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事件与女权主义:问题到底出在哪?

Standard

Cherry一事,绝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现实是——女性们缺少一位真正的领袖。现在就要。

​​​Cherry键盘的抽奖事件,引爆了又一次关于女权主义的争论热潮。事实上,关于女权主义的争论已经成为了这几年来社交媒体上最为火热的话题。什么“女权受害”,“田园女权”,“女拳主义”,“拜diao癌”,各种名词在这样的争论之中层出不穷。

女性为自己争取应有的利益有问题么?这个问题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去做否定,因为人类当然有权利争取自己应得的利益,无论性别,种族,出身或个性。但无论是Cherry事件的发生,还是在这次事件前后所发生的种种,似乎正在体现出一个诡异的现实——女性的权利究竟是否有提升,我们要打个问号;人们对田园女权问题的反感,却与日俱增。

到底问题出在哪?

Part 1: 女性权益的诉求为什么会愈发强烈?

先从遥远一点的地方慢慢说起吧。为什么中国女性关于权利与平等的诉求在近年来与日俱增?其实这个问题并非仅局限于中国女性。从我所看到的情况而言,其实直到现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女性,都仍然受到不平等的对待。

我之前听一位招生官说过他的经历:他是一个英国普通学校的应届毕业生,和一个经历资历都比他好的女性一起争夺这个招生官的位置。但他仍然被录取了,因为那位女性的年龄段有可能出现生育的情况。

这不是中国发生的事情,而是在加拿大发生的事情。有人盲目向往西方世界的民众自由。但我说句实话就是,资本主义的世界,资本为上。在资本家为你赋予人权之前,你得先能为公司创造足够的收益。从一个公司主管的角度来看,如果有一个要职需要新人填补,那么我一定希望这个职位上的人是经验丰富而优秀的;更重要的是,我不可能允许这个位置上的人突然某一天消失好几个月,然后再找一个新人上来从头培训。如果不得不因为某些原因(这原因中当然包括生育),我必须要让这个职位上的人离职一段时间,那我可能一开始就不会选择这个人作为我的最终人选。

对于追求效率与收益的大公司如此,对于那些摇摇欲坠的小公司就更是如此。

而这也是现代女性权益需求迫切的主要原因——即使人们高呼女性权益,可现实的种种问题至今没能让女性在各方面受到公平的对待。因为存在潜在的生育可能和种种其他原因,即使人们高呼“工作平等”“权利平等”,却仍然会存在这样的问题。

Part 2: 中国女性权益的诉求应该像现在这样强烈/敏感么?

我个人认为,当前女性对权益的诉求是必须的。甚至于,哪怕是在一些情况下出现的矫枉过正,过度矫正,都是可以被理解的。中国自古以来的女性地位,鲜有高于过男性。在大部分情况下,女性仍然被置于一种低于男性的地位。即使到了今天,我周围的朋友仍然有出现父母逼婚的情况。在边远地区和城镇,仍然不乏那种持有“女人的任务就是结婚生子”这种观点的迂腐人群。

我大概总结了一些目前女性诉求的核心要素:

  1. 部分地区遗留的对女性自由造成干涉的,对女性有歧视态度的陋习/观念
  2. 家暴相关领域的法律和管理体系尚不完善
  3. 关于女性受到骚扰,拐卖和伤害事件的大量负面新闻的出现
  4. 部分人群对于女性的明显歧视
  5. 女性在工作,生活,家庭中受到的不公平,不公正的对待

所以总结起来,我认为现代女性对于女权的强烈诉求,是多年来累积之后形成的对家庭,社会和观念的反抗。在争论与探讨的过程中,人们难免会出现一些过于敏感,过激或极端的情况。我个人理解并接受这样的情况,因为这是中国女性在探索自由和平等道路上的必经之路,也是达成性别平等这一观念,引起人们重视性别问题的重要手段。

Part 3: Cherry究竟做错了没有?

那么说回Cherry的事情。Cherry真的有做错么?

