一圈。校园戒备森严,每四个小时换一班保安。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宿管和生活老师。想想,石子矶毕竟是一个县,整个县最大的经济来源就是这所学校。除了老师,半个村的人都在这所学校里各司其职。

听校长说,心怡一失踪他就问询了她周围的人,她们都说对此一无所知。

收获全无,我只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名为R.A.B Project的群里。

我当然没有傻到用女孩的身份再度在里面说话,而是选择利用女孩的手机观察群内的情况。然而,情况也同样不算理想。这个R.A.B的QQ群,历次的交流完全采用群语音的方式。群内有三十余人,历次语音都有二十多人在通话,仅有一小部分只言片语会以文字的方式出现在qq群内,前言不搭后语,外人完全看不出端倪。

只知道这女孩99%是被这群内的人所带走的,但也并不清楚详细的情况。只有等追查出一部分群内成员的IP地址了吧……

开车回到家中已是23点。坐在桌前,我仔细端详起女孩的手机。那是一部粉色的安卓机,背后画着一只兔子。手机内除了QQ之外,什么应用都没有。

没有密码,没有其他应用,没有相册和音乐。手机就一直这么开启静音状态。

没有音乐,没有娱乐,失去了一切之后,在远离社会的地方做着三年这样的事情,真的是正确的么?

这么想着,我进入了梦乡。

【两天前】

“心怡?她不好好学啦。”第二天我又回到了石子矶县中。在心怡的寝室里,我和她的舍友攀谈起来。“她和我们有些不一样。我们都是不好好学,在外面喝酒,浪,或者玩游戏,才被父母送进来的。进来以后没网没电脑没手机,除了学习也没什么可做的。可心怡不一样,在宿舍里也不怎么做卷子写作业什么的。她有个小夜灯,她总是开着那个灯每天画画,写些奇怪的东西,不知道在做什么。”
“画画?她一般都画些什么呢?”

“我们也不清楚。有次我趁她不在,偷偷翻看过,看上去都是很动漫的东西,什么刀剑啊魔法啊之类的,她还在旁边写一些注释,有很多数值和英文字母之类的……哦,她失踪以后,那本本子也不见了。”

画些东西,配上数值和英文字段…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离开学校,我坐在车里,打了个电话。“喂,李主任,帮我联系一下董士掌先生可以么。”

下午两点。我坐在一家装修典雅的咖啡厅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性如约而至。

“杨探员,我女儿有消息了么?”男人很紧张的问道。

“还在调查中。我想知道您把女儿送到石子矶中学上学的原因。”

“那还用说嘛,当然是希望她有个好成绩,以后考个好大学啦。”董士掌刚拿起面前的咖啡,又重重的放下,一些咖啡泼到了桌上。他一惊,情绪又缓和了下来。“我这女儿啊,什么都好,可就是太沉迷电脑了。她啊,每天都在电脑前面坐着打字, 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学习就一直都上不去。你说谁不希望自己家女儿出息点儿啊,尤其她还是我们这企业未来的继承人,那要是出身不好,以后难免是要不服众的啊……”

“打字?那你有没有看过她到底在打些什么呢?”

“打字……那我也不懂啊,看她就是一行一行的英文字段那么打过去,一个白白的窗口,也不像是在聊天或者玩游戏啊……哦对了,我之前拍了一张照,给朋友看她那个样子,朋友才告诉我石子矶县中的。”

董士掌拿出手机,把那张照片放到了我的面前。

“恩。我大概明白了。谢谢您的配合,我会继续进行调查的。”说完,我起身离开。

“哎等一下杨探员,怡怡她到底怎么样了啊?”

“放心吧董先生,您女儿没事。”我顿了顿又说,“倒是您,应该好好的跟您女儿交谈一次了。”

离开咖啡馆,撇下明显对我有些疑问和恼火的董士掌,我掏出了董心怡的手机。这一次,我不再迟疑,打开了群语音。很快,几个人加入了群组中。

“董心怡,我是安全局的杨探员。我知道你在听,有些话我想问问你。”

【昨日】

走进蓝白大厦13层B座301室,我见到了董心怡。和学生照上那个有些呆滞和拘谨的董心怡不同,面前的她套着一件黑色短袖卫衣,一头长发披肩,脖子上多了一些黑色的火焰瘟神,脸上挂着自信而勇敢的微笑。

“果然是在制作游戏么。”我苦笑了一下。

“杨探长,您应该按照约好的,没跟我父亲或者你的上司说吧,一会儿门口要是冲进来几个警察,我可跟你没完哦。”说完,董心怡把我领到办公桌前,带我见了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看上去近30岁的年长者面前。

“您好,我叫于守玺,是R.A.B工作室的创建人。”年长男子邀请我坐下。

我环顾四周,只见墙上画了一只硕大的粉色兔子,底下写了R.A.B三个大字。

“RAB……rabbit么?”

“没错。我想既然您孤身一人前来,一定是理解我们的吧。”

“算不上,我只是知道董心怡和她父亲有一些沟通上的问题,要是带人把你们抓起来的话,不仅沟通上的问题没有解决,你们几位也会因为此次事件而受到波及——虽然由于她自愿,所以不是绑架就是了。”

“照顾这些要素,这并不在您的职责范围内,看的出您是位通情达理的人。那么,您这次前来,又想知道什么呢?”

“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来完成你们的游戏呢?”

“不瞒您说,我于某人,正是石子矶县中的第二届学生。”

“您是……董心怡的……校友?”

“没错。杨小姐如何看待今天的石子矶县中?”

