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一只败犬的自言自语。

Standard

我想这里应该终于是被所有人遗忘了吧。包括我自己。

多年来我做了无数人的树洞,被无数人作为倾诉和忏悔的工具。惭愧的是,活到至今,唯有在这件事上我敢用“无数”去形容。遗憾的是,这样的我并没有勇气和学力去拿一个心理学的学位。苦闷的是,我并没有一个自己的树洞——至少在过去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这样。

所以我想这里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吧,没有人会打扰我。

败犬,这是现在的自己对自己的形容。我正经历一个最为糟糕的阶段——一个梦想家和一个理想奋斗者,梦想和理想死于非命之后的这段时间。没有任何动力和奢望,整个人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什么都不在乎了,有种道骨仙风的感觉。

每天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爬起来,躺在床上玩手机,看视频直到清醒。然后默默的去执行每天的既定项目,到了那个天色稍晚的时间就睡下。作息规律,没有对生活的热情,没有对理想的追求,这就是现在的我,过着晚年生活的我。

——可我TMD才二十一岁半啊。

怎么想,大概都已经沦为一个败犬了吧。

我厌倦大众,远离人群。与生俱来的精神洁癖让我宁愿独善其身也不去做一个很社会的人;与此同时我的好奇心和想要帮助朋友的心态又促使我接近人群中的每个个体,去了解和聆听他们的故事。为此诞生了一个我,一个矛盾体,同时亲近而疏远人们;真正称得上是好友的人不多,但又有着很多故事和人性存在于脑海中。

过去的一年间,绝望到极致的我渴望一段关系——不管是恋爱还是朋友,还是圈子。我痛苦的想要找一个人或一群人去依赖,但最终并没有遇到这样的人。曾经听人说过“寂寞渗透到骨子里之后,会成为你最为坚定和强大的武器。”

我想这只是把我逼到了一个无欲无求的状态罢了,比如现在这样。或许这样更加的没有弱点,但我确实是在失去弱小的同时失去了斗志。那个人可能并没有说清楚当我成为一个油盐不进刀枪不入的人的同时,我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也难怪世间把孤僻当做一种相对贬义的形容——这样的人,要不再怎么努力都会有心灵的缺失,要么只能把自己憋在心中的话语和想法寄托于创作或作品中。没法儿和人一起相处的家伙,可能真的已经不算是一个普通的人了吧。

好在我并没有走到那一步。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在心情最好的时候创作出那些有趣的作品,而非在这种苦闷或平静的时候憋出一堆作品——我相信自己和悲剧相比更擅长制作感人或诙谐的作品,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厌恶Bad Ending和悲剧的人。

学生会还有最后一个活动。我很担心自己可能要虎头蛇尾了——在经过那么一整年的折腾之后,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斗志去拼出一个让人啧啧称赞的结局,至少不会是我能做到的最好的水平。

可能的话,我希望自己卸任之后重新开始。配音,剧本,甚至是解说。不管是什么都好,我只希望自己重新燃起一股斗志来。人还是年轻的时候比较可爱,或者说我现在还不想当一个可爱的老头子呢。

恩。加油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