从公正的角度说,Cherry的措辞确实是不够精确的。我还没做会长那会儿,学生会举办过一个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活动。学生会当时的春晚买过20个礼物,10个男生奖,10个女生奖。男生的奖励是一些模型,玩具,车模等等;而女性的奖励则是一些化妆品的套装。这个项目做完之后,学校有发邮件给当时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奖品标注性别,可能会造成一些敏感的/不必要的误会,建议在之后的活动中取消。”所以很显然,不论人们是怎么认为或理解这件事的,在奖品标题上标注性别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但说实话,当时的学生会有男有女,甚至分男女奖品这个想法本来就是由女生提起。所以我认为,这种在奖品上标注性别的行为,其实更多的只是一种所有人类都可能存在的惯性认知而已。但我之前也说了,现在对性别平权的争取需要一些剧烈的催化,我认为女性对Cherry的善意提醒或合理的理性诉求也是预料之内,情理之中。只可惜,此次事件中被作为主导态度的,显然离“善意”“理性”有着不小的距离。

Cherry的产品中不乏多种风格的定制,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

Cherry的产品中不乏多种风格的定制,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

但是,我的观点在于,这样的诉求,太了。

从现实的角度说,我可能觉得这件事情不需要被上升到那么极端的地步。因为首先,抽奖的时候没有按性别抽奖的选项,无论你转了男生奖还是女生奖,从结论上来说你都有被抽中的可能性。而Cherry官方很明显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愿。他们从未明确的表达过对女性的歧视或异议,更没有在性别角度上以男性作为主要受众去开发。去Cherry的官方天猫店铺看一看,会发现他们有各种风格迥异的键帽,键盘和多种设计,符合各类人群,各种性别的消费需求。现在中国真正面临的,有心的,刻意的,蓄意的对女性歧视的言论,观念和事件比比皆是;如果先对着一个公司的无心之举疯狂打压,上纲上线,这是一种很没有效率,很浪费女性抗争资源的行为。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就像我之前所提到的,这样的抗争,还为时过早。美国的女人们是从穿牛仔裤开始,从穿着开始一步步的改善自己的权利和地位,再到现在一步一步的改善物化女性的观念,追求两性的平等。再看看现在的中国女性权益问题,穿的稍微暴露一点就会受到父母的责备,网络和现实中的性骚扰,以及潜在的人身安全问题;稍微晚一些不结婚,不恋爱,就会受到家庭的逼迫,亲戚的嘲笑,甚至是周围人的谴责。现在的中国女权,根本还没有进化到开始纠正这种广义概念问题的时候。没有人能一下吃成个胖子,当务之急是让这些更为严重的问题得到缓解。

确实,中国的学生会在加拿大的院校里受到了这样的提醒,不要在奖品前加性别。但是我们学校还设置了无性别厕所呢,这样的厕所不是为了男男女女,是为了跨性别者,为了性别认知障碍患者,为了这些更加稀少但确实存在的性别所设立。美国还设计出了几十个性别,来避免歧视和创造公正。但很明显,中国的观念和理念根本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也尚未到达需要从这一层面去追求平衡的水平。

并且我们都已经知道,在此次事件中真正带着公正和逻辑去诉求女性权益的群体,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而从一个传媒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Cherry确实打了一场胜仗。作为一个运营,他(她)抓住了此次公关危机中的要点——来攻击这个官博的主体,是一群没有逻辑,不讲道理,本身身份就遭人诟病的,被人带上田园女权帽子的一群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声喊冤,表明心意,怒圈一波点击和粉丝,并且即使不够政治正确,也不会在道德或舆论中落于下风。因为大家都知道,人们对于田园女权的怒火和意见早已积蓄许久了。这一次事件,不是Cherry和女权主义的战争,而是网络看客和田园女权的战争。

而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出如下的一段话:

在此次事件中,田园女权圈了一波粉,Cherry拿着上百万的点击率赚够了眼球,网络看客找到了一个发泄的机会,大家各取所需——除了真正的女权,什么都没有得到。

Part 4:问题到底出在哪?