“我想……我不能接纳这种教育方式。”

“我也不能。”于守玺将一份文章发给我。“如你所见,在95%的录取率之下,所隐藏的是这样的信息。这位记者跟踪调查了50余名从这里毕业的学生。调查显示,石子矶县中的毕业学生中,存在心理问题的人数达到32人,其中12人患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狂躁等症状,还有3人甚至存在犯罪行为。”

“但我并不否定这种学校的存在。”于守玺轻轻敲了敲桌子,“在这样的制度体系和学生基数之下,不这样做很多人是没有出路的。但相对的,又有谁能够确保他们的心理健康,确保他们以后走上社会不会因为这三年的经历而受到影响,以至于成为心理问题患者,甚至是反社会人格呢?”

“至少目前……没有。”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制作一款游戏,一款吸引人,同时对人类精神健康进行疏导的游戏。要作出这样的一个游戏,我们必须得到一个人的帮助。那就是,董心怡。”

“董心怡是这么关键的人么?您作为一名心理学和传媒学双博士学位的高等知识分子,现在想要进行这种计划,想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团队完全是信手拈来的事情吧?”

“没错,这也是为什么我找到董心怡这个人的原因。”于守玺又翻出一组新闻。“这是董心怡的网名,ROSITA”

年纪轻轻便制作出获得世界级游戏奖项的女孩,被称为“世界级的游戏作者”。ROSITA作为一名个人游戏作者,已经完成了三十余部作品,成绩最为优秀的一部,其销售额已经达到了如今亿达公司总值的十分之一。

“怎么会……我在她的档案里完全查不到这些……”我再次打开董心怡的档案,发现里面还是只有她初中时的奥术大赛季军的记录。

“我没有在国内参加任何形式的比赛,也从来没在网络上透露过自己的照片和所在地。那话怎么说来着?总是有人希望保持一些神秘感嘛。”董心怡坏笑道。

“依靠ROSITA的技术与经费,我的理论知识,和这几位队友在各个领域中的特长,我们正试图制作出心目中能够拯救我们的校友们的游戏,制作出一个可以给予人希望的游戏。”

“我也很支持于守玺啦~因为能用专业理论通过游戏直接感染人心的话,那以后我就能直接作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所有人都将臣服在我的才华之下!哈!哈!哈!哈!~”

“野心真大呢,啊哈哈。。哈哈哈。。。”

真不愧是富商的女儿啊。

“……尽管如此,”我叹了口气,“你还是应该跟家里人说清楚情况,这样太容易吓到你父亲了……即便他再怎么不了解你。”

“你觉得我说了会有用嘛?我还是很清楚自己老爹的接受能力的,你让我告诉他,我不想继承家业,也不想成为所谓的大老总,更不想去当什么好学生,就想一心做游戏,他肯定要回我一句玩物丧志的。”

“就算这样我也没法交差呀……你要想我不说出你所在的地方,就必须得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让他放弃追杀你。……况且,这也是你迟早要面对的吧。”

“我知道啦…面对什么的,我其实已经准备好了…”董心怡从办公桌里掏出一张纸,上面有一个二维码。

“拿着这个,麻烦你咯杨姐姐,帮我去说服我那不同人情的老爹吧。”

“哈?!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拿去告诉我爸,这就是我的答案。”董心怡的表情很认真也很严肃。

也不知道是吃了什么迷魂药,我就这么拿着这张纸回到了总部。

 

【现在】

新人搜查官杨梓韵被逼上了绝境

“还剩下2个小时,你自己考虑一下该怎么做吧。”说完这句话,李主任摔门而去。

昏暗的灯光下,杨梓韵摊在椅子上,微微张开干瘪的嘴唇。

“我……我不玩儿了啊!!!你扣我奖金开除我怎样都好,可我们三个已经在这儿玩儿了整整7个小时了啊!”

董心怡交给我的二维码里,是他们R.A.B工作室的一款内测游戏,似乎很快会对大众开放。R.A.B早有准备,在杨梓韵,董士掌和李主任登录进游戏的一瞬间,他们三人就获得了长达⑨小时的双倍经验时间。在下载游戏的时候,董士掌还是一副愤怒的表情。随着游戏的进行,他的眉头逐渐的舒展开了。然后,三人就像着了魔一样的油盐不进,完全扎进了游戏里。回过神来,已是这个时间。

现在,杨梓韵正因“想要休息一下”而遭到了董士掌与李主任的双重催命。

“这游戏是很好玩没错……可我已经连续好几天工作了,又不是坐办公室里不动,好累的啊……”杨梓韵痛苦的趴在椅子上。

“唉,现在的小年轻啊~精力还不如我们这些老年人旺盛呢!”董士掌俨然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乐呵呵的玩着手机里的游戏。

“所以说……董先生,您是不打算再去找您女儿了?”

“找,当然得找,”董士掌这么说着,手却没有停。

“但是啊,我会让她离开石子矶的。之后她想去哪个学校也好,不上学也好,我都无所谓了。不愧是我的女儿啊~这份答案,我很满意。”董士掌露出了微笑。

“她和她的组员说,希望为了石子矶的校友们,开发出一份可以治疗心理疾病的游戏。”

“好啊!那当然好了,要是真能做出能治心病的游戏,那可是人类的一大成就啊!”

“您支持她么?”

“那当然,能治心病,说明能操控人心对不对?那以后就能做出一个让人来买我们亿达商品的游戏来,你问我支不支持,那当然支持啦!”董士掌原本温馨的微笑,突然变成了恶作剧式的坏笑。

“真不愧是富商……”杨梓韵叹了口气,随后无奈的摊了摊手。

“真不愧是父女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