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一年半以前的自己。

Standard

至一年半以前的自己:

终归,还是忍不住提早回信了。只怕再不回复,就来不及了。变化太多,太快。只怕我再度回首的时候,又会忘却些重要的事情。

回信——至两年前的自己

好久不见。真的是好久不见了。仅仅过去一年半载而已,真的就又变了一副样子。

明明下笔前,有很多话想说出来;可到了下笔时,却又停顿了。面前的自己,实在是陌生的让人有些慌张。

从头说起吧。我终于,还是磨光了你所仅存的最后一点锋芒。我累了,打不动了。你对世俗的憎恶与无奈从未消却,但你的热情却从未消退。不管闹出了多大的乱子,你都敢接着做下去。你口口声声都说着要退出,却从未停下脚步。现在我什么都没有说,但我确实是已经走不动了。

当你最后的一丝希望与信仰最终败给了现实,当你所守望和保护的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离开,当你最终不再剩下任何梦想,不再心怀任何人,不再抱有任何期望,不再相信得以复仇,不再有或拼搏,或战斗的理由时——所剩下的,只有无尽的空虚和绝望。

最近我的心情很狂躁。不是你那样的年少轻狂,年轻气盛;而是在长期的庸碌中形成的一种焦躁。你我皆是渴望风平浪静,同时又不甘平凡的人。这一点一直都没有变,我相信以后也不会变。因为打心底里,我们都对这个无聊而庸俗的世界心怀怨言。和这世上的大部分人走了一模一样的道路,怕是你我一生都无法忍受的事情。因此我哪怕被无数的琐事缠身,哪怕日程表上所有的空闲部分都被突发事件所填满——我都不会停下脚步,正如你也不会停下脚步。

恩。步履蹒跚也好,跌跌撞撞也好。其实我们都习惯了。从小我们便不被世俗所接受。即使做出了一部又一部话剧,写出一份又一份作品,拿了无数次创意奖,都不能让我们被世俗所认可。创造之星不能代表成绩单上的“优”,最佳编剧挡不住老师的责骂,全班第二的演讲成绩并不能阻止你的理科把你差点拉进国外大专。从小到大,你的班主任几乎都是放心的把活动的组织交给你,然后对着你的成绩嗤之以鼻,破口大骂。你所厌恶的那个小鬼,之所以那么喜欢《笨蛋测验召唤兽》,大概是因为有共鸣吧。因为他,你,我,近几年以来的三个我们,都心怀这样的决意:

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向这个世界证明成绩与学力无法代表一切。

所以我依然会向着这个方向去努力。无论如何都不会停下脚步。

来谈谈你的感情问题吧。

这一年半载以来,你逐渐变得强气一些了。虽不能到威严或霸气的地步,但多少也果断和主动了一些。人不能傲娇一辈子,这东西在现实生活中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我们一直都挥之不去的那个人,终于逐渐的淡化了。我看到了你的墓志铭,想了很多。去年我曾经写了那么一封信,发了回去。洋洋洒洒数千字,发给几十个人。然而,你所期盼的,那唯一的一封回信,一直都没能来。

她真的已经走了。花了整整4年的时间,我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即使未能见上一面,即使连她的声音都没能听到过。可你没能放弃,我也僵持了很久。即使如今我终于还是重新开始往前走了,你我依然很羡慕他,羡慕那个不知珍惜,却傻乎乎笑着的死小鬼。

唉,我们也许这辈子都不能再找到那么帅气,腹黑却又温柔的女孩子了。还好,还有那么一点无法忘怀的回忆在。

回到工作的话题上吧。你算是创业失败了一次了吧。大概。我在试图走向另一条道路。只不过和你不同,我不再期待能以此为生或走向更高的地方。但我希望这一次,不再顾忌任何人,任何物,不再被任何事情或想法所干扰,真正的用自己的意愿,心无旁骛的把这件事情做好。不管最终结局如何,我相信自己真的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对吧,学生会长。

我清闲的大学生活,大概已经划上句号了。大概之后也没有多少机会再停下脚步,细思人生了。之前的一段时间,其实我很空虚。每天无所事事,总觉得需要做些什么——反正不是好好学习或着打游戏。所以还是忙起来罢。反正,哪怕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也是好的。

希望我还能坚持的住。我们之前所走过的道路,逐渐的变得不那么明亮了。我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桥到船头自然直吧,我只能这么期待了。现在,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做准备了。

希望未来的我得到阿兰贝尔的祝福。两年后见,未来的我。

 

希蒙。

2017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