如果您已经看到了这里,那么我感谢您的耐心,看完我的长篇大论。并且您应该已经发现,女权问题其实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深奥的问题。它需要结合哲学,历史,社会学,大数据,传媒,性别学等多角度的知识,来对各种行为和观念进行定性。它需要人们以一种公平,公正的角度,透过逻辑思维和情感价值的角度去分析。

我个人即使斗胆去说了一些女权的事情,但我自知自己的知识水平和能力尚不足以对于女性权益的问题作出准确的评价。但这确实是别人的大问题——正在领导中国女权主义的人们,掺杂了太多乌合之众,和有所图谋的人。中国女权,缺少一位真正的领导者。

在猴年春晚的时候,因为六小龄童先生没有被邀请上春晚,有大量网民表达不满。其中,有一条微博要求所有央视工作人员被枪毙的微博,在当时获得了近两万的转发。先不谈这条微博本身是多么的极端和荒谬,这条微博的发布人,在当时仅仅12岁可及时年幼如斯,人云亦云的群众仍然可以在浪潮间无脑狂欢。而这种狂欢,情绪化的煽动,对于女权未来的导向,是致命的。

新媒体时代的到来让每个人都可以畅所欲言,这也就导致那些“造谣者为38岁无业游民”“声称自己为博士的网络暴民实为砖窑厂劳工”这样的新闻出现。田园女权的出现,同样是因为一群根本不去在乎,不去理解何谓女权,而是一心煽动,纯粹出于博眼球,博利益的哗众取宠者当道,才会导致中国女性正常的权利诉求被妖魔化。

而如果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更多的Cherry事件再一次发生,这对于中国女权来说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对于中国女性来说,现在她们最迫切需要的,其实是一位“真正理解女权,真正能够带领女性正确争取权益”的领导者。女性需要一位真正的领袖,去组织真正理性和知性的人们,把田园女权踢出舞台中央。

道阻且长,这样一位精神领袖的出现,可以说是刻不容缓

因为舞台中央的人,正在逐渐让真正的女权主义在中国崩塌。​​​​

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Standard

​​虽然我最近在倒时差,但是今晚我觉得一定得把这篇文字写出来。因为我觉得,我明白了很多很重要的事情。

毫不夸张的说,今晚,是我人生的一个旅程碑。

最近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莫名其妙的,迅速的,深刻的那种喜欢。快到让我都有点摸不着头脑,究竟为什么会对一个人如此迅速的着迷。

过去的一个星期里,我一直在和朋友帮着我们的学姐走出阴影。说起来我其实应该是很累的。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五个小时,生物钟极其混乱,整个人的状态又不是很好。白天的时候,却还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去健身。因为太久没有运动加上身体状态差,健身还没完直接冲进厕所,止不住的吐。即使这样,我还和大家一起出去玩,出去嗨。

但微妙的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痛苦。倒不如说,我很开心。

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恋爱感带给我的错觉。然而当这两天学姐的情绪逐渐稳定,我的生活又回归以往的模样时,我突然明白了些什么。这感觉在我的脑子里逐渐逐渐的清晰,最终在刚才明了。

数年前,我从某个圈子离开的时候,我告诉大家,我希望找回自己。

随后的几年中,我成长了。但我却怎么都找不回那个自己。我告诉自己,那是因为那时天真的我不会再出现了。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同龄的大家还是会很开心,很幸福,大人们也会有自己的憧憬和向往。唯独我,再也找不回那个状态的自己,和那份满足而兴奋的心情?

过去的一周结束后,我除了想方设法的稳定学姐的情绪之外,想的最多的,就是我为什么会喜欢上那个女孩?

学姐和朋友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回答。因为我觉得她在带着我往好的方向改变。我跟着去健身,出去嗨,跟着融入圈子,去蹦迪,去玩些以前并不接触的东西……“跟着她,我感觉我终于找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校园生活记忆,这份记忆连学生会都没能给我。”我当时如是说道。

现在我才突然明白过来,我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对生活的激情。

一直以来我的成长历程中都有一个严重的问题,而我从未意识到这一点。初中之后我一直在试图找回自己的记忆,一直在试图让自己从严重的心理疾病中走出来。当时拯救我的,就是那个小圈子。在那个圈子里的两三年,我一直觉得很幸福,甚至现在都觉得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后来从那个圈子里离开之后,我就下意识的有了一种错觉。如果你们经常看我的微博或是网站,你们就会发现我一直在强调一个“状态”。我期待自己处于工作之中,我期待自己处于梦想,理想,和庞大的计划之中。因为“只有在那种时候我才有对的‘感觉’,才能够好好的面对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所以我一直在工作中疯狂的钻研着,前进着,无论有没有报酬,无论有没有好处,我都乐意去做,只要那是一份工作。确实,在工作中我觉得自己会变的乐观,会变得努力,以至于带动所有的事情。但直到去年,我遭遇了一个又一个不幸之后,工作似乎对我不再有足够的吸引力。而我在校园中的一次又一次努力,换来的也并非是一种振作。

然后我终于明白那种“状态”是什么,那种“感觉”是什么。

人们喜欢给别人贴标签,喜欢给自己贴铭牌。而我,也是如此。人们常常会说,希蒙是个很“喜欢”动漫,公关,媒体的人。一个吃货,甜党,猫奴。一个喜欢写作的人,一个擅长做游戏评测的人,一个喜欢单机游戏的人。我也经常这么说自己。

但其实我心里明明很明白。这些,都只是很纯粹的胡扯。

ACG文化确实塑造了今天的我,一个用这样的文字语言,用这样的表情,待在这样的圈子里的我。但,喜欢?

我没看过几部动漫,七八年下来也许真的平均每年连10部都没有。硬盘里下了那么十二三部动漫,每天吃饭的时候也不追新的,就盯着这些旧的没完没了的一遍接着一遍的看。我号称喜欢做公关师,喜欢研究媒体。可我既非媒体学中的优等生,亦非传说中的天才少年公关师。一个找到一家能凑活吃的店就吃上一整年的吃货,一座城市里只吃那一两家甜食店的甜党,一个无论养什么样的猫似乎都不能养到亲如骨肉的猫奴。一个几乎发表过自己作品的小说作家,一个几乎没撼动过什么根基的公关师,一个打很多游戏得靠修改器才能体会到快乐的游戏评论者,一个NVL Maker的基本功能都用的磕磕绊绊的游戏制作人……我对这世界上的任何事物都没有兴趣,对这世界上的任何关系都没有激情。

其实……从某个时间点之后,我只是一个绝对不会再自杀……但也不想活下去的人而已。

很矛盾不是么?

我身上有很多标签。可我从来没真正“爱好”过什么。我对生活和周围没有哪怕一丝的热情,大多数时候我仍然坐在电脑面前发呆,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或者迷迷糊糊的瞎做一点事情。

可我是个……死人。我对生活的热情仅限于“工作”。因为当年的那个小圈子给了我人生中最为乐观和激情的时光,我却误以为那是进入社会,进入工作状态的我所得到的回报。

自那以后,我傻乎乎的在这条莫名其妙的道路上摸索着,迷茫着,痛苦着。为什么开心不起来。我试着努力工作去做回那个小版主,我试图回归学生会来寻找校园生活,我试着加入游戏小组来拓展天赋树……可结局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然而我无论如何都没能想到,自己仅仅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里,就收获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份状态和感情。

我开始收拾房间,开始外出,开始真正的痛快的兜风,玩闹,开始捡拾起那些我未曾欣赏或了解过的作品,开始想好好学习……甚至开始想着研究生的事情。

最最最重要的是,我不再是曾经的心态。我不会一直保持着莫名的倦意,心中那股莫名的迷茫在消失,内心开始逐渐的充盈起来,并非是被梦想理想或事业填充……而是自己感受到了一种饱满。还有,我得到了这四五年来都没有得到过的答案——我究竟缺了些什么?

如今我终于明白了。我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太久……所以我才感受不到疲倦,所以我才会喜欢那个人,所以我才会彻夜不眠的在这里写一篇很久很久没有发过的新浪文章。我喜欢这份激情,喜欢让我看到这份激情的人,喜欢这份情绪,这种生活。

我也许真的是个笨蛋,等了这么久才想明白这个其实真的很简单的问题。但也许这又是个很难的问题。因为看到我的人都会觉得,希蒙是个有圈子,有事业的人。希蒙会长是个很厉害很亲民的人。希蒙同学和我们不一样,有着自己追求的目标。

所有人都以为我很快乐。

其实我比谁都绝望。

但终于,我现在不需要绝望了。

也许真的就是海子的那些旧诗句吧。从今天起,喂马劈柴周游世界,关心粮食和蔬菜。

这一切,其实远比我想象的要重要的多。

晚安,大家。

明天去溜猫吧~​​​​

我和她的故事

Standard
恩……要说起这段令人羞涩的往事,其实是件很难为情的事情。不过既然打赌赌输了,就要好好的满足某人的八卦心。
“在你希蒙的往事中,有没有那么一次让你怦然心动的恋爱?”
所以请原谅我在接下来的叙述中夹杂了大段冗长的描写——作为一件我一直没有叙述过得往事,我情不自禁的,写的有些扭捏。

Continue reading

这只是一只败犬的自言自语。

Standard

我想这里应该终于是被所有人遗忘了吧。包括我自己。

多年来我做了无数人的树洞,被无数人作为倾诉和忏悔的工具。惭愧的是,活到至今,唯有在这件事上我敢用“无数”去形容。遗憾的是,这样的我并没有勇气和学力去拿一个心理学的学位。苦闷的是,我并没有一个自己的树洞——至少在过去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是这样。

所以我想这里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吧,没有人会打扰我。

Continue reading

麦田中,已没有守望者。

Standard

每天都是那些持续多少个月的话题。人们依然会呐喊,依然会嘶吼——然后依然改变不了任何现实,一如既往地被骗,一如既往的成为某人的提线木偶。

爆炸性数量的信息,夹杂着人们的欢声笑语与戾气怒火。可大部分这样的信息超不过二十四小时,就又变成了垃圾,如尘土般飘散于那片名为网络的无垠国土间。

Continue reading

12DORA

Standard

第一次了解到12dora,是B站官方挂出那段录音的时候。14年的时候吧。

那时候我刚刚高中毕业。记得当时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种作恶的人固然丑恶;可用一副流氓嘴脸去侮辱和欺压作恶者的人,同样恶心。”

那时候的我,用这样的一句话,形容录音中与12dora对峙的那个人……

Continue reading

对游戏的理解

Standard

恩,这篇文章并不属于学术类,也并没有科普性的成份在里面,只是我个人的一篇感想。多年来,我一直觉得自己与很多人对游戏的见解有很大的不同。算是一点个人的分享吧。

Continue reading

关于七八年前,那今生唯一有过的自杀未遂

Standard

和我走的比较近的人们,或多或少都听我讲过,那段我曾一直不愿提起的往事。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轻生念头,但我想也应该是最后一个。随着年龄的成长,和对各类事务的种种接触,每一次回首再看这件事情,都会有新的感慨。那么就让我将这个故事分为三段,细细的为大家道来吧。希望能让读到它的人有所感悟——或是重燃希望。

Continue reading

墙不墙?

Standard

这个问题每个人最近都在说。我不谈最近的这条政策,我不是什么深刻的政治学家没本事分析,而且我也早就习惯了无数个规矩颁发和执行起来是两码事。我只讲墙本身——并且是从两个观点分别出发。两者都是我的观点,而至于哪个是真正正确的,我也说不上来。

——毕竟我也很迷茫啊。

Continue